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25号

鸣谢:Flatland Gallery (Utrecht, Paris)

摄影师路德·范·安佩尔把孩子们身上的“无辜”抽离出来,他将青春期的儿童与PS完成的热带丛林结合,用象征性与神秘感来突显这种抽象品质,作品中高饱和度与强烈的色彩对比使作品具有鲜明的风格。

安佩尔是个完美主义者,他要亲自决定每个细节。

他对热带丛林的偏好和执着与亨利 卢梭很像,

都是幻想中的热带丛林,

满布奇花异木。

甚至卢梭作品场景中出现过的黝黑肤色,

在安佩尔的作品中也变为一再出现的黑人儿童形象。

《世界》之26-1号
《世界》之26-1号

安佩尔照片中那片妖娆的绿色总能一下子抓住人的眼球,他用西巴克罗姆彩色胶片拍摄素材,冲印的照片有光亮的饱和度,这深深浅浅的绿色,构成很有法国亨利·卢梭风格的生机勃勃、繁茂的热带丛林。不同种族的孩童穿着色彩鲜明的漂亮衣服站在美丽而潜伏危机的蔓生丛林中,睁着小鹿似的大眼睛无辜地直视着你。

这片丛林在现实世界无从寻找,它只存在于安佩尔的脑海中——热带丛林的场景是由一张张精细的树叶、花朵、植株、动物、昆虫照片拼贴而成,人物摄自4到5个固定的儿童模特,服装则来自裁缝店人偶身上穿的样衣。安佩尔用这些素材在电脑中组成想象中的场景与人物。

安佩尔摒弃了一般儿童摄影作品中的故事性,他镜头下的孩童有种雕塑般的凝固感,似乎有某种象征,同时又透出一股神秘。他用这种雕塑般的直视眼神来传达“无辜之美”,无辜(innocence)不仅指孩童身上的纯真,还有“纯洁、 清白、无知以及天真无邪”之意。安佩尔选择犹太人、白人、黑人儿童这三个种族来表现他的主题。与当代艺术近三四十年的反审美倾向相比,安佩尔的作品显得非常唯美。摄影家认为这种美是由表现主题决定的,孩童的“无辜”(innocence)非常美,作品因此才会让人感觉美。

《世界》之15号
《世界》之15号

作为一个标准的完美主义者,安佩尔觉得任何单张的图片都是不完美的,都不符合他的需要,所以他要亲自决定每个细节。他对热带丛林的偏好与执着与亨利·卢梭很像,都是幻想中的热带丛林,满布奇花异木,甚至卢梭作品场景中出现的黝黑肤色在安佩尔的作品中也变为一再出现的黑人儿童形象。

而与卢梭稚拙的超现实风格不同,安佩尔的作品拜摄影媒介所赐,有非常细腻的细节,每个物体都有完美的景深与光线。但从空间透视感上却很相似——同样是不可能存在的物体关系,所以看起来不具备视觉空间的物理真实感。

安佩尔的儿童肖像摄影把他们身上的“无辜”抽离出来,变为超验的存在,用象征性与神秘感来突显这种抽象品质,让它成为纪念碑似的东西,而它的载体孩童,以及所有最完美的细节,最锐利的景物都化为纪念碑底座朝圣的绚烂花束,妖娆地绽放。

《世界》之13-1号
《世界》之13-1号
《世界》之23号
《世界》之23号

5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