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 1903年11月3日 – 1975年4月10日),他的摄影风格对美国70年代之后的摄影艺术甚至世界的艺术潮流都有一定的影响。之后许多的美国摄影家都提到了Walker Evans对自己的影响。他的一生中似乎从来都没有丧失对美国主流艺术家的洞察力,同时他也是将一个国家、民族视为一个完整且独特现象的摄影家。

埃文斯的地铁系列于1938年启动。在助手和摄影师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的帮助下,埃文斯进入纽约地铁。他深信在地铁这一特殊空间,来去的人们在彼此陌生的注视下,会“完全放下警戒心,去掉面具,甚至比在自己卧室里还安详”。从他们那“彻底的、赤裸的平静”的脸上,埃文斯能够发现一种真实。“我感兴趣的不是肖像意义上的或个体意义上的人,我感兴趣的是作为画面一部分的人和作为它们自身却又是匿名的人,”地铁系列的特点是“无个性特征却又是纪录”。尽量排除纪录中的个人因素借艺术的名义介入。通过放弃一切可能的对被摄对象的人为控制,他得到了最接近理想真实的都市人的肖像。

1938年下半年,埃文斯悄悄将相机装入自己的风衣,只有相机镜头微微探出两个钮扣之间。为此,他放弃了使用闪光灯,还用一根绕过右肩的长线与他手套中的快门线连接起来。在地铁上,埃文斯始终位于一个座位上,车厢里的乘客上上下下,埃文斯坐在他们对面,目睹着人群涌动。在这个被他称为“摇晃的囚笼”中,人们平静、麻木的表情纷纷进入他的镜头。

通过这种直觉和机遇共存的摄影方法,埃文斯在这组著名的摄影作品中,达到了他当时对摄影的理解“纯客观的记录”。通过放弃对被拍摄者的人为控制,从而得到最接近真实的都市人肖像,同时也得到了真实的城市人的表情。这些地铁偷拍作品,从肖像摄影出发,最终超越了肖像摄影,为纽约,为城市提供了一幅关于城市的真实肖像。由此,也开创了现代城市中,与街头遭遇的种种即兴摄影方式。

地铁系列作品,直到1966年,才以《众人受到召唤》(”Many are Called”)为书名,公开发表。因为,在记录真实他人的同时,埃文斯始终对“真实肖像的狩猎”怀有罪恶感。后来,他在回顾这一系列时提到:“地铁肖像是由一台隐蔽的相机所拍摄,而这台相机是在一个忏悔的间谍、一个深具歉意的观淫者手中。”

虽然他相信不择手段的观察是摄影师的职业方式,但他却感到这种隐蔽的方式,在一定情况下是对被拍摄者的伤害。一旦公开,其间就涉及摄影的伦理道德问题。埃文斯在拍摄下这组作品之后,深为这一行为的合法性而苦恼,为此,他宁可通过长时期不予公开这些作品,用时间来降低这一“粗暴、无礼的侵犯”所造成的伤害。

1966年,事隔20年后,纽约人终于有机会看到了这些作品。也看到了他内心的挣扎和痛苦,这种痛苦和对人的关注,也许正是他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大摄影家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