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市井 西班牙摄影师镜头下的胡同生活

编辑:祁扬 图:Miguel Candela 文:何伊宁

[box_left] Miguel Candela 1985年生于西班牙,旅行于世界各地,现居香港。作品多次在国际摄影比赛中获奖。

个人网站:www.miguelcandela.com[/box_left]

坎德拉并没有选择使用对比强烈的黑白来叙述故事,取而代之的却是饱满的彩色。这些画面里的人物肖像生动鲜活,少有镜头前的矫揉造作和疏离感。坎德拉相信,人和人之间都愿意建立一种联系而互相交集,因而在拍摄中,摄影师不应该仅仅从镜头中获取肖像,而应该彼此分享。

作为一名年轻的新闻摄影师,坎德拉把镜头瞄准平常景观中的普通人:从北京胡同里卖菜的老人到栅栏门前玩耍的孩童,他通过一张张色彩饱满的图片来诉说旅行的故事,真诚且丰润。

摄影是捕捉当下的哲学

相信每个摄影迷都对约翰· 萨考夫斯基在1967年“新纪实摄影”展览导言中的这段话有着深刻的印象:“在过去十年中,新的一代把纪实摄影引向个人的目的。他们的目的不是去改造生活,而是认识生活。他们的作品显示出对社会的脆弱与不完美的同情—几乎是偏爱的态度。他们喜欢真实世界,尽管这世界上存在着恐怖,但它却是一切奇迹、魅力与价值的源泉,它的非理性并无损于其可贵之处。”

在年轻的西班牙摄影师坎德拉看来,摄影是他人生中碰到的最美妙的事,除了拍照以外,能够旅行、体验和学习不同的文化、记录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都是摄影的附加值。“摄影不仅仅是一个职业,它更是一种在生活的同时捕捉当下的哲学。”而作为历史和文化传承纽带的中国胡同,便成为坎德拉的创作灵感。

镜头下的胡同生活

“我必须承认:从我第一次走在狭窄的胡同里便爱上了这里。它有一种魔法能让人回到旧时光”。坎德拉在北京的旅行中拍下了一组胡同的照片。正如摄影师本人所言:胡同,承载着变幻的时代风貌,甚至它们正和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共同享受社会进步的喜悦,或承受着城市快速变迁下的压力。照片中,在一座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北京四合院门口,穿着平角裤戴着金链子的小伙子悠然自得;在即将消失的平遥老城胡同里,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无惧无畏。坎德拉通过镜头捕捉了当下的人们在古老胡同中的生活哲学。

这些画面里的人物肖像生动鲜活,少有镜头前的矫揉造作和疏离感。坎德拉相信,人和人之间都愿意建立一种联系而互相交集,因而在拍摄中摄影师不应该仅仅从镜头中获取肖像,而应该彼此分享。在拿起相机前,他通常会向人们解释他拍照的理由,在争得同意的情况下按下快门。这也正解释了作品中特有的亲密感的由来,而巧妙地运用色彩,也成为坎德拉摄影作品与众不同的特征之一。

用色彩来纪实

和越来越多的青年摄影师一样,坎德拉把镜头伸向了社会的阴暗面。他在2011年由新华社主办的“关注贫困摄影大赛”获得金奖的作品《妓院—生活在黑暗中》便是这样的题材:孟加拉国一个贫穷小镇里的地下室,年轻的女孩们穿着纱丽,眉间点着朱砂,面含微笑。与众不同的是,坎德拉并没有选择使用对比强烈的黑白来叙述故事,取而代之的却是饱满的彩色。

鲜艳的纱丽,亮橙色的嘴唇,坎德拉通过使用适量的高光渲染,增强了肖像和黑暗地下室的对比,在美化拍摄对象的同时通过色彩视觉反差增加画面的冲击力,从而完成一个纪实层面上的艺术创作。

“用尊重去拍照,这是我对自己作为一名新闻摄影师的要求。”

坎德拉目前居住在香港,他形容自己是一个好奇、容易冲动而又固执的人。而他的这些性格特点更容易使他全身心投入到摄影的创作中。往往坚定的信仰和不屈不饶的精神对于独立工作的摄影师来说至关重要,甚至胜过他所掌握的相机和后期技术。坎德拉年纪轻轻便游遍了香港、肯尼亚、菲律宾和孟加拉国的大多数地区,可作为一名新闻摄影师,坎德拉的人生旅行才刚刚开始。

对话Miguel Candela

  • 《摄影之友》:能否谈谈你对这些古老城市的印象?
  • Miguel Candela :每次我来中国,都惊讶于城市变化的速度有多快。胡同是最迷人的地方之一,大多数的房屋都修建了几十、甚至几百年,按照它们当时的经济、文化、自然、气候等因素制造……也许这些因素现在都不一样了,但我认为我们应该保护传统建筑。失去它们会让我们失去认同感。
  • 《摄影之友》:你如何处理作品的后期?
  • Miguel Candela :专心在暗房中完成,很少在电脑中制作。我认为摄影应该反映出我们看到的。使用HDR类的功能会歪曲了事实,缺乏可信度,使照片像是一幅画。对我来说,滥用HDR就好像我们要故意隐藏什么。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