图|刘艺程

[alert type=white ] “‘时间’是一个人类虚构和拟化的尺度概念,但却没有人去关心或是记录这个时刻,我希望能够以日记形式来记录‘此时此刻’的自己。”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的毕业生刘艺程把镜头对准自己,通过自拍的方式,结合黑白银盐胶片把个人内心情绪具化成不现实的影像。照片中的他就像一个自我拉扯的孤独症患者,迷茫而又无助。[/alert]
刘艺程
刘艺程

关于作者

刘艺程,男,1993年出生于北京,2015年本科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

刘艺程的毕业作品分为《幼稚的人》和《观照》两组作品,他把镜头对准自己,通过自拍的方式,结合黑白银盐胶片把个人内心情绪具化成不现实的影像。人们可以从《幼稚的人》中或多或少地看到自己的影子,而《观照》则更像是作者对于自身状态的一种私密的记录。《观照》是作者希望能够一直拍摄下去的项目,作者认为“时间”是一个人类虚构和拟化的尺度概念,但却没有人去关心或是记录这个时刻,因此他想要以一种日记的形式记录“此时此刻”的自己。作者认为这组作品是不需要阐述的,它不需要被框架起来,这样能给观者一定的思考空间。

《幼稚的人》作者阐述

我坐在我每天都会坐在的餐桌前,架好相机拍摄我自己。我们的臆想往往是脆弱的,不希望别人看到的,或者说在它成型之前是绝不能让任何人触碰的,就像孩子,经过了10个月的时间他才会来到这个世界,自拍就是我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我讨厌在我面前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相机后边窥视着我,决定着用何种方式将我摄入那个没有生命的机器里,并且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而我完全看不全他此时此刻的表情,这是一种极不对等的交流。我也无法想象将我的想法交由他人来呈现,让别人来扮演我心中认为的最真实的自己,这将会是怎样的样子。这就是我选择自拍的原因,这是一次我观看自己的表演。

我一直对“时间”充满着兴趣,我也一直在想我随着时间的改变我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我的身体变的成熟,我周围的世界变得复杂,我不得不面对许多过去从来没有存在过的问题,我想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保留一些我内心最初的东西,这样的想法在十几岁的时候可以被叫做童真,但是最终会被人称为幼稚,我只能将它隐藏,害怕它被别人看到时别人的那份嘲笑。这份“幼稚”带给我的是不同于他人的对生活的理解,我知道我每天在发生着变化,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某些东西,得到未来的某些未知之物。而我用这些影像记录了我在我人生这个阶段对周围世界的一些理解,我会随着时间而改变,而这个阶段的我和我的想法被这些影像永久的留存,此刻这些影像中的我已经是曾经的我,一个永远也退不回去的昨天。

《幼稚的人》之《之前还是之后》
《幼稚的人》之《之前还是之后》
《幼稚的人》之《那一天我想了很多像在梦里》
《幼稚的人》之《那一天我想了很多像在梦里》
《幼稚的人》之《一个不乖的孩子,他永远没有想过长大》
《幼稚的人》之《一个不乖的孩子,他永远没有想过长大》
《幼稚的人》之《品尝时间的同时我救了它,但灼伤了自己》
《幼稚的人》之《品尝时间的同时我救了它,但灼伤了自己》
《幼稚的人》之《没有失与得的世界》
《幼稚的人》之《没有失与得的世界》
《幼稚的人》之《愿我不是消失在一个不存在的梦里》
《幼稚的人》之《愿我不是消失在一个不存在的梦里》

《观照》

展览现场1
展览现场1
展览现场2
展览现场2

via Fotomen

0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