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TAX 6×7-优雅的中画幅大力士

在日本相机的发展历史上,宾得有许多让人完全想不到的相机诞生,从最初口袋单反系统Auto 110到今天要介绍的PENTAX 6×7,单反系统的优势被宾得发挥得淋漓尽致。

“拍脑门” 诞生的传奇相机

1839年,照相机自从被发明以来,就承载着诸多摄影人的奇思妙想。同时,每一台不同的照相机作为一件“实用”的工具,又注定了它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于是历史上就出现众多“一拍脑门儿”就能设计出独特相机的天才设计师,不断追寻着自己心中完美的相机。Voigtlander(福伦达)的天才设计师FritzFaulhaber博士无疑就是其中的代表,但是天才往往并不是孤独的,在日本的PENTAX社长松本三郎和工程师菅野久成,也是这样的天才。他们共同设计并制造出了,也许是20世纪最长寿的单一机型—PENTAX 6×7。

早在1961年,菅野久成尚未进入ASAHIPENTAX之前,就凭借自己兴趣在业余时间开始了大幅面单反相机的零星设计工作,但在那时还基本只是一些设想。后来他回忆说,在他还是ASAHI PENTAX的一名普通设计员的时候与当时的社长松本三郎的一次闲聊中,作为摄影爱好者的社长随口说道:“如果有一台大画幅的单反相机就好了。”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于1963年菅野久成正式着手了PENTAX 6×7的开发工作。

作为自1969年面市以来,直到1998年的PENTAX 67II的推出,整整热销了30年的长寿机型,PENTAX 6×7单反相机在它几乎一成不变的外表下,低调的ASAHI PENTAX公司及其辛勤尽职的工程师们并没有停止对于让它尽善尽美的追求。灵魂人物菅野久成如是说:“上市后的2年间,仅图纸上的订正表就和PENTAX 6×7的零件一样多”究竟改进了多少连他自己也无法说清了。仅1970年,就进行了6次以上的重大改良,其中最值一提的改进当属电池耗光时反光板复位键的增加。所有这些改进都是来自不同的摄影家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反馈,也正是这样尽心以实用为出发点的改进,成为PENTAX 6×7热销30年不衰、并赢得良好口碑的重要原因。最难能可贵的是,PENTAX的每次改进都是低调地进行,并未因为一些小小的改进而作为新的机型推出,仅有两次外观的改变,其一是1975年在机身的右侧多出了反光板预升键,其二是1990年将名称改为了PENTAX 67。

 1957年

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哈苏相机的“模块化”设计在当时获得了相当广泛的认可,1957年推出的Hasselblad 500C更是成为了一代专业摄影师的经典机型。这些机型在很长时间内是哈苏的产品基础, 其背后的哲学是模块化、灵活性和可靠性, 50多年来哈苏一直奉行这样的哲学思想。哈苏的设计思路被许多厂家拷贝。“哈苏”几乎成了可靠性和画质的代名词。

1963年

因为当时的社长松本三郎的一句“如果有一台大画幅的单反相机就好了”,宾得工程师菅野久成便开始了PENTAX 6×7的研发工作。

1969年

1969年PENTAX 6×7单反相机一经面市,就引起了摄影圈的轩然大波。这架使用120/220胶卷的PENTAX 6×7相机,犹如一台放大了的135单反相机,熟悉的操作方式可以让每个使用过135单反相机的摄影师轻易上手操作,没有任何隔膜的感觉。6x7cm画幅的成像面积几乎提供了5倍于135相机24x36mm的成像面积,照片的精细程度给每位习惯于135单反相机的摄影师带来了新的视觉冲击。

1970年

PENTAX 6×7上市之后就不断对机身进行改进升级,1970年的6次升级,全部都对摄影师实际使用有着相当大的帮助。上图就是当年PENTAX 6×7宣传广告。

PENTAX 6×7完备的附件系统

PENTAX 6×7在诞生之后,宾得公司不仅对其功能不断的进行着升级改进,更是为机身打造了众多的附件供专业摄影师使用,包括自动近摄接圈、非自动近摄接圈、近摄皮腔,反转片拷贝器等。可以说是将“模块化”的设计哲学进行了进一步的拓展,也正是因为PENTAX 6×7拥有这种坚持不懈的生产以及改进能力才使得PENTAX 6×7拥有大量的粉丝支持,甚至到了现在的数码时代,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有不少专业摄影师还在坚持使用PENTAX 6×7进行拍摄。

专业摄影师的最爱机型

作为一款相机,PENTAX的实际操作体验无疑也是卓越的。曾经在日本摄影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只要是你能叫得出名字的摄影家,他们都拥有至少一台PENTAX 6×7。”且不论这句话的真实程度如何,至少从一个侧面表达了摄影家们对这台使用120胶卷的单反相机的喜爱。作为在中国也许是最知名的日本摄影家—荒木经惟,就是PENTAX 6×7单反相机的强力拥趸。1972年,当他辞去电通公司的工作时,他就用全部“辞退金”买下了一台PENTAX 6×7和Takumar 55mm F3.5 广角镜头,然后整日游荡在东京的街头,不停地拍摄着他在街头所见的一切,拍下了带有强烈“荒木忧伤”烙印的《东京之秋》。

橋口譲二(Hashiguchi Johji)是一位以《17岁》、《father》、《couple》等作品为人们所熟悉的摄影家,他曾说:“这是在我成长过程中我选择的照相机,因此也是自己工作中不为人知的感受的写照。” 橋口譲二在PENTAX 6×7面市不久就买了一台。橋口譲二对PENTAX6x7性能的重新认识,应该是在拍摄“日本人的裸体”题材时。当时因为条件所限,拍摄时没有事先彩排,时间也受到严格的限制,所以他必须选择一台机动性好的中画幅照相机,此时PENTAX 6×7就成为他的不二之选。在某些无法使用三脚架的环境中,PENTAX 6×7依然可以提供轻松地手持拍摄,应该说这就是PENTAX 6×7单反的优势所在了。

荒木经惟 1940年

1940年出生的荒木经惟除了使用傻瓜相机拍摄之外,中画幅的PENTAX 6×7也是他的最爱。

1972年1972年从电通公司离职之后, 他就用全部“ 辞退金”买下了一台PENTAX 6×7和Takumar 55mm/F3.5 广角镜头。不停地拍摄着他在街头所见的一切,拍下了带有强烈“荒木忧伤”烙印的《东京之秋》。

橋口譲二

1949年橋口譲二出生在日本鹿儿岛县,19岁之后便游荡在日本各地拍照,1981年作品陆续发布后开始被人们逐渐关注。

1988发布的画册《17岁》是橋口譲二在拍摄风景的同时,开始尝试在日本各地拍摄人物肖像。其中《17岁》这本画册就是橋口譲二使用PENTAX 6×7拍摄而成的。从陌生到熟悉这台相机,他花费了7年的时间。

PENTAX粉丝作品《monster 67》

摄影师kiyoshimachine是PENTAX 6×7的狂热粉丝,于是他创作了一组名为《monster 67》的作品。kiyoshimachine制作了一些PENTAX67造型的头盔,然后他自己带上这样奇特的头盔在各种环境中自拍。kiyoshimachine还说:“这些头盔他是不会卖的,但是如果你来日本可以借你戴戴PENTAX 6×7 !”

一台可用到21世纪的胶片相机

本着“无论多完美的相机也无法满足所有摄影师的要求”的设计理念,在经历了30年的无数微小改动之后,终于在1998年德国科隆Photokina博览会上推出了全新的PENTAX67II。新的PENTAX 67II在兼容所有PENTAX6x7系列的镜头和附件的同时,提供了比原有机型更胜一筹的操作性能。ASAHI OPTICAL公司在宣传PENTAX 67II的时候自豪地说:AReborn Masterpiece。

虽然PENTAX 67II看起来很像旧款的PENTAX 6×7,但其实它完全是一台经过重新设计绝大部分零件和组件的全新相机。外观方面改变最大的是铸铝合金的机身和机身右侧的大型手柄,同时为了增加相机把持的稳定性,更在机背右侧加上了一个抵住大拇指的突起,这样在运动中也不必再担心无法握紧相机而失手的问题了。

相比之前推出的PENTAX 6×7,全新的PENTAX 67II加强了相机电子化的设计,以适应新时代的摄影需求。作为一台1969年面市直至2009年才正式停产(停产据说是为了给2010年上市的PENTAX 645D提供产能)的,销售了整整40年的机型,然而平实的价格却不代表质量的低劣,因此在二手市场上只要寻得外观良好的镜头,就无需再担忧它的光学品质。

演员黛安·克鲁格和PENTAX 6x7
演员黛安·克鲁格和PENTAX 6x7
PENTAX 67II的宣传海报
PENTAX 67II的宣传海报
PENTAX系列机型说明书
PENTAX系列机型说明书
采用135相机设计理念制造的中画幅相机
采用135相机设计理念制造的中画幅相机

PENTAX 6×7完善的镜头系统

PENTAX的6×7系统有着完善的镜头系统,拥有从35mm的鱼眼到1000mm的长焦,前后共设计生产了约32款镜头。如此丰富的镜头群这在6×7中画幅相机领域是仅此一家的。除了独特的90mm与165mm两款镜头拥有全速闪光同步的镜间快门外,其它所有镜头均不用考虑镜间快门而结构简单,因此价格平实。

1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