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瑶:演员,大学期间《林海雪原》、《行走的鸡毛掸子》等几部作品 而被大众熟知,后接拍多部电视剧和电视电影作品。目前刚刚结束电影《早见,晚爱》的拍摄,马上将带着其所主演电影的《最长的拥抱》参加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

童瑶似乎可以轻易被贴上很多标签:“小章子怡”、“ 新一代玉女”等等,但童瑶喜欢用“森女”来称呼自己,她在微博上发布“森女的三大法则:舒适的衣着,素雅的妆容和随时用相机记录生活。”

甜美外表下的倔强性格

童瑶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她光洁的额头,白而整齐的牙齿,还有亮闪闪的眼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春末夏初那种从树叶罅隙里射下来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明媚,毫无矫揉造作。她身上不时散发出小女孩般的天真、乖巧、俏皮和可爱,童瑶是个玩具大队长,家里收藏的着成套的哆啦a梦、Hellokitty还有暴力熊玩具,但如果你以此就认定她是个邻家妹妹般的乖乖女,
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在童瑶的性格里,还有太多的豪爽和直率。童瑶很健谈,说起话来快言快语,她说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娇惯自己,小时候学跳舞特别苦,加上自己也没有基础,压腿常常往死里压,练完了都是爬着上楼,但是这些从来也不和父母说。拍《林海雪原》的时候,自己被冻得直哭,在春城长大的童瑶以为东北不过是穿件羽绒服就能对付的天气,于是拼命
吃巧克力御寒,一个寒假,胖了二十多斤,回北京后再锻炼减肥。童瑶很有主意,考中戏的时候,她觉得太多女生都在才艺环节跳舞,于是选择了葫芦丝演奏,后来在舞蹈考试的时候又放弃了大家都会选择的民族舞而跳起了芭蕾,2002年她以专业课第一,文化课超出一百多分的成绩进入了中央戏剧学院。

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就是,那年童瑶同时被中戏和电影学院两家院校录取,但是因为她崇拜的王志文老师在中戏教书,所以她果断地选择了中戏进行深造。

比起考试过程中的“有心”,童瑶有的时候却表现得有点缺心眼,比如她在知道将与自己崇拜的偶像王志文会在《龙虎人生》里演对手戏,还有接拍《巨额交易》的时候,竟然连片酬都不问就进组了。再有,几乎所有媒体采访童瑶的时候都会搬出“你长得很像章子怡,人们都叫你小章子怡”这样的话题来,童瑶却从来不生气,总是笑眯眯的说:“我没子怡姐漂亮,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作品让大家认识童瑶,我要做我自己,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凝固下来的美丽

除了逛街看书、看电影,森女童瑶的另一大爱好就是摄影。虽然爱上摄影三四年了,童瑶依然称自己是个菜鸟。对她来说爱上摄影似乎是“突然间的事情”,她说在剧组拍戏的时候有很多有意思的花絮,但是都没被记录下来,还有平时出去旅游,也会看到很多美景和形形色色的人,都觉得用相机拍下来应该挺好的。而摄影最吸引她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摄影作品是凝固的艺术。而摄影就是使美丽的东西凝固下来的途径。如果很多年以后,看到自己以前拍的东西会就想到很多,会感觉生活很美好。童瑶并不把“爱好摄影”作为自己文艺的标签,每天拍的东西会比前一天好,这就是她的目标。喜欢摄影是随缘的事情。不刻意去制定个什么目标给自己,她说摄影需要结合很多文艺元素,好的作品必定是有品质感的。

零敲碎打的边学边拍

童瑶记不清楚自己的第一台相机是什么牌子了,反正是老式胶片相机,后来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数码卡片机,最近经常用佳能G11,有时也会用佳能EOS 500D,她自己还有一个立拍得,应该也算是比较常用的。童瑶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摄影技法,最开始用很简单的机器,就是很傻瓜的那种,自动模式。后来在工作的时候如果碰到摄影师,就会跟他们请教一些,你一言我一语,就能得出好多结论。然后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着去拍。用单反拍摄,经常使用的是M挡,她说身边不少朋友用P挡模式,其实自己也没完全弄明白到底哪种方式更适合自己,摄影说简单了就是熟能生巧的技术活,你需要根据环境的变化不断调整相机的参数设置,这样拍出来的片子才好,才有个性。

刚开始接触摄影的童瑶和很多人一样,停留在“合影,留影,留念”的状态,无论什么,只是单纯地拍下来。比如今天去哪儿玩了,就让同学给照个像,表示我来过这个地方。那时候用的还都是胶片相机,童瑶说自己的技术非常烂,而且又是一次成像,很多照片洗出来一看不满意,就有种追悔莫及的感觉。同时觉得自己浪费了很多胶卷。后来用了数码卡片机以后就留心学习构图和技术上的东西,直到后来用了单反的时候开始慢慢地懂得了如何拍出要表达的东西,才觉得自己的摄影学习走上了正路,而以前的摸索统统被她概括成“自己瞎捣鼓”。不过除了自己“瞎捣鼓”,童瑶还是很幸运的,因为经常要为杂志拍摄。她常常带着卡片机拍摄花絮,拍摄的间隙她会向专业的摄影师请教,摄影师就会告诉她一些摄影技巧,比如怎么拍能把人拍的腿很长身材比例很好,怎样拍显的脸小,之后自己不断地进行实践,发现那些技巧还真的挺管用。非但如此,童瑶还会有更大胆的想法,比如她上大学的时候总想着把丝袜套在镜头上,认为应该能制作出带噪点的复古效果。她说完这句话冲我们吐了吐舌头问:“我是不是很幼稚?”

和许多拍完照片就再也不看的摄影爱好者不同的是,童瑶每次拍摄结束后都会系统地整理照片,她电脑的文件夹有很具体的日期,还有主要事件的描述,一来为了找起来方便,二来也是自己的一个小资料库。至于后期,童瑶笑称自己其实不太专业,在PS方面还在学习,用的比较多的是美图秀秀,因为手机里也有这个软件,所以用起来不会生疏。对于胶片的后期,童瑶也挺有兴趣,看着那些渐渐显影的照片,就如同一次魔法的奇遇,可惜因为工作的繁忙没有机会了解它们的原理。

带着相机做公益

童瑶在五月份跟随I DO儿童基金去重庆的一所特教学校探访。之前听说这个学校里的学生都是聋哑儿童,她为此特地带了两个相机。一个是佳能的数码相机,记录一些花絮还有视频,还有一个是立拍得,但是童瑶没想到她带去的那台小小的立拍得相机,竟然让那些孩子激动地热泪盈眶。校长这样跟她讲,因为聋哑孩子平时很少与外界交流,而立拍得可以让孩子看到自
己的照片,也可以和你交流,所以他们特别兴奋。童瑶听得心里酸酸的。那天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童瑶相纸用完了的时候,还有一个小男孩没有拿到照片,看到孩子近乎央求的眼神特别难受,她抱着一线希望顺着书包摸,结果竟然发现了最后一盒相纸。小男孩顺利地拿到了和她的合影,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地又跑回队伍中去。这时候,童瑶才发现,对于特殊人群
来说,相机就像一个宝,影像的力量超越了语言、听力的障碍,只留下真挚的笑容,那些照片是一种最宝贵的交流方式,给了他们快乐和希望。

童瑶说,作为演员,观察生活是她的基本功,不光是人,每一样东西都有自己的情绪,而她,希望用镜头阐述那些情绪。

对话童瑶

《摄影之友》:你爱好摄影与你身为演员经常接触影像有关系吗?

童瑶:可能也和演员这一职业有关,因为我们在学校最早学习的就是观察生活。观察生活包括很多,不单单是人,其实每一样物品都有自己的情绪,我觉得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摄影之友》:有想过更深入到摄影领域吗?

童瑶:我认为摄影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表达,所以自己的喜好会影响到对准的角度。我不想把摄影当作自己的主业,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而已。抱着玩的态度,会发现很多很微小的领域和角落。

《摄影之友》:我很欣赏你会带相机去聋哑学校和孩子们一起拍照这件事。

童瑶:我事后一直在为自己带了立拍得鼓掌,但又因为胶卷太少了有点内疚。如果多带一些,就会留下更多精彩的瞬间给他们,让他们回忆更多的快乐。我也想等忙完这一段工作,会发起一个为特教孩子拍照片的公益活动,或者是为特教学校捐一部相机。主题内容就是这样,细节的东西还要再考虑。到时候也希望媒体朋友多多支持。

常用的相机:佳能G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