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传统文化经由镰仓时代禅宗世俗化演绎出空寂幽玄,即强调从“无”的境界中发现完全的、纯粹的、可谓“无中万般有”,平安时代,闲寂与以幽玄为基调表现苦恼的更具情绪性的空寂相分离,表现出以风雅为基调,表现寂寥之情更具情调性的特征。不像物哀那样耽于悲衣与同情的感情咏叹,而是让人们不断体味其不乐的寂寥感,一种精神性的“寂”。

川端康成也说:“风雅,就是发现存在的美,感受已经发现的美,创造有所感受的美。”川端康成在他的著名作品《雪国》与《千羽鹤》中不厌其烦地描写雪夜、夕阳、纸鹤等来展现出“银河泻入心理”那种欣赏似的闲寂的虚无。正如川端康成喜叹引用的清少纳言在《枕草子》里的一句话:“往昔徒然空消逝”。在他眼里,终极的空虚才是真正的美的所在,而对于美,我们还需要感受。这种感受性格是川端康对于闲寂的继承与发展。

[box_left]
Tim Laman (蒂姆·拉曼),野生动物摄影师和田野生物学家
Tim Laman (蒂姆·拉曼),野生动物摄影师和田野生物学家
[/box_left]

蒂姆·拉曼认为在日本度过的童年时光对自己意义非凡。出于对探索自然有着浓厚的兴趣,那时他有很多时间都在山间和海边度过。据他母亲说,他发表的第一篇作品是在二年级的时候,那是一首用日文描写自己的宠物龟的诗,诗歌在比赛中获了奖并由当地报纸刊出。此后,拉曼的兴趣将他带往世界许多不同的僻远角落,去追寻故事、照片和科学数据。

从拉曼的摄影作品中,能看出在日本的生活经历对他的影响。作为一个西方人,只有真正感受过日本的人情世态,经历过日本的雪,了解过日本的文学与美学,才能体会那种空寂幽玄的风雅,并将之展现于摄影作品中:无论是雪中的丹顶鹤、黄昏时空山苍松的剪影,还是温泉中的雪猴,东方的写意与意境荡然纸上,空灵的画面充满禅意,令观者仿佛都化身其中,要随着丹顶鹤一起羽化登仙。

蒂姆·拉曼的其他摄影作品http://fotomen.cn/2011/05/tim-lam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