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成群结队地迁徙,可能只有一只能存活下来,国家地理为大家带来了全新的系列“动物大迁徙”。全世界的动物,无论大小,都在绕着世界迁徙着,不顾危险地追逐着生存资源。它们的迁徙可能只有几小时,也可能跨越世代。

寻找适合或有利于自己存活( survive and live ) 的环境而迁移, 是人类的本能: 古游牧民族的逐水草而居; 现代人为求工作机会, 获取较佳的报酬, 人口聚集于是从农村转移到城市; 秦朝的徐福, 因无法寻得秦始皇的长生不老药, 只好率众移居日本; 世界人口的分布依地球的生存环境条件而密集(温带气候区)或疏落(寒,热带气候区);甚或棒球大联盟在早春的春训都得移师佛罗里达州和亚历桑纳州. 在动物的王国里, 生命从出生开始就为了求生存而得不断奋斗( born to survive ), 自然界里许许多多的物种, 或因了季节的变迁, 或因了气候的改变, 或为了繁衍种族, 或为了哺育下一代, 或就单纯是为了个体得以存活, 在在都是为了种族的存续, 于是每年都得进行大规模的迁移活动, 否则就只能就地等待灭绝的命运。

国家地理频道的纪录片《大迁徙》制作小组, 用了3年的时间, 走了670,000万公里, 横跨120个国家, 足迹遍及七大洲….“以前所未见的视野记录动物迁徙的过程,横跨全球,直到目的地。国家地理投入大量资源完成本系列的拍摄,运用高清技术,漫长旅程时而鼓舞人心、时而令人心痛;迁徙之路困难重重,为了生存却只能坚持。” 透过国家地理频道的镜头, 我们看到了动物们如何抗拒天择而奋斗。

南极企鹅们排成列一同潜水前往南极半岛(©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南极企鹅们排成列一同潜水前往南极半岛(©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一个野牛群驰骋着穿过位于在非洲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动物保护区(©国家地理Anup & Manuj Shah)
一个野牛群驰骋着穿过位于在非洲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动物保护区(©国家地理Anup & Manuj Shah)
对海象而言,冰山就是生命。靠有氧呼吸生存的海洋性哺乳动物们依赖冰山休养生息。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冰层逐渐消失,海象们每年一次的迁徙正在成为一场与时间、距离、深度以及灾难的赛跑。(©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对海象而言,冰山就是生命。靠有氧呼吸生存的海洋性哺乳动物们依赖冰山休养生息。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冰层逐渐消失,海象们每年一次的迁徙正在成为一场与时间、距离、深度以及灾难的赛跑。(©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一只小斑马出生后需要跟随其母亲几个月的时间,去熟悉妈**声音、味道以及条纹的形状。(© National Geographic/Marc Moritsch)
一只小斑马出生后需要跟随其母亲几个月的时间,去熟悉妈**声音、味道以及条纹的形状。(© National Geographic/Marc Moritsch)
黄金水母的颜色来源于一种与之共生的名为虫黄藻的单细胞生物,这种生物在水母体内生活,为水母供给生存必须的能量。白天,黄金水母们始终朝着太阳,以确保虫黄藻和自己的生存问题。(©国家地理/国家地理电视台))
黄金水母的颜色来源于一种与之共生的名为虫黄藻的单细胞生物,这种生物在水母体内生活,为水母供给生存必须的能量。白天,黄金水母们始终朝着太阳,以确保虫黄藻和自己的生存问题。(©国家地理/国家地理电视台))
在南乔治亚岛上,一只雄性信天翁展翼展示自己11英尺长的大翅膀,只为博得红颜一笑。(©国家地理/弗兰斯兰亭)
在南乔治亚岛上,一只雄性信天翁展翼展示自己11英尺长的大翅膀,只为博得红颜一笑。(©国家地理/弗兰斯兰亭)
怒吼着的南象海豹(©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怒吼着的南象海豹(©国家地理/保罗尼克伦)
在俄罗斯勘察加半岛的奥焦尔纳亚运河中,怀孕的鲑鱼占主导地位。(©国家地理/兰迪奥尔森)
在俄罗斯勘察加半岛的奥焦尔纳亚运河中,怀孕的鲑鱼占主导地位。(©国家地理/兰迪奥尔森)
成群的巨额漏斗白鹈鹕从密西西比河上空飞过,开始飞鸟类每年两次从越冬和繁殖地之间的旅行。(©国家地理/安妮格里菲思)
成群的巨额漏斗白鹈鹕从密西西比河上空飞过,开始飞鸟类每年两次从越冬和繁殖地之间的旅行。(©国家地理/安妮格里菲思)
一只抹香鲸由亚速尔群岛出发在东部大西洋开始自己的迁徙旅途。(©国家地理/广屋水口)
一只抹香鲸由亚速尔群岛出发在东部大西洋开始自己的迁徙旅途。(©国家地理/广屋水口)
白头海雕在春天沿着美国和加拿大的交界处密西西比河迁移,在路上它们能够寻找到充足的食物资源,每当有这种免费午餐时乌鸦就会不请自来。(©国家地理/吉姆勃兰登堡)
白头海雕在春天沿着美国和加拿大的交界处密西西比河迁移,在路上它们能够寻找到充足的食物资源,每当有这种免费午餐时乌鸦就会不请自来。(©国家地理/吉姆勃兰登堡)
白耳水羚奔跑着穿越苏丹南部平原。(©国家地理/乔治斯坦梅茨)
白耳水羚奔跑着穿越苏丹南部平原。(©国家地理/乔治斯坦梅茨)
象海豹迁徙到弗莱克群岛进行繁衍,这座次南极群岛上盘旋着残酷的海风和无情的洋流。一只年幼的象海豹正在聆听母亲的教诲。(©国家地理/约翰伊斯特科特&YVA,Momatiuk)
象海豹迁徙到弗莱克群岛进行繁衍,这座次南极群岛上盘旋着残酷的海风和无情的洋流。一只年幼的象海豹正在聆听母亲的教诲。(©国家地理/约翰伊斯特科特&YVA,Momatiuk)
军蚁是不可思议的搬家高手,少至50万多则200万的蚁军部队行动起来如同一整个有机细胞。(©国家地理/马克莫菲特)
军蚁是不可思议的搬家高手,少至50万多则200万的蚁军部队行动起来如同一整个有机细胞。(©国家地理/马克莫菲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