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是世界和平日,但93年前法国的9月并不平静,一战的西线战场战争正在残酷地进行着⋯⋯不像别的战地摄影师着力表现飞弹流火,弗兰克·赫尔利拍摄并后期合成的战场清晨,似乎是在向文艺复兴时代的作品致意,表现了如同《圣经》中画面般的另类视角。

文艺复兴式的战争影像
文艺复兴式的战争影像

摄影师简介:弗兰克·赫尔利

[column width=”8″]
弗兰克·赫尔利
弗兰克·赫尔利

澳大利亚著名新闻摄影师(1885年—1962年)。他拍摄过两次世界大战,并作为的澳大利亚官方摄影师远征南极洲。后来他在新几内亚、中东、欧洲等地工作过。
[/column]

相关链接阅读

弗兰克·赫尔利的其他拍摄实践

弗兰克·赫尔利的其他拍摄实践
弗兰克·赫尔利的其他拍摄实践

这张罕见的彩照也出自弗兰克·赫尔利之手,他是早期Paget Plate彩摄技术的试验者。他拍摄的战争彩照已成珍贵历史遗产。

其他战地摄影师的另类视角

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斯的战士肖像

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斯的战士肖像
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斯的战士肖像

拍摄于英国1973年北爱尔兰战场上,模糊的士兵肖像却如一个经典符号般带给我们无穷的遐想以及对战争的畏惧。

德米特里·巴尔特曼茨的动情一瞥

德米特里·巴尔特曼茨的动情一瞥
德米特里·巴尔特曼茨的动情一瞥

拍摄于1945年,摄影师捕捉了战争间隙一个具有舞台效果和人情味的场面。苏联士兵在一个德国人的房间弹奏柴可夫斯基的钢琴曲,战场中罕有的多愁善感打动人心。

1917年探险摄影家弗兰克·赫尔利和休伯特·威尔金斯被当时的澳大利亚官方战争历史学家查尔斯·比恩选中,负责为皇家记录这场战争。当时的拍摄充满艰辛,他们需要扛着结构笨重的相机在战地拍摄,工作极其困难和费力,同时又充满危险。

赫尔利为了获得战斗场面的特写镜头,在战场上不顾随时飞来的子弹、炸弹的袭击。为此,他在部队上得到了“疯子摄影师”的绰号。战争对他的影响很深,但他也为拍照战争而着迷。1917年9月他在日记上写下这样句子:“拍摄令人震撼的战争照片就像是征服不可能。”他坚持认为照片不仅仅是记录,应表达思想,会讲述故事。他拍摄的战争照片美丽而恢宏,照片被赋予了绘画一样情感和意境。

他开始创造性地拍摄战争的照片,并对一些他拍摄的战争照片进行了底片合成。其中一幅最有名照片就是《黎明前的帕斯卡斯达莱》,照片充满疯狂的毁坏和奇异的美丽。

当时他的这一行为引起了不少人强烈不满,反对者认为战争中的照片应当绝对真实,禁止他公开展示那些合成照片。而最终赫尔利因获得澳大利亚民众的支持而和当局达成妥协。他被允许在伦敦展览上公开展示他的6幅澳大利亚士兵在法国战场的一战合成照片,只要上面标明照片是合成的。但是在后来的展览上这些标注被取消,它们被作为真实的照片展出。

有评论人认为,与其说赫尔利是新闻摄影师,倒不如说是艺术家。而事实上,赫尔利拍摄的一战照片绝大部分是真实的,只有极少的合成照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