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世界新闻摄影奖,即第57届“荷赛”评选结果现已公布。本届评选共有来自132个国家的5754名摄影师参加。美国摄影师John Stanmeyer作品《信号》赢得年度图片大奖和年度热点类一等奖。在本届荷赛中,有3名中国摄影师获奖。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信号》赢得年度图片大奖和年度热点类一等奖。2013年2月26日晚,吉布提的海岸,非洲移民举起手机接收来自索马里的廉价信号来联系海外的亲人。吉布提是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移民的中转站,移民们想到欧洲和中东寻求更好的生活。摄影:《国家地理》/John Stanmeyer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突发新闻类一等奖(单张):法新社/Philippe Lopez《台风海燕》,2013年11月18日,菲律宾莱特岛的东部,幸存者走在宗教游行队伍中。菲律宾中部地区遭遇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台风,造成8000人死亡和失踪,超过四百万人无家可归。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Goran Tomasevic《叙利亚自由军袭击检查站》,当地时间2013年1月30日,叙利亚自由军袭击了大马士革附近的一个政府军检查站,一名自由军战士被狙击手打死。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般新闻类一等奖(单张):Alessandro Penso《临时住所》,2013年11月21日,保加利亚索非亚,一所废弃的学校被当做一个难民紧急救助中心。该中心为约800叙利亚难民提供住房,包括390名儿童。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Chris McGrath《台风海燕》,当地时间2013年9月9日,台风海燕席卷了整个菲律宾。作为菲律宾历史上最强的台风之一,海燕导致了上万人死亡和数十万人无家可归。图为被台风摧毁的菲律宾雷伊泰Tacloban海岸线。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当代热点类一等奖(组照):Sara Naomi Lewkowicz《家暴》,Maggie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与孩子父亲分手几个月后与Shane展开了恋情。Shane最开始很照顾他们母子并把Maggie的名字纹在身上,但随后因为经济和感情危机,Shane开始对Maggie进行家暴。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日常生活类一等奖(单张):Julius Schrank《克钦武装分子》,2013年3月15日,缅甸克钦独立武装分子在一位战友的葬礼上喝酒欢呼,他们的队友刚刚在前一天去世。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Fred Ramos《失踪者的最后衣着》,中美洲北部三角地区(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很多时候,死者的衣着是唯一能辨认他们身份的东西。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观察肖像类一等奖(单张):美联社/Markus Schreiber《告别曼德拉》,2013年12月13日,一个女人在瞻仰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灵柩后,神情沮丧。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Carla Kogelman《我是瓦尔德人》,本图集拍摄了一对姐妹在奥地利Merkenbrechts的乡村生活中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表演肖像类一等奖(单张):盖蒂图片社/Brent Stirton《印度白化病盲童》,2013年9月25日,印度西孟加拉邦维韦卡南达教会学校,一群盲目白化病孩子在寄宿房间内合影。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Danila Tkachenko《逃离》,本组图集拍摄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中那些逃离了城市现代社会生活隐居在野外的人们。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体育动作类一等奖(单张):法新社/Jeff Pachoud《俯视雪橇比赛》,2013年1月18日,选手在“拉格兰德ODYSSEE”的雪橇犬比赛上竞争。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贾国荣《杠上争夺战》,2013年,中国全运会的体操运动员们在单杠、双杠及高低杠上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体育特写类一等奖(单张):Emiliano Lasalvia《马球比赛摔倒》,2013年12月1日,阿根廷马球公开赛,Pablo Mac Donough从他的马上摔了下来。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Peter Holgersson《八项全能》,瑞典田径运动员Nadja Casadei参加过许多欧洲和世界级的七项全能比赛。在2013年秋天,她被诊断出患有癌症。2014年1月,她完成了化疗。她现在在带病训练,期望能够以健康之身参加里约热内卢奥运会。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自然类一等奖(单张):Bruno D’Amicis《濒危物种耳廓狐》,2013年4月22日,耳廓狐被放在羊圈里非法养了一年。它表现出明显的不适感和侵略性。

 荷赛世界新闻奖揭晓

一等奖(组照):《国家地理》/Steve Winter《美洲狮》,美洲狮是最西半球最普遍的陆地哺乳动物,从智利的最南端到加拿大北部,都有它们的身影。由于害怕和缺乏足够的公共意识,每年成千上万的美洲狮被杀死。图为在Wyoming’s Bridger-Teton国家森林,在镇静剂的作用下一只美洲狮从树上坠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