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在摄影里绽放

江一燕——在摄影里绽放

选题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郭兴欣 图:杨国伟、江一燕提供 文:罗佳 化妆:颉晶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7.jpg”]江一燕 在摄影里绽放[/prettyPhoto]

江一燕,198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年幼时随哈苏摄影大师董建成学习摄影,热爱旅行,
曾去非洲、意大利、加拿大各地拍摄。正职为演员,代表作《南京!南京!》,《我
们无处安放的青春》等。

北京的春天总好像是害羞在心底的表白,虽然街头零星的枝桠已在低声召唤,却没有任
何更明显的踪迹,它清淡如眉,浅浅无痕。这份适用于形容春天的感觉放在江一燕身上,
却出奇的妥帖合身,毫无破绽。就像她镜头里的风景,带点轻柔的江南水雾,带点感性
的文艺对白,自然又安静地走进我们的视线。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2.jpg”][/prettyPhot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4.jpg”][/prettyPhot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0.jpg”][/prettyPhot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3.jpg”][/prettyPhoto]

都说拥有文艺气质的女孩,其实就是被自己反复情绪化所宠坏的任性,但在江一燕身上,
并没有太多刻意纵容自己的小得意。谈话时,她的语调清晰有力,极少用带有辅助性的过
渡词,聊起自己最热爱的摄影,平日不太喜欢表达的她,也忍不住滔滔不绝的回忆。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4.jpg”][/prettyPhoto]

摒弃表面的理由,摄影对她而言,是链接这个世界最为重要的一条通道,“这份演员的职
业,使我始终处于很被动的状态,因为我永远被别人观看”,江一燕说,“平时我不太爱
表达,希望能用相机这种方式,通过影像能够更多表达自己,镜头前他们更了解我,我通
过镜头也更了解他们。”

一切都很简单,江一燕用摄影搭建起与世界沟通的秘密路径,这里面的喜悦与满足,她都
仔细收入镜头。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6.jpg”][/prettyPhoto]

我想演一个摄影师

因为拍摄电影的原因,江一燕与广西山区结下深深的情缘,在这里也让令她体会到摄影带
来的更特殊意义,“我之前去广西山区的时候拍过一位六指老人,可今年再去的时候这个
老人已经不在了。当时我在发送捐助的物资,我送给他一个小书包,老人从来没有上过学,
当他背起书包时,像小孩子一样奔跑,我觉得一定要用相机拍下来。因为他是六指,在一
些习俗里是不吉利的象征,他不愿意把手给别人看,我给他一只小蜗牛,问他是否可以拿
着蜗牛让我拍一张照片,所以就有了这张非常珍贵的照片。这些都是影像留下来的纪念,
现在他已经不在了,我经常会想什么是永恒?于是,就更希望用相机去记录更多的东西。”
江一燕十分享受作为拍摄者身份的状态,因为演员的身份致使被拍是她的职业,并不能所
有时候都能够特别随心去做自己的事,但拿起相机那一刻,让她感觉这就是自己的生活状
态,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5.jpg”][/prettyPhoto]

在不断积累的拍摄过程中,她也一直在寻找如何用摄影表达此刻心情,每个人的状态都在
不断改变,作品也会随之有所不同,在她早期的片子中,都流露出灰暗的孤独感,而现在,
江一燕希望能拍摄更积极、更阳光的片子,让大家感受到美和一种美好的心态,“为什么
要有那么多的悲情呢,有希望总是好的,这是我想去做的事情。”

做演员并没有磨灭掉江一燕身上最宝贵的那份单纯,从未刻意改变自己,当明星对她来说
没有太大诱惑,她说这和自己出生的地方有很大关系,因为绍兴人都蛮有阿Q精神,“就算
是工作也好,你的兴趣也好,当你衷心去做时才有真正的创造力,为什么目的去做,我觉
得那一定是不够生动。我从来不强求,不去强迫自己做什么。”

和最初妈妈为她报名摄影班一样,江一燕用摄影当作出口,从一个不会与别人沟通,有些自
闭的小女孩变成现在清澈如水,作品细腻的“摄影师”,安静的性格让她更愿意静下心去感
受去观察,手上的那台相机,就是她最亲密的朋友,“它会帮助我一起去记录去分享,一个
人带着相机也好,一群朋友在一起也好,只要有相机在,我都不会觉得孤单。”

饰演过那么多角色,唯独尚未出演过摄影师,这也成为她此刻最想实现的愿望,让人出乎意
料的是,她强调到“优秀是探险类的角色”,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表达出她内心深处渴望
自由奔放的eg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2.jpg”][/prettyPhoto]

自闭世界的依靠

追溯起与相机之间最初的邂逅,江一燕用“比较有缘”开场。年幼时,经常看见妈妈在公园
里为游客拍下旅行纪念照在她的眼里,妈妈就是摄影师最完美的化身。“那个时候我还很小,
虽然给游客拍照只是份工作,但在我心里女性拿着相机的样子是一种很美的感觉,非常独特。”

妈妈在少年宫为江一燕报了摄影班,希望内向自闭的她能主动融入生活,于是小小的江一燕
很神气地背起单反相机,和老师同学去郊外采风,去看很多人的生活状态,观察从这时开始
便成为她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她也逐渐找到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方式,有些人用文字,有些人
用绘画,而江一燕则找到了她的依靠——摄影。

长大后,江一燕遵从内心的流浪情结只身来到北京,用大学拍片的第一份收入买到属于自己
的相机,“我买的第一个相机是个很小的数码,可以翻转,当时拿它在剧组拍了很多自拍像,
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图片。当时特别兴奋,基本上吃饭睡觉开工我永远揣着这个相机。”回
忆这段时光,江一燕就像个孩子谈起自己的第一次冒险,充满新奇的快乐。

即使现在成为档期繁忙的职业演员,江一燕也时常会抽时间回到家乡,和董建成老师出去拍
片,“前年我和老师一起去乡下拍社戏,现在有些地方还在演社戏,只是城里的孩子很少知
道,我在后台拍他们化妆,非常有趣。”

江一燕对家乡的热爱,可以强烈到无论如何都要保留住绍兴人的户籍身份,她的根在这里。
在北京漂泊多年,她明白了乡愁真正的含义:“当你离开家的时候才能够真正感觉到心和家
更近。离开家的那种孤独的确难以承受,现在想就很好,在家根本感觉不到家乡对你有多么
重要,父母对你有多么重要。离开时,随时都在想念着我的家,不管走到多远。如果我一直
在绍兴没有出来,可能没有这样的情怀。”

带着这种情怀,她收获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照片——绍兴落日时分的景色,她把对家乡的热
爱毫无保留地倾注于此。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1.jpg”][/prettyPhoto]

无副作用的“兴奋剂”

江一燕用两个很精确的字眼形容自己:懒&慢。可一旦拿起相机的她,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笑着承认这种艺术的神奇力量非常奏效,“当我投入进去就可以什么都不顾,平时我还是
很慢节奏的人,去拍片时整个人处于特别兴奋的状态,基本上每次都这样。”

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非洲之行,江一燕就在这样兴奋情绪的燃烧下感受来自非洲的淳朴和美
景。“我住的地方是木屋,很原始很接近自然,晚上睡觉时河马就在自己的窗前,感觉像是
住在森林,”她一点也没有流露出女孩子理所应当尖叫的柔弱,“那里并不艰苦,喜欢自然
的人,即使住在这样的木屋,有小虫子也没有关系,我能体会到人与动物、人与植物之间心
灵相通的东西,当你很友好地去爱它们时,万物也会有这种感应。”

非洲在她眼里是一种大到无边的美,她全身心投入这片宏大的景色。在这里拍摄的片子,都
散发着一种悠远的大气,而有一张非常特别的画面被她捕捉到:一只小鸟停落在斑马的身上,
背景是蓝色无际的天空和秋黄色的草丛,一切都像温暖午后的梦境。“这是一个‘很女孩’
的视角,构图很安静,有种小鸟被斑马保护的感觉。”这是非洲美景里,最恬静的一刻。

在新疆赛里木湖拍片时,她被成片的薰衣草所倾倒:“这里实在太美丽了!当时我完全不知
道怎么拍,太美的时候就特别想自己投入这个场景。我一直蹲在草地里闻薰衣草的味道,很
多时候真正的美还是要用心去记录。”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3.jpg”][/prettyPhoto]

虽然在非洲没有感觉到任何艰苦,在新疆却为拍片将双脚在沼泽地里浸泡几个小时,身边盘
旋的都是蚂蚱大小的蚊子。江一燕比划着蚊虫的个头,对这样的“吃苦”表现出另一番小成
就,“有时候别人觉得很苦时,我还意识不到,觉得还挺能享受。当一帮朋友坐下来看自己
的作品,说看到一张好的照片,大家会都非常兴奋,这个时候是最大的一种满足,跟那些苦
比起来,这样的愉悦和快乐远远超过太多。”

江一燕非常自然地把将爱好幻化成一处幸福感的加工站,摄影则成为源源不绝提供“小虚荣”
一下的动力,“如果你喜欢这件事就没有太多所谓的成熟,好或者不好的都要去享受它。对
于我来说,确实不觉得做明星有那么重要,我还是喜欢很自由地去享受生活和工作,拍照片
也是,如果别人来称赞我扮演的角色可以打动他,这张照片也同样打动他,那个时候我心里
会小虚荣一下,别的没那么重要。”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8.jpg”][/prettyPhot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6.jpg”][/prettyPhoto]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08/E_c_001_00005.jpg”][/prettyPhoto]

《摄影之友》:假如有一天不做演员会做什么?

江一燕:我想做的事情很多,我拿着相机走的地方还很少,想做一个旅行摄影师,或者旅居
作家吧。

《摄影之友》:你说摄影是你和别人沟通的方式,你会不会为了和别人沟通,去学一些别人
喜欢的爱好?

江一燕:没有。我觉得我是生活在相机里面的,就像我自己的一个小房子,拍照片的时候我
觉得很放松,很舒服。但摄影之外我就觉得很紧张。

《摄影之友》:很多都觉得你很文艺范儿的女孩,你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江一燕:真实的我就好。不希望大家说我漂亮,不管看到我感性或者理性,真实就好。我是
一个特别不定因素的人,情感还非常丰富。

1评论

  1. 感触最深的是乡愁那一小段。我也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但由于六年前的一个抉择,让我的镜头套上了枷锁。每天除了工作和学习,属于自己的时间是微之甚微,自然也就谈不上回家看看了。看着那108个字,离家千里之外的我心中只有两个字没能对上。虽然不知何时能够回家看看,但偶然之间看到江一燕的这些佳作,漂浮的心慢慢得沉稳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