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某一天,Nancy Borowick的父母同时被确诊为癌症晚期,身为摄影师的Nancy决定拿起相机,开始记录下与父母在一起最后的时光,用这种方式永远的定格一家人最后的陪伴。

Nancy Borowick,美国女摄影师、摄影记者。

这组作品名为《Cancer Family》(癌症家庭),Nancy记录了其父母与癌症的抗争过程,两人生活和情绪的变化。她的母亲已与癌症斗争近20年,而父亲在一年前被诊断出癌症。这个故事充满了痛苦、手术和化疗过程,但夫妻双方的相互维系和关爱也在充斥在每一张画面中,温柔却充满力量。2013年12月,父亲去世,该项目仍在拍摄中。

用心的记录

一年前的某一天,Nancy Borowick的父母同时被确诊为癌症晚期,身为摄影师的Nancy决定拿起相机,开始记录下与父母在一起最后的时光,用这种方式永远的定格一家人最后的陪伴。

这对结婚已经34年的夫妻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同时诊断为癌症晚期,父亲霍华德患的是胰腺癌,母亲劳雷尔患的是乳腺癌。

“我想多陪陪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活多长时间,”南希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陪伴着父母,并将婚期提前一年,只为了父母可以参加自己的婚礼。为了记录下父母在婚礼上的每一个表情,南希早就调试好相机以便远程的拍摄。

最后的陪伴

南希用心的记录着父母相互陪伴走过的每一天,每一次化疗时的相互鼓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展现出了这对夫妻在面对病魔时的勇气与毅力。在这样特殊的时期,即便是病魔也抵挡不了亲情的守护,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他们是战友、是夫妻,更是彼此最坚强的动力。在南希的这组照片中,这对患病夫妻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仍然微笑着生活。

虽然镜头中的他们是微笑着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在疾病的魔爪下,他们一直处于痛不欲生的状态,母亲因乳腺癌做了乳房切除手术后,南希拍下了一张她上身赤裸的躺在病床上的照片,长长的手术切口,更是无法直视的痛。

尽管在诊断出患有癌症的时候,父亲被告知自己活不过6个月,然而是爱让他打破了命运的安排,虽然活的时间比预计的要久,但是,在2013年12月7日,父亲霍华德还是离开了。

南希说,在父亲去世的一个星期里,整个家庭都笼罩着沉重的气氛,很空虚,好像一个巨大有力的支柱被掏空了,甚至在吃饭时,看到空着的座位也会意识到这个位子永远的空了。

“他们都那么坚强,我很感激能与他们度过这么长的时光。”南希说,“这段时光的点点滴滴都值得回味,因为我们是如此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图说摘自新浪图片)

我的癌症父母

因为化疗后身体非常虚弱,父亲在佛罗里达的温泉里泡澡。

我的癌症父母

在进行下一阶段治疗前,父亲和母亲去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进行最后的旅行。

我的癌症父母

父亲把这些椅子叫做“他和她”的椅子,在医院做每周一次的化疗时,他们总是并排坐在这里,相互陪伴。

我的癌症父母

母亲因乳腺癌做了乳房切除手术后,上身赤裸躺在病床上。长长的手术切口,无法直视的痛。

我的癌症父母

父亲和母亲手上戴着一对医用的手镯。他们是彼此的病友、看护者以及丈夫和妻子,是彼此最大的精神支撑。

我的癌症父母

做化疗的医院离家有半小时车程的距离,他们每次去的时候,都会根据对方的治疗情况,轮流着一人开车、一人休息。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经过一天漫长的化疗之后,夫妻俩在厨房分享难得的安静时光。他们相互安慰,给对方鼓励,用爱彼此支撑着。

我的癌症父母

知道不久之后便又会脱发,一天晚上母亲要求父亲为她剪头发。

我的癌症父母

经过数次化疗并切除乳房后,母亲仍然大量地掉发。这已经是她第三次与癌症抗争。

我的癌症父母

经过上次癌症发病,母亲又扔掉了一顶假发。美发师正在为她做新的假发 。

我的癌症父母

做面膜时,南希也会拿着相机记录母亲的一举一动。

我的癌症父母

化疗让父亲总是感到非常疲乏,经常会发现他在家里的各个房间打盹,女儿的宠物狗陪他一起休息。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虽然疾病时常会让他们身体不适,但父母亲还是喜欢开玩笑,让对方开心。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在一次化疗后,父亲筋疲力尽,戴着眼罩沉沉睡去。午觉醒来后,母亲亲吻父亲的脸颊叫醒他。南希说,“看到他们,我已经意识到生命的价值。他们尽可能好地过着日子,享受着一起度过的时光。”

我的癌症父母

在浴室里,父亲接到了肿瘤医生的电话,通知他们的最新消息,两人的扫描情况都不错,肿瘤都正在萎缩。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这是父母亲和三个女儿的家庭合影。“父亲曾经是一种巨大的存在”,在他去世后的那一个星期里,整个家都感觉非常空虚,某一个短暂时刻也会让人沉痛无比,比如吃饭时突然意识到饭桌旁那一个位子永远的空了。

我的癌症父母

家人和朋友为父亲庆祝58岁生日。6个月前,当他被诊断为胰腺癌时,根本想不到自己可以撑到生日这一天。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为了让父母能参加自己的婚礼,南希特意把婚期提前了一年。2013年10月,父亲霍华德和母亲劳雷尔一起陪女儿走上红毯。在婚礼上,南希也调试好了相机,以便能远程拍摄父母的一举一动。

我的癌症父母

我的癌症父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