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叶锦添,一个在艺术领域中无人不知的名字,毫无疑问的,他是名人,却不像名人。叶锦添在摄影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多的乐趣,他想要去感受,他强制自己去碰触那些或许真的没办法去碰触的世界。

叶锦添

叶锦添

毕业于香港理工学院高级摄影专业

凭借《卧虎藏龙》等影片,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优秀美术设计”和英国电影学院“优秀服装设计”奖的华人艺术家

曾出版摄影集《流白》,举办摄影展《寂静•幻象》、《夢•渡•間》

最早在全世界推行他的“新东方主义”的美学理念,是让世界了解到东方文化艺术之美最重要的艺术家

叶锦添游走于服装、视觉艺术、电影美术、当代艺术创作间的著名艺术家。自1986年参与第一部电影《英雄本色》起,20年来,参与了多部电影、戏剧的美术、服装制作。

他的合作对象包括吴宇森、李安、关锦鹏、陈国富、陈凯歌、冯小刚等知名导演,以及台湾著名表演团体云门舞集、当代传奇剧场、汉唐乐府、太古踏舞团、优剧场等,创作足迹遍及中国、奥地利、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

他在《楼兰女》《橘子红了》《诱僧》《双瞳》《韩熙载夜宴图》《八月雪》《长生殿》中的服装、美术,亦受到国际瞩目。

文:尹凝

采访:尹凝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上图:叶锦添老师在签售会

在陌路,与摄影的初遇

叶锦添,一个在艺术领域中无人不知的名字,毫无疑问的,他是名人,却不像名人。

与叶老师的初次见面,就是在《神行陌路》的新书见面会上。

这次专访之前做了很多的功课,虽然没奢望自己能读懂叶老师文字间的只言片语,即便看过新书之后也仍是云里雾里,找不出任何可以定义或是描述这种思想的一个名词。这次短暂的交谈之后,我释然了,关于叶老师,他的思想,他的灵魂,他的世界本就不是可以用任何符号来定义的,正如他所说,我们能看到的也只是依靠着我们的双眼,其实在视线之外,还有更多,你虽看不到但是它却真实的存在着。

与摄影的初遇也好似在小剧场上演的一场戏,戏中的那个少年,来自香港,不停地摆弄着哥哥给他的相机,虽然这个相机是爷爷奖赏给哥哥的,但是仍为这个少年吸引了来自四周的羡慕的目光。然而,少年的镜头一直停留在舞台上的倩影,令他情迷。画中有画,镜中有镜,谁会想到这个少年会用手中的相机创造出另一个世界。

强制触碰未知世界

“在世界存在的伊始,从古文明的角度来讲,亚洲有亚洲的板块,非洲、欧洲也都有一个版块,这是从古文明来讲的一种分界;从时间的分界来上来讲,所有的最初期的文化都很相像,都是为了吃、生存、族群、恐惧。”对于叶锦添来讲,所有的事物都可以通过这几方面的理解来想象出它的样子,对于他来说,这就是在用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

在《神思陌路》这本书中,叶锦添将世界分开,他相信我们肉眼看到的东西并不是所有,我们看到了多少取决于我们的视线可以看得多远,所以我们生活的世界都是由我们自己塑造出来的,根据我们的思想、我们的需求来设定出这个我们存在着的世界。这便称之为“神思”。进而进一步的探寻、去感受那个我们看不到的世界,称之为“神行”。

“我们看不到的那个世界,其实它一直存在着,在我拍照的时候,它一直在出现,在我和你说话的时候,它也一直都在。”叶锦添也因此在摄影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多的乐趣,他想要去感受,他强制自己去碰触那些或许真的没办法去碰触的世界。

摄影之友对话叶锦添

S:您之前说过,摆拍不好玩,会在现场抓拍很多明星,或许有一天会出一本这样的摄影集,里面有无数我们想要看到的明星。现在仍有这种想法嘛?进展如何?

Y:有,有,只是现在还没开始谈到这块。

S:在生活中,我们都会发现一些特别美的景色,但是往往用相机拍出来的效果就不如人意,您遇到过这种问题吗?如何进入摄影的优秀状态?

Y:多一点去看好的东西,不完全是那种沙龙照,摄影其实可以做出很多很有趣的东西。

S:摄影创作过程中,会不会从一些人物形象中找灵感呢?比如说红拂女、洛神等不同的女子形象?

Y:这个在我做造型的时候会比较多参考,摄影的时候不太会这样。在我做造型的时候会有很多不同灵感缪斯。

S:影像是静态的,而电影,舞台剧都是动态的。您认为在摄影的过程中,如何通过静态的照片。来表流动的故事性?

Y:因为整个世界都是在动的,摄影是其实是拍到他在动的一刹那。比如他的手在动,你拍到这里,我拍到下个动作,他其实也是在动的,意思是一样的。但这卻是它遗缺的部分。

S:现在的您几乎涉猎到整个艺术领域,电影、舞台、歌剧等,您觉得摄影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Y:摄影等于是最接近的,在创作上最简易的,也是最容易达到艺术的高度的,所谓艺术的高度,就是说你没有经过太多的加工,没有太多的条件给你谈,现在摄影本身的价值在下降,因为它越来越容易。很多人都会拍出一个不错的照片,因为科技已经到了一个程度,谁都可以拍的出来。所以你要做到好,那就更难。做到艺术家级,就更难。

S:您的照片会做一些后期的修饰吗?

Y:我不会做太多的修饰,因为我可能不是那种新派摄影的那种,我觉得我还是老派的,但是我现在也会有些改变,我会在最后决定照片的光度,以前底片的决定权都是在摄影前,而现在都是在摄著名演员。我自己决定照片长这个样子的一刹那,那么它的完成就是在那个时候。等于是有点拆开来看,但是我个人还是不太喜欢这种修饰。

S:这样的跨界一定有相通之处,但是一定也有不同的地方吧?您是怎么衡量或是权衡这种不同带来的改变呢?

Y:都不同,都相通。因为我有机会去尝试各种形式,我会在里面找到自己的空间。你会看到做雕塑、做电影的一些东西都不太一样,我自己能够分得清楚。

S:那么这其中,您觉得哪种表达形式是最适合您的?或者说您最喜欢哪种身份?

Y:其实我自己是很多样的,每个东西都可以给我一部分。比如说我自己做当代艺术作品的时候,它也会给我一些比较接近的东西。舞台也给我另外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那么电影,他有给我全部的很广的东西。

S:东西方文化相比来说,感觉您更人更情迷于东方。包括参与的电影项目和舞台剧,大多都是东方主题。您认为东方风格中最迷人的部分是什么?

Y:它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可能性。因为现在已经模式化了,比如好莱坞电影,甚至是中国电影也都很受约束,它的形式也都很确定,但这个确定是经过漫长的时间的累积,只能长成这个样子,故事一定要起承转合,故事情节都是有公式的。那么东方的文化其实重心有点不一样,西方的文化都是有一个脉络的,而东方是可以散点的,散点就表示它的可能性很大。但目前我觉得还没有很重要的作品把这些东西表达出来。

S:您的上一本书《神思陌路》,这本书叫做《神行陌路》。一个“思”一个“行”,我个人从字面上的理解是一个静态,一个动态。您在书中是怎么表达的呢?了解到您还会出一本《神形陌路》,这三本是有什么意义吗?

Y:其实是有5本,我觉得我要出5本,不知道写不写的完。第一本就是我把世界分开了,等于是说我会相信我们看到的东西并不是所有,我们看到的东西取决于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得多远,来决定我们可以看到多少,我们看到多亮、多暗来决定这个东西。包括我们的空间是按照我们的身高来设定,我们的气候、空调,都是按照我们身体需要的温度,所以说整个世界都是我们做出来的。所以这个叫“神思”。“陌路”的意思就是我觉得这个世界有很多比这个更久远的东西,一起呈现在这里,但是它会影响我们慢慢形成的我们的世界,我们知道的东西很有限,但是在我们知道之外,这个宇宙还有很多。但是我们认为的宇宙之外的我们也想不到,所以我们也感觉不到那个世界,但是它一直在出现,在我拍照的时候,一直在出现。我在摄影的过程中发现这个东西很有趣,所以在“神思”奠定了这个基调,到“神行”的时候,我就强制去碰触我们没办法碰触的东西。

S:《神行陌路》这本书是从中国文化底蕴出发,继而游走到国外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像,那么哪个国家的文化对您的影响最大呢?

Y:全世界对我都有影响,但世界有两个祖先,第一祖是历史与人文地理的,先就是亚洲,亚洲一个板块,欧洲、非洲也都有一个板块,这个是古文明来讲的板块的一个分界。另外一个就是时间的分界,所有的最初期的文化都很像,都是为了吃、生存、族群、恐惧,这两个东西套起来,对我来讲,所有东西你都可以通过理解这两个祖先就可以知道它长什么样子,比如说玛雅文化。对我来讲,是用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

S:您觉得在摄影作品中怎么融入西方文化才不会显得突兀,才能表现出两种文化的结合之美?

Y:对于摄影,没有结合一说,你看到什么就拍什么,有感觉就要拍。所以它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最后的,不是之前在想的,是拍完之后呈现出来的。

S:您在书中写到:“每一个时代的信仰与现实,都在其科学的世界中互相冲突,但无法解释的事态却使科学保留了浪漫的可能。”在您看来,您觉得哪些无法解释的事情,让科学变成了浪漫,在书里有影像的表达吗?

Y:科学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物质性”。小到量子,量子为什么可以成为一个名字,因为它可以重复,当它找到类同性科学才能定义一个名字给它。但有些东西是在物质之前,和物质一起成长,影响了物质的发展。其实物质本身没有东西,一定有另外一种能量或是灵魂,推动它成长。当它把世界细分到非常细,但是还是会有一些东西无法解决,所以才会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黑洞,这就是它的浪漫,因为它根本没办法用科学的仪器去表达的东西。

S:看您的序言,给人一种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感觉,那么您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过出离自我的感觉?

Y:经常有,我在这里讲话也会有。

S:下一本书计划什么时候推出呢?

Y:这本书是我忠于自己写的,我写东西就是灵感来了就记下来,后来我交给一个很好的朋友,由他来帮我整理出来,这本书用了6年的时间来完成,下一本我希望可以快一点。

陌路之–Lili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陌路之–TIm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陌路之–TRAVEL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听叶锦添讲摄影的陌路之行

1评论

  1. 摄影之友,采访这样的艺术家,应该派一个特约记者,提一些有水平的问题。这样的记者提问连初级水平都算不上,外行至极。媒体自取其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