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1年,瓦卡罗出版了《进入德国 1944-1949》一书,记录了从诺曼底登陆、阿登战役,到战后欧洲的所见所闻

在阿登战役中,盟军的胜利虽然是决定性的,但是损失也是惨重的。亨利·坦南鲍姆所在的步兵排除副排长靠装死得以幸存外,全军覆没。第二天,瓦卡罗陪同幸存的副排长回到战场,坦南鲍姆的尸体几乎被雪覆盖,只露出一半的脸,他按下了快门,平实地拍下了这位牺牲的战士。45年后,亨利·坦南鲍姆的儿子邀请瓦卡罗故地重游,他们见到了那片森林的主人,主人告诉他们现在这片树林是专门为圣诞节提供圣诞树的,而“坦南鲍姆”(Tannenbaum)却恰巧正是圣诞树的意思,这种巧合也让所有人唏嘘不已。由于战时美军的照片管制,这些带有死亡美军士兵的照片直到战后才允许被公布,但随后则在欧洲巡展了超过半个世纪。

Argus C-3 Match-Matic上的冷靴可以安装测光表和取景器(图片右下角为取景器)

最便宜的“通行证”

记录和平的Argus C-3

左手持枪,而相机挂在脖子上,这是瓦卡罗的常态。而面对敌军和战斗,举枪还是举相机常常是他犹豫的事情,当然,枪声响后第一个反应永远是向路面扑倒,寻找掩护。在照相馆的废墟中寻找可用的化学药品,在夜里用三个头盔中冲洗底片,然后在树梢上挂干,这就是瓦卡罗在BBC的采访中讲述了他的战时夜生活。悲剧中的希望是瓦卡罗常念叨在口中的,“用我的图片记录那里的和平,他们用流血的战争争取来的和平,作为摄影师,我相信我的职责是让这个世界变得比我们所看到的更好”。

现在的拍摄者用Argus拍摄的照片,依旧通透、细腻,可见Argus物美价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