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rt type=white ]1980年的春天,頭戴尼帽、穿著墨綠色防風外衣,肩上背著帆布相機袋的 BruceDavidson,在口袋裡塞進地鐵路線圖、幾卷底片、一本小相簿、哨子還有一把用來防身的瑞士刀,揣著相機隱入紐約黑暗深幽的地鐵月台中,以他所稱的「獵人之姿」在日夜裡捕捉不眠的地鐵人生百態。 [/alert] 24小時運轉的地鐵,是紐約的都會傳奇,在80年代也是搶犯、混混和遊民聚集的地盤,不論白天或夜晚都處於危險狀態,報紙上幾乎每天都找得到恐怖的地鐵犯罪和暴力事件,空氣中總瀰漫著不安的氣味,讓乘客得隨時保持警覺。Davidson回憶,走在地鐵裡,脖子上還掛著昂貴的相機,「不是觀光客就是個瘋子。」為了能負荷每天要帶著笨重的攝影裝備在複雜的地鐵系統與車廂中穿梭拍攝,也為了應付可能會遇到的意外狀況,在投入地鐵計劃之前,他開始慢跑、吃減重食物,甚至還參加了軍事健身運動課程。說來雖然有點好笑,但要在紐約地鐵混跡,可不像在台北捷運裡拍摄。

ditie23ditie19ditie27ditie26ditie25ditie24在Davidson近距離直打的閃燈與飽合色調所形成的攝影美學中,塗鴉遍布的車廂、眼神迷離的西裝紳士、衣衫襤褸的流浪漢、精神失常的遊民、眼眶凹陷的車廂樂手,以及龍蛇雜處的男女乘客,給予了紐約一種爆炸性的能量。「地鐵是今日我們所居的世界的一種象徵。」Davidson說。他的《Subway》顯現了一個城市的時代縮影,也成為地鐵攝影中的經典之作。

ditie18ditie17ditie16ditie15ditie14ditie13ditie12ditie10ditie9ditie8
《Subway》在1986年首次出版,後來成為珍貴的收藏品,2003年再版售完後,仍十分搶手,導致價格在絕版後甚至翻漲了逾五倍之多。今年是第三次再版,同時新增25張從未發表過的照片。除了收錄繞舌歌手、塗鴉藝術家Fred Braithwaite(又名Feb 5 Freddy)與已故藝評家Henry Geldzahler的專文介紹,閱讀Davidson在書中詳細述說在地鐵拍攝過程中遭遇的驚險故事,更如同親身經歷了一趟80年代的地鐵冒險。

ditie6ditie5ditie4ditie3ditie1ditei22ditei21ditie2ditie30ditie29

文/《VOP攝影之聲》#2

via  nphot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