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我对我的学生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从清晨到傍晚,能拍多久就拍多久。我告诉他们,一定要对摄影有狂热,年轻时必须疯狂。这还不够,要到有一天在困顿中发现摄影的限制,这才会了解摄影。(岩宫武二)

56.我摄影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绕着每年都会举行的祭奠、盛会之类的场合。这些事件的过程或多或少都是固定的,因此我很准确地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那些演员,我知道那个故事,我知道那个舞台,当那些演员和我都处于巅峰状况的时刻,就能产生一张好照片。(寇德卡)

57.每一个人在某些时候都曾经感受到一个房间的气氛,这张气氛和我们的情绪、或者是和某一个人,过去、未来、甚至是梦中的景象有关。当气氛和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时,能产生一种非常尖锐的感情——几乎像是“乡愁”的情绪。(毕尔.布兰德)

58.我最喜欢不搭调的组合。(罗伯.多瓦诺)

61.摄影是一种日常的小工作,却要以狂热从事,要保持好奇。为了滋养它,必须切断与居住地的某些关联。因为这些关联常常是成见的来源。一有成见,就看不清楚了:所以孩童看得最真切;所以不识字的人见过的事,都记得很清楚。(马克.吕布)

59.摄影照我的想法,就是绘画的速写,凭直觉完成,不容修改。若非修改不可,那只好等下一张再改了。生命是随时在变的,有时景象一消失,你就无能为力了。你不能求别人:“拜托再笑一次,把刚才的姿势再摆一遍”。生命只有一次,是永远,而且不断在翻新。(布列松)

60.我有一种禀赋,能在恰当的时刻到恰当的地方;或者至少在恰当的地方,耐心等待恰当一刻的到来。几天前,我到西部海岸拍海景。我坐在海边,望着云彩,一边想像我期望的变幻。两个小时以后,云彩的形状竟然与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于是我拍了照片、回家。(唐.麦库宁)

62.我对摄影哲学没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极限。我总是拍同样的人、同样的情景。因为我要知道这些人、这些情景的极限和我自己的极限,至于是第一张成功、还是第五张、乃至第十张都不重要。(寇德卡)

63.我们拍摄的对象就是我们的营养,每一个题材都让我们长大一点。对我来说,这才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事,这比出版了52本书还重要。(岩宫武二)

64.作为一个摄影师,也作为一个人,我需要定量的孤独,所以我住在这里,离东京一百公里的郊区。我喜欢有时面对城市和人群,但我需要距离。(滨谷浩)

65.我常会被摄影技巧所打动,但我不太喜欢这个祠。我之所以为它所动,是因为真正好的技巧只听命于神秘的内心世界。(黛安.阿勃丝)

66.一个摄影师首先需要的是一双好鞋,我几十年的摄影生涯穿破了无数双鞋。(马克.吕布)

67.摄影是一套视觉编辑系统。它实际上是在正确的时间站在正确的地点时,为人们想像力锥体的一部分包裹一个框架的问题。如同弈棋或写作一样,它是从既定的可能性当中作出选择的问题。但是就摄影而言,可能性的数量并非有限,而是无穷无尽的。(约翰.什扎科斯基)

1评论

  1. 貌似摄影这东西会逐渐把每个思维狂热份子都演化成哲学家的,无论那些前人后者是如何提醒世人-我只拍我看到的。看到抓住不是一蹴而就的,是时间积累后而渐渐开始的琢磨。最厉害的两个字“琢磨”,出现了。太多的家们没有去琢磨技术,那他们在做什么?这是门需要融合的艺术吧~ 究竟是谁先融合了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