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成功贵在坚持,不过可能是要坚持品尝狗粮30年,或者每天八小时测试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卫生巾。这些奇怪的岗位似乎令人大跌眼镜,从业者的选择似乎也令人不解。但如果没有他们的服务,我们的生活质量绝对会大打折扣,他们的贡献不可或缺。专业摄影师南希-希夫为此花费了10余年时间在世界各地追寻这些我们未曾了解、最不可思议的工种。

狗粮品鉴家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狗粮品鉴家:帕翠夏说检测狗粮优秀的办法就是品尝。她在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研究狗粮的味道和质感。一般来说,掉渣太多的狗粮不受狗主人们的欢迎。在试验中,帕翠夏可能要比较一种小牛排形状的硬质狗粮和其他几种人类食物之间的差异,也有可能被要求比较两个竞争的狗粮品牌。一旦狗粮经了帕翠夏的口,她就能对狗粮品质定性:不管品牌广告怎么说,帕翠夏最终拍板到底是哪一种才是嘎嘣脆,鸡肉味。

男式内裤设计师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男式内裤设计师:珍妮弗曾是男式领带设计师,在接触内衣之前她在男装市场摸爬滚打了20年。第一次接触男式内衣,她立马就意识到她遇到了一些相当困难的设计瓶颈:现在大家都喜欢标新立异的潮流路线,以往深受喜爱的经典白色紧身款式如今地位岌岌可危。而不论何时,保证舒适都是内衣的首要任务。因此珍妮弗不得不天天围着性感男模转,确保自己的设计能让他们前后都绝对舒服。

气味评测师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气味评测师:这家已经有50年历史的实验室专门用来检测各种气味。气味评测师们每天都会闻闻许多奇怪的东西的味道:人的腋窝呀,口气呀,脚丫呀,婴儿尿布呀。然而这都是为检测除臭剂功效的严肃的科学评估,在一系列严格的规则下执行,评测员从1到10为闻到的气味评分。图中,评测员贝蒂正在闻一名试验对象腋窝的气味。35年前,贝蒂打定主意从一个受试者变成评测员,在受训一年后就职,如今每月仍需要接受测试以确保她敏锐的嗅觉没有改变。大部分气味评测员都是女性。显然比起男性来,她们对气味更敏感。

“洗钱”大师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洗钱”大师:圣弗朗西斯科的圣弗朗西斯宾馆50年来保持着清洁硬币的习惯,而过去20多年里,阿诺德是宾馆“洗钱”大业的主管。每周五天,阿诺德的工作就是抛光各种面值的硬币,用一个厨房用的老式银器抛光机把洗过的硬币刷得亮晶晶。几年前阿诺德去世了。人们都忘不了他:他才是宾馆最大的财富。

人工授精员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人工授精员:作为动物生殖学家,吉姆做起人工授精员来倒是驾轻就熟,每天能帮上百头母牛授精。在把母牛赶到特制牛棚里后,吉姆戴上超长手套,罩住几乎整个手臂。他努力把手伸到母牛体内,够到子宫颈后就把6到10毫升精液注射到子宫内部。通过人工授精,母牛的怀孕率可以提升至65%到70%。对此吉姆功不可没。

卫生巾检测员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卫生巾检测员:丹尼尔总是大方地告诉女士们自己的工作。事实上,女士们知道他是卫生巾检测员后不但一点也不反感,反而会兴致勃勃地问他好多问题。从下午3点到晚上11点,八小时里丹尼尔就检测生产线上出产的各种型号的卫生巾:日用,夜用,夜用超长,通过抽样检测它们的吸收能力和纤维强度等等来判断一批产品是否合格。每天有近2百万卫生巾被生产出来,丹尼尔会抽样检测125片卫生巾,从而确定对应的50万片样本的质量。

尖叫鸡制造商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尖叫鸡制造商:尖叫鸡还是惨叫鸡,随你怎么叫,从它们凄厉的叫声里压力颇大的现代人收获了奇怪的满足感。搞笑玩具制造商杰尼-罗斯凭借惨叫鸡成为百万富翁,在过去25年里把惨叫鸡买遍美国。虽然罗斯也没搞清楚为什么惨叫鸡能大行其道,但从17岁开第一家搞笑玩具店开始,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罗斯告诉人们,只要产品抓住了顾客的心,再加一点运气助力,任何人都能获得成功。

薯片检测员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薯片检测员:辛迪是薯片生产线上的检测员,不过她除了时不时没忍住尝一片之外,到底干些什么呢?辛迪说,她的任务时把糊了的薯片拣出来,不过更重要的是要把在烹制过程中结成团的薯片扔掉,不然整包薯片都会变质。辛迪当薯片检测员已经12年了,比起刚入职时的激动心情,她现在不会经常吃生产线上的薯片了。而且,每当拿起一片薯片辛迪都忍不住要先好好检测一番再送进嘴里,这已经成了她的职业病。

恐龙除灰人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恐龙除灰人:30多年里,弗兰克一直在照料他的一把“老骨头”:为超过1.45亿年历史的恐龙骨架化石除灰。弗兰克是博物馆里唯一的恐龙骨架除灰人。每周五天他早早地到博物馆,用一把鸡毛掸子和吸尘器给恐龙除灰。但他从未触摸过这些骨架化石。他最喜欢的恐龙是异龙。、

数鱼人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数鱼人:朱莉的工作看似非常不靠谱:盯着水里的鱼数它们的数量。然而她的工作成果直接决定当年捕鱼季节的政策制定。她只在鱼群产卵季节工作。从6月到10月,她有的时候得熬到凌晨1点多,每隔十分钟数一次鱼,最后估算鱼的总量。更忙的时候,十分钟里她得同时计算两种鱼的数量,而这是她的成果:红鲑鱼450条,大鳞鲑75条。

总统山“遮瑕工”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总统山“遮瑕工”:在总统山上工作时,杰弗里看起来就像杰弗逊总统鼻子上的一只苍蝇。不过杰弗里正在做非常重要的工作:修补美国总统山雕像上的风蚀痕迹,保持四位总统面容完好。这样的“美容”工程每年一次,前任修补工用花岗岩粉,配合亚麻籽油和白铅粉做成“遮瑕膏”来给总统雕像美容,不过杰弗里和他的同事们已经改用一种硅胶密封剂了。

高尔夫水下捡球员

摄影师十余年寻找世界最古怪的工作(上)

高尔夫水下捡球员:杰弗里说他的工作是一门时常需要“捡”起来的手艺。他穿着三层连体泳衣,身上背着40多斤的氧气瓶,腰上绑着近20斤重物,脖子上挂着的网里兜着60斤重的高尔夫球。这些都是他在工作的高尔夫球场的水池里捡起来的。平均每天他都能从各个球场的水池里捡起总共5000个球,一周下来就是25000个。去年他捡了80万个球,总重40吨。杰弗里把这些球交给工厂,以每个5到10美分的价格把球卖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