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图作品由William Eggleston拍摄,名为“Memphis(Tricycle)”,在3月的拍卖会上连同其他35件作品,合计以590万美元成交(详情)。

看到一幅感觉上平平无奇的照片,在拍卖会上创下天价成交,大家的感受如何?是觉得世上有钱人太多?艺术太深奥?还是认为金钱交易与艺术水平是两回事?荷兰摄影师David Cohen de Lara撰写了一篇文章,分享了他的看法,很有参考价值,下文为其大意。

「Rich fools buying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有钱的笨蛋在买国王的新衣”,是不少人对这种天价照片的看法。他们觉得,照片在技术及其美感上,与其价格的水平并不相符,甚至只要有相机都拍得出来。

不可否认在艺术世界里,不是每一个人都充满理智。但更重要的是,事实上艺术品的价值并非如上述般狭隘,如果我们能够对艺术有更好的理解,就可以大大开阔自己的视野。

首先我们要知道艺术品的价值——尤其是当代艺术,并不在于它如何美观,或手工如何精致,虽然这两者很重要,但却不是作品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我们因为一些照片不够漂亮就否定它,显然是一种误解。

“Untitled#96”,摄影师辛迪·雪曼的自拍照,以389.5万美元成交。

艺术品的价值在哪里?对此的判断取决于我们是否认识艺术。艺术,就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它会挑战我们的认知,唤起我们的情感,激发我们的思考。而伟大的作品,往往能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甚至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这正是“艺术”(art)与“工艺”(craft)的关键区别。

所以高昂价值的作品,往往是优秀地展现到世界变化的作品,未必是第一个,但会是优秀的一个。它们会展示出艺术发展的新方向,不单本身作品是创新的,而且它让四周的世界都变成新的。

“Rhine II”,由摄影师Andreas Gursky所拍摄,以430万美元成交。

就像毕加索、梵高,他们的作品正是这样。又例如拍摄《三轮车》的William Eggleston,他在一个视黑白摄影为正宗艺术的时代,以作品标志着艺术转向接受彩色摄影的演变;而且还揭示了摄影能够在日常的地方与物件上找到“美”及“象征意义”,展示了美国郊区所隐藏的荒凉。在一个摄影作品里,完整地展现了整个摄影艺术的发展方向。

情况就像布列松的“Behind the Gare Saint-Lazare”或是Andreas Gursky的“Rhine II”,他们都清晰而成功地展现了摄影艺术的转向,而更有价值的是,这些转折点在艺术世界出现过一次,就永不会再重复出现。

这种结合了人文、艺术、历史的摄影作品似乎真是充满象征意义,但以数十、数百万美元成交来说,昂贵吗?这还是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但相比起世上最昂贵的绘画“The Card Players”(售价2.5亿美元),似乎又不值一提了……

布列松“Behind the Gare Saint-Lazare”

你认同以上的看法吗?艺术的价值应该以此来衡量吗?所谓天价的摄影作品,到底是一群有钱人在围内吹捧,还是一种对艺术创作的致敬?

2评论

  1. 继续给皇帝做新衣吧,每个时代都有皇帝新衣,只不过新衣相同皇帝不同罢了。而在艺术界皇帝相同裁缝不同罢了。真艺术不必转向,也不会改变,很简单,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