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Farhad Berahman

迪拜也不是想象中的任性,这座繁华到能够登上天国的城市,还是要靠那些勤劳的建筑工人一砖一瓦去建造。伊朗摄影师Farhad Berahman聚焦迪拜最大的异国劳工营:索那普尔(Sonapur)劳工营,他在那里与劳工们一起生活,赢得他们的信任,最终才得以拍摄到这些宝贵的影像。这才是真实的迪拜,包裹着谎言的慷慨,那里的土豪可以慷慨地送人钱财,但哪怕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底层工作者们仍旧是那个受资本剥削的对象。

板球作为廉价的娱乐健身项目,劳工们通常在周五打上六个多小时的板球。
板球作为廉价的娱乐健身项目,劳工们通常在周五打上六个多小时的板球。
索那普尔(Sonapur)劳工营的秘密蔬菜市场为劳工们提供便宜的蔬菜和水果。
索那普尔(Sonapur)劳工营的秘密蔬菜市场为劳工们提供便宜的蔬菜和水果。
浴室和厕所都小得可怕,浴室没有淋浴,劳工都用桶接水洗澡。
浴室和厕所都小得可怕,浴室没有淋浴,劳工都用桶接水洗澡。
劳工们晚间祈祷后回到自己的宿舍。
劳工们晚间祈祷后回到自己的宿舍。
宿舍 睡觉的地方
宿舍 睡觉的地方
穆斯林劳工们正在进行晚间祷告
穆斯林劳工们正在进行晚间祷告
在迪拜,劳工们主要靠旅游业和建筑业挣钱。工人们在Jaddaf豪华船工作,这些主要用于旅游的船造价可能超过375万美元。
在迪拜,劳工们主要靠旅游业和建筑业挣钱。工人们在Jaddaf豪华船工作,这些主要用于旅游的船造价可能超过375万美元。
劳工们在67层高楼上工作,直到夜班人员前来接替。
劳工们在67层高楼上工作,直到夜班人员前来接替。
劳工们只能一周洗一次衣服。
劳工们只能一周洗一次衣服。
劳工们正在玩类似台球的桌上弹球的游戏,这个游戏台是他们自己做的。
劳工们正在玩类似台球的桌上弹球的游戏,这个游戏台是他们自己做的。

via Fotom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