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令人沮丧的漂流,浪迹四海之后,是否会到达温馨的港口,让我的灵魂在那里最终得到歇息?是否会站在坚固的堤岸转动的灯塔旁边,回首眺望大海?”纪德曾提出过这样的疑问。如果这样的问题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答案,那我的答案将是加勒。

斯里兰卡四面环印度洋,其海岸线上的城市很多都是以风景优美、水清沙白闻名于世。从尼甘布经过西部的首都科伦坡再到南部海滨,沿着斯里兰卡的海岸线从西到南就如同在地图上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加勒就是这道美丽的弧线南端上的一个时时刻刻与海相关的蔚蓝色海港城市。

海的味道在鱼市

小城尼甘布离斯里兰卡国际机场非常近,只有7公里,这是一般飞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和去加勒之前,很多旅者的第一站。就是在见到海之前先闻到海鲜。听当地人讲,尼甘布原先只是一个海
边的小渔村,也是有名的“小罗马”,在那里有不少教堂,当地居民有许多信仰天主教。17世纪入侵的荷兰人在小城内修建了运河,运河一边的马路连接着渔港和旅游区。

一大清早,我们就出发奔向渔港,在附近转悠的时候发现一路绿树繁花之中,总会时不时地冒出大大小小的教堂、寺庙。而当我们循着早在荷兰殖民时期就已经建成的渔港前行,看到的却仍是它简陋破旧的模样:岸边有渔夫在晒网,旁边就是露天的晒鱼场,而鱼市交易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无数乌鸦“咔咔”地叫着,盘旋在海边,时不时冲下来啄食渔夫丢弃的小鱼尸体。
我们在鱼市中穿行,各家摊贩就开始热情地向我们推销金枪鱼和螃蟹,价钱惊人的便宜。一兜螃蟹只要300卢比(约合人民币25元),有约12只螃蟹,每只七八两的样子。鱼市上出售讲究的是鲜活,但当地人似乎不管这一套,所有的鱼都是宰成了一块一块的鱼肉来出售,即使还是完整的鱼,也是直接放在台子上,等候顾客的检阅。虽然我们下午就要离开这里去加勒,也没有购鱼带回家烹饪的条件,但是一次次不由自主举起相机想要拍摄渔民和他们的鱼,当地渔民仍旧热情依旧,摆出真挚的笑容和V字手,给我们一行人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好感与印象。

去加勒的路上千与千寻

看过宫崎骏笔下的《千与千寻》的人都应该对水上列车那段记忆犹新,水天一色的奇异世界中,列车行驶在茫茫的大海,千寻和无脸男安静地坐在座位上,伴随的是久石让的钢琴变奏曲《海》,其他乘客就像相机底片中人的阴影一样,安静地上下车,或是在站台上等候着什么。
而这样的场景就在去往加勒的路上实现了。在斯里兰卡,有两处十分神奇的铁路之旅:一种是从中部山区城市Kandy前往Nuwara Eliya,一路上的茂密的原始丛林以及锡兰红茶的庄园,缕缕茶香飘荡,就如同穿梭在《绿野仙踪》里所描绘的童话世界一般。第二种是从南部的海滨城市Galle前往首都科伦坡北边的Negombo;沿印度洋一路北上,这是全世界最长的沿海岸线铁路(全世界的沿海铁路,也仅仅只有四个)。
轨道建在海岸边的基石上,远远地看去,绝对是一种视觉美宴。火车离海滩最近距离时,目测上去也仅仅只有十米而已,不得不说极为神奇。

城堡、灯塔、情人跳

到了加勒,发现这里分为新旧两个城区,旧城区是荷兰殖民时期的要塞,除北部与陆地相连外,东南西三面都临海,有人将这里形容成伸入印度洋中的一只马蹄,确实形象得很。荷兰人为了防止葡萄牙人夺回加勒,自1663年开始,沿海岸的三面修建起高达六七米的城墙。1873年,当时的英国殖民者为了改善交通状况,在北边的城墙上加开了一个墙门,以便马车通过。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从坐落于海边的古朴英式酒店closen burger起床、吃了纯英式的早餐、红茶,跑去到城墙边溜达。整个城墙全长有10公里左右,一行八人三三两两一组,于城墙上散步,边走边拍,直到正午。
城墙沿海修到尽头,是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主城门。厚厚的城墙其实是厚实的房子,两面都开窗,有的还住着人,或者开着小杂货铺,更多的已经被废弃,蛛网尘埃密布,铁窗锈迹斑斑,爬山虎绿荫满墙。中间开着一个巨大的城门,时不时有汽车行人穿行。城门上面,由两头狮子组成的城徽清晰可见,上面标有修建年份“1873年”。主城门的西面是钟楼,其下有一座旧的城门,历史更为悠久,当初荷兰人修要塞时就有的。城门有三重,除最外重城门外,里面两重都建有碉堡,显示这曾是一个军事要塞。钟楼至今仍在使用,历经400余年,还走得相当精准。

除了城堡,能够体现加勒东南亚海滨城市特色的当然要算是耸立在海边的纯白色灯塔了。在沙滩、碧海、礁石边,白色的灯塔不仅守护着无比透明清澈的印度洋海面,等待着远去和近来的大小船只,还守卫着老城里的安详生活的居民。

正向前走着,镜头里看到了远处一个大礁石上站着三个看起来像本地居民的年轻男孩儿。见到我们热情地打起了招呼,并从礁石上向海里利索清爽地一跃而入,想起导游说的:在斯里兰卡,Anytime is tea time。在斯里兰卡最有名的锡兰红茶中,有一种叫做“情人的跳跃”的茶叶,而他们的入水瞬间就让我十分渴念重新喝到这杯茶。

海钓渔夫教会的舍与得

海钓是在加勒最当地先进也最让游客着迷的一个环节,当我们驱车赶往附近的小渔村时,发现了等待在海滩边的渔夫。虽然大概是旅游业要比钓鱼来得轻松又赚钱,渔夫们已经从纯粹的渔夫变成了民俗活动的表演者,但也不失趣味。只看到五六个渔夫走向海里的竹竿,一个个身手敏捷地爬了上去。与此同时,我们一行中的一个叫慈航的男孩儿也被邀请了上去。尽管姿势让众人哄堂大笑,但依然让这个太阳直射的炙烤下午变得甘之如饴。之后给渔夫付了一些钱,跟他们聊天攀谈,合影留念,当我们即将离去的时候,他们邀请相谈甚欢的我们去到他们的家中参观。我们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走过一个马路,又走过一个铁路线,就到了其中一个渔夫家里。他们整个房子是天蓝色的,而进入这个二层的自盖房子之后,发现每一个屋子都有着不同的颜色。一层客厅是蓝色的,厨房是白色的,二层小孩子的房间是紫色的,而另外一间是粉色。这让我们的心情也变得斑斓起来。
当我们被抱着孩子的女主人四处带着在他家中参观的时候,发现男主人已然爬上了院子里的一棵椰子树上,砍下了几颗新鲜椰子给我们每人一个来喝。真是淳朴善良的加勒人。也几乎就在这一刻,我们同时决定放弃著名的景点,而赖在我们喜欢的地方,哪怕多留一天,一刻,这不是件轻易做得到的事。有舍才有得,旅行因此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和层次。

尼甘布的鱼市从清晨开始就十分热闹,当地人都会早早地赶来购鲜F/2.8,1/30秒,ISO800

当地渔民习惯把鱼宰成一块块的来出售F/2.8,1/30秒,ISO8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