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摄影专业的胡奇昶来自浙江,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现从事旅游体验师(就是受雇于旅游网、旅游局、或者酒店,进行活动体验并提供照片和报告的工作),也做网站运营。两个月前,他和搭档王家迪来到浙江省某县级市的殡仪馆,拍摄了一组照片。

“这组照片拍完已经快两个月了,” 胡奇昶在他的微博上写道。“拍的初期可能由于心理压力太大,闻到一些味道双脚发软,每天结束人都很累,连续做了三天噩梦。但后来慢慢的习惯了接受了,真的感觉其实人生没啥好担心的,就如锅炉师傅说的 ‘活人你都不怕,何况是已故的人呢?’”

1

为什么会对殡仪馆感兴趣?

因为看了电影《入殓师》,感觉那份职业很神圣。后来查了资料,发现浙江省内乃至全国,在图片这块还没有真正一组这类的图片;直到一年后审批通过时,我才发现网上出现了几组入殓师的照片。

这组照片原先的定位就是入殓师,可后来到了那个环境观念就改变了。我和王家迪决定改拍一组意识形态的照片,而不是单单一个人物,因为感觉面对死亡有太多的情感要记录。

其实还有一个要表达的,就是中国县级市的殡仪馆条件并不怎么好,有些简陋。

2

你们是如何说服殡仪馆接受拍摄的?

为了拍这组照片,我们拿了省里下发的文件,还有一些个人证明证件;在几次找了负责人后,他们开了个会,最终决定可以拍摄。在他们负责人的引荐下,我们找到了火化组的师傅,随后就开始了拍摄。拍了一个多礼拜,早上一早过去,下午他们下班我们也结束一天的工作。

3

是怎样一个临界点,让你慢慢放松并接受了那里的氛围?

最直接的原因,是我逐渐知道并熟悉了那些药水和油的味道。但如果说临界点,应该是跟我们对接的赵师傅说的一句话:“活人这么复杂,人性有时又那么邪恶;对于故人,就这么躺着,就一堆白骨,不是真的很简单么?一点都不用怕。”

很多照片是在当事人不知情或正在工作的情况下拍摄的,有点偷拍的感觉。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呢?

不是我们不能正面拍摄,只是觉得应该理解下家属的感受,而不是为了照片不顾一切。所以我们都采取了相对侧面或者有些用概念的方法,来传达自己的意思。而且因为我是第一次去火葬场,第一次面对几十具尸体,心里压力真得很大;再加上一些药水的味道,有时会让我恶心加发软。因为拍摄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导致回去的路上精神彻底放松,人就瞬间超级累。

4

说说你对赵师傅的印象吧。

赵师傅在 97 年殡仪馆开业那天就入职了。他说话语速不快,很从容,也很好说话。他告诉我们,尸体多的时候一天有 30 多具,五六个锅炉根本停不下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师傅还说,面对这些火化好的白骨,他更多的是淡定 —— 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很简单。

这次拍摄让你对死亡的认识有了什么改变?

会看得更加坦然一些吧!毕竟一生数十载,最后还是归于尘土,简单的开始又简单的结束。或许在现实生活中,我会更容易满足面对生命,会更淡定,会看透一些事物,会想让生活的存在更有价值些。当然,我说的价值更偏向于对社会和对人与人间的关系,而不是说多少物质生活。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via VI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