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朱浩谈上海:

朱浩是正宗的上海人。他并不同意将上海的景色描述为“五光
十色”:“上海的确包容了大量的颜色,它们并存、相互交叠。上海
阳光明媚的日子并不多,所有的色彩带着一种灰调。相较于中国
的其他城市,上海的都市景观也许更明显。而这种景观有一个最
大的特点:不同时代的并存、中西文化的共生、符号性的诠释与原
创性的活力,所有的视觉反差成为合理而和谐的上海风景。”

zhuhao1

zhuhao2

zhuhao3

zhuhao4

zhuhao5

zhuhao6
[box_left]

zhuhao7

朱 浩

1969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曾出版英汉对照俳句集《初霜》、摄影集《影城》。现任奥美公共关系中国区创意总监。[/box_left]]

上海风景

图/文:朱浩

每次有初来上海的朋友问我:“你一
直在拍上海,告诉我们去哪里,可以感受
到最上海的风景?”这时,我答不上。

地标有地标的景观,寻常市井也深藏
风光。“就随意地走走吧,”我说,“能否
感受到上海就看你自己了。”

是山是水,风景是禅,行走和拍照全
当是修行吧。

在iPhone的界面上,我将三个图标排
列在一起:地图、指南针,还有一个测光表
(模拟转盘式的测光软件)。然后,它与一
堆胶卷,还有属于上个世纪的经典胶片相
机被塞进包里。每每这一刻,我总觉到很
有“腔调”,一种“混搭”的时髦。

也许是说笑,适宜的穿着风格,会决
定你在上海拍出怎样的照片。我讨厌走
在上海街头却是专业摄影背心之类的装
扮。我不是旅行者、摄影师、或者记者。
上海风景,是我生活所在;我,不论是否拿
着相机,都是上海风景的一部分。
影像是另一种风景。影像里的上海,
也许是另一个我的上海。

想起戏剧学院读书的年代。破败的
小礼堂放映着瑞典导演伯格曼的《野草
莓》。因为总有人进进出出,不断打开的
礼堂侧门令户外的阳光夹带着喧噪的蝉
声不时涌入,多年后它们成为我记忆中一
片挥之不去的风景:幽静的华山路上那片
婆娑的树影和斑驳的红砖建筑间,星星点
点闪动着《野草莓》梦幻般的影调。

我相信上海宛如一座巨大的影院,而
我为之感动的风景,也许因为一些不曾料
想的光,在某些时刻渗透进平常的生活,
也改变了我对上海风景的观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