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IRWAY TO HEAVEN 蜷川実花 X 阿信|天堂|影像書

当摇滚诗人碰撞到知名花系摄影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亚洲第一摇滚天团五月天主唱阿信与日本当代摄影大师蜷川実花冲破一切界限,创作出了这本STAIRWAY TO HEAVEN蜷川実花X阿信|天堂|影像书。当按下快门的瞬间,镜头中将呈现着纯真耀眼的花火。

蜷川实花出名的鲜艳花朵影像,也是阿信私下非常喜爱的风格。两人初次合作就让阿信主动表示日后五月天唱片封面拍摄第一个首选就是她!强调蜷川实花拍出自己向來內心的“感性”成分,至于写真集必须要有的“性感”呢?阿信则幽默回答:“沒有的東西要大师怎么找?”

这次写真书视觉统筹全交由蜷川实花亲自操刀,全程远赴东京拍摄,光是制作成本便高达七位数字,除了蜷川实花的摄影功力外,阿信也特别为自己的第一本写真书创作爱情微小说,向大家公开他的浪漫爱情观。以“爱是唯一通往天堂的阶梯│Love, the only way to Heaven”作为这次故事的主轴,书名副标的发想自70年代经典乐团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 的《STAIRWAY TO HEAVEN》。 “STAIRWAY TO HEAVEN 蜷川实花X 阿信|天堂|影像书”共有二版封面可选,封底与书腰都展现蜷川実花不同的花朵作品。“天堂阶梯版”蜷川实花以一对恋人牵手攀上东京铁塔的动作,完整诠释此次写真书主题。“爱情角落版”则是阿信迷必定收藏版,藉由深情凝视地球仪的阿信展现寻找天堂寻觅爱情的过程。

爱是唯一通往天堂的道路/ Love, the only way to Heaven.

日本当代摄影大师蜷川実花-首度为亚洲艺人(日本区外)跨界合作影像书。

五月天阿信出道十二年首部影像书作品。

内附五月天阿信首度创作爱情微型小说。

纪念珍藏蜷川実花X阿信大师级主题文字对谈。

全书打造皆为蜷川実花大师亲自监督并指定日本高规格手工精装书

影像创作者/蜷川実花

蜷川実花(Ninagawa Mika、にながわみか)日本最有人气,知名度最高的当代女性摄影大师,拍摄作品充满独特的色彩感,钟爱以花、金鱼作为灵感题材,个人风格鲜明独树一格;同时也是活跃于跨媒介的艺术家,擅长以强烈的影像作品发挥于平面摄影、制片电影以及时尚创作。2007年首度执导『恶女花魁さくらん』,并于柏林影展发表大获好评,除了曾荣获多次写真大赏外,其作品富具魔幻写实的美感亦深受国际知名品牌的青睐,2012年首度为指名为五月天主唱阿信亲自掌镜,即将发行阿信出道十二年来的首部影像书作品,让喜爱蜷川実花与阿信的朋友一饱眼福。

人物演出/文字创作者:五月天阿信

阿信(Ashin),亚洲知名乐团五月天(Mayday)主唱,活跃于华人音乐圈,总销量超越五百万张,曾于台湾创下单场八万人的演唱会记录,也成为世界最高楼TAIPEI 101顶楼演唱会记录保持人。更是第一支在鸟巢开演唱会的摇滚乐队,并且加了场。除了​​身为当红的乐团主唱外,学设计的他,2007年成立服饰品牌STAYREAL,担任设计师兼执行长。创意才华在文字创作上亦是杰出表现,写过无数亚洲著名演员传唱的歌曲,也曾出版多本出版品,成为亚洲知名的畅销作家。擅长于空间设计的阿信,近年受邀参与许多大型艺术展览。多元的身分,横跨歌手、设计师、作家与艺术家的角色,自身创作的爆发力使得阿信成为国际间众所瞩目的焦点人物,穿梭于各跨界领域,以独有的姿态继续摇滚。2012年即将出版由日本当代摄影大师蜷川実花亲自执掌的首部影像书作品“蜷川実花x阿信天堂影像书STAIRWAY TO HEAVEN”。

蜷川实花   Mika Ninagawa

关于摄影
[如果沒有摄影的话,无法想像现在的我是过着什么样的人生],

在我的身体里,的确存在着仿佛除了摄影之外无法填補的空洞。除了奇迹般的摄影过程外无法开的新门扉,这次打开了。那都是因为,来自阿信的感性创意及优质个性所赐予。能拥有这次非常美好的邂逅,感到非常幸福。

关于花

早晨绽放美丽的花朵,天色傍晚边枯萎了。

相片是永远保存花朵美丽瞬间的神奇魔法。我的名字里也有[花]这个单字,花与相片之于我而言,感觉上有某种宿命的关系,在拍摄花的时候,经常地感觉到花和自己的界限仿佛消失了。那一瞬间仿若自己也变成了花似的。那是在现实世界中无法体验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关于音乐

音乐,例如:听到小时候曾听过的音乐,在那瞬间及能清楚的回想起,当时听着这首音乐所发生的回忆于光景,又或者會让自己的心情变好,是非常美好的事物。从0而生的这件事也令我很感动。摄影是由1生2、3到4所累积的。绝不是由0开始的。

关于爱

我认为是人与人交流时,最必要的事物。

在摄影的当下,我是一边爱着所有被拍摄的主角(或事物与风景),一边进行拍摄的。那是一段非常幸福,魅力的工作过程。能夠透过相机与阿信之间产生连接,我感到很光荣。

关于天堂

无法想像那会是什么样的地方。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仍会想在那个地方继续摄影创作。只要能夠持续的摄影、感觉上那里也像是天堂。相片对我而言是可以带来这么多幸福感的东西。

猪排饭!!超喜欢!一起大口吃吧!

阿信 Ashin

关于摄影

我曾经以为谁都可以当摄影师。

打破我这种呆瓜想法的人,是某些充满天分的摄影师,就像手上有竹杖的僧人一样,在我们凝视她的相片时,会产生[原来世界有这种角度啊] 、[原来花有这种颜色啊]、[原来我是一个睁着眼睛的盲人啊]等等种种感叹。请看看这本写真书中,有一个贴着绷带的星星。我们一行十个人,只有蜷川老师看到这个,把它拍了下来。

关于花

花也曾经出现在我的歌里面几次。

不过“阿”韵实在太难写了,而且有关花的譬喻实在太多人使用了。

据说很多动物都是色盲。但蜜蜂是色盲吗?应该不是吧。如果是的话,那么花,真的就是为了取悦人类而存在的一种存在了。

关于音乐

我也觉得音乐是一种时光储存器,音乐记录时光的效果,应该不下于照片吧。

我不喜欢被拍照,看到镜头就会躲到一边,小时候跟长大都是一样。/*这本书的诞生是个完全想不到的意外/。我成长过程中的照片少之又少,但我不曾感到惋惜过,因为每次听到某些音乐,我就能回想起当时在想的事情,当时的朋友,当时的烦恼与快乐。

关于爱

爱就是贴着绷带的星星。

我觉得最浪漫的爱情,应该带着一种歪腰的感觉,因为恋人就是能够开诚布公看到彼此卸下防备的人。如果能够这样,两个人一起缝缝补补,努力维持着美丽的爱情星星,过平凡又闪耀的生活,那就是天堂。蜷川老师谢谢你拍到这么富有哲理的照片。

绷带星星发出可爱的塑胶光芒,不会输给天上的星星。

关于天堂

能做想做的事情,就是天堂。

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老师妳就在天堂继续摄影,我就在天堂继续写歌吧。

然后既然是天堂,老师我们天天都吃炸猪排饭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