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尖酸刻薄,不含人身攻击含义,切勿对号入座。本文代表个人观点,与供职单位无关。

摄影随着器材的技术的快速发展,逐渐的进入更多人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拿起相机来进行“拍照”行为。很多人都可以轻松的说一句“我爱拍照(摄影)”,因为进行这一“拍照”行为的人各岗各业,文化休养也是参差不齐,所以造成了摄影界一大空前的虚假繁荣,这对相机厂商来说无疑是好消息。只是也造成了很怪诞的想象~如果您是下面这样的话,那么您永远也不会进步,我就简单的尖酸刻薄说些~喷喷我的口水~

自我膨胀,缺乏包容心,不肯接受不同与自己风格的摄影

这话要从何说起呢?先看几张我在一些文章评论里看到的吧~

这是评论是我在一篇介绍张立洁作品的文章中看到的,张立洁何许人也?张立洁和我一样是1981年出生的80后,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硕士。获得过2009年的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年度艺术家银奖、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和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2009年度Infinity奖“年轻摄影师”提名。而被评论的文章有事讲的些什么呢? 被忘却的一百五十————这是这组照片的题目。讲述的一种患有罕见疾病的人群,这种疾病简称“ 罕见病 ”,又称“ 孤儿病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罕见病定义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的0.65‰~1‰之间的疾病或病变。确认的罕见病有5000~6000种,约占人类疾病的10%。按此比例,中国各类罕见病患者并不“罕见”,应有近千万,甚至更多。

张立洁用镜头来将他们展现在人们面前,她是在用镜头告诉你世界上有一群这样的人,中国有许多的这样的人,他们,因身患某些罕见疾病,正身处被遗忘的困境。这是一种关爱和试图去扭转他们被遗忘的困境为目的的主题拍摄。首先不说张立洁的学历,因为我一直不认为学历能代表什么,也许只说明你接受过填鸭式的知识教育,并不能代表你又文化和道德修养~张立洁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残疾人杂志社《三月风》主编,即使她没拍摄过这组片子,她也是在残疾人做的工作。

而您呢,那位口口声声叫着畜生的朋友,你能出口伤人,可见你的道德修养并不高,和你骂的人相差甚远呢!您提到了尊严,你不也是在践踏张立洁的尊严吗?但是我觉得她不会计较您的~因为她的道德修养比你高得多,我想真心问一句您为这些人,或者身边的残疾人做过什么?所以您还是回家对着镜子大骂畜生去吧~

那位说张立洁拍出东西让您揪心的朋友,您还算好,起码知道揪心,但是您做错了,您该去关心和关爱照片中的人们,而不是也口口声声说“他是个畜生”,首先您连男女都没搞清楚,可见您的判断意识处于丧失阶段,所以这事不计较。您说到了技术,也许您摄影技术很高,可是您张张片都用很高的摄影技术去拍摄?但您认为摄影就是技术吗?您还是先治疗好判断意识我们再来理论。

说社会倒退成猿类的二哥,请允许我这么叫您,因为您相对所谓二的作者,你才是真的二~我承认人以类聚,只是也许您周围有这一群二哥~社会不会倒退,因为那违背了科学观~如果您发明了如何让人类可以回到过去,我推荐您获得诺贝尔奖,这奖不给您,我都不答应!

会员哥哥,您说的艺术就是美得不能再美,美到假的不能再假的风光糖水片吗?如果您把艺术指定为这样的话,我只能觉得您看的太少了,只知道1不知道2~还有摄影不仅仅是艺术,摄影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我估计您想不到~还有您别拿会员的身份出来说事,尤其劝您别用这个身份去招摇撞骗年轻不懂事的姑娘,要不警察会找您的。我还是劝您把相机砸了吧,别回头了,揣着您的艺术理念玩勺子把儿去吧~

尖酸刻薄的差不多了,我要静静,要不我会毫不吝啬的喷出“三字经”,因为我的道德修养也许只比你们高一点点,而且对这类人我会毫不吝啬我说脏话的功能。

以上的各位,您们首先没有摆正自己的心态,您们缺乏一颗包容的心,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嫉妒心,您们嫉妒张立洁的作品可以在那个有点官方背景的网站上展示。她的作品也许深深刺伤了您那颗被培养多年的“艺术之心”。这不能怪您们,怪只能怪那些自以为是摄影界的权威和最高水平的代表性人物,相互间你抬我举,互相吹捧。

您们被培养的摄影就要表现“真、善、美”,其他的都不是艺术,都不是摄影,您们就知道拍拍长城、拍黄河壶口大瀑布、拍长江大峡、拍黄山、拍西藏高原,或者是拍湖上渔民打渔撒网。如何的有“意境”,总之,这种朦朦胧胧足以使你浮想联翩的糖水风光画面成为所谓“摄影表现美”的标准范式。我觉得真是真实,善是善意的表现,而美只是给人希望,但它屏蔽了许多人生的苦难。张立洁前两个都做到了,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您们心中的“美”,所以您们群起而攻之。

我不反对拍摄糖水风光片,起码您记录了大自然的美,至于你加了多少料加了多少色,是您的个人喜好。但您不能一直做井底那只青蛙,多看看书,多了解,尤其不能对不知道和不懂的东西胡乱说话。我从来不会看不起任何摄影师或者对任何的摄影形式以撒泼口吻说话,首先我要去弄懂作者的真实意图,然后再发表我的观点~我并不是说我做的好,而是觉得您可以试试想我这样做。如果您一直像以上几位那样,那么您永远也不会进步~

如果您不同我的意见,可以找我约架~送您们一段小话: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关于摄影师张立洁,可移步释藤的访谈——用影像表述人性的尊严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