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郭兴欣 文:叶三图:石添友 叶锦添提供 造型:小范 特别感谢:Song Club

叶锦添:游走于服装、视觉艺术、电影美术、当代艺术创作间的著名艺术家,曾获奥斯卡优秀艺术指导。对摄影有独到的见解,摄影风格独特。曾出 版摄影集《流白》,举办摄影展《寂静·幻象》。
叶锦添:游走于服装、视觉艺术、电影美术、当代艺术创作间的著名艺术家,曾获奥斯卡优秀艺术指导。对摄影有独到的见解,摄影风格独特。曾出 版摄影集《流白》,举办摄影展《寂静·幻象》。

关于叶锦添,应该是人在江湖,江湖上更有他的传说。 然而,当身穿唐装的叶锦添在眼前乖巧地被摄影师来回摆布时,仍不免感到一分荒诞、一分虚幻。等到围桌坐下说话,叶锦添掏出中南海0.8,抽出一支点上──这,就是惊喜了。

“ 一个人有许多面”,叶锦添这样说自己。作为主业的服装设计,更多停留在技术层面,“取决于对人、对艺术、对戏剧的敏感度”;而摄影,则是内在感觉的表达,“由闷在心里的,现实生活无法解决的东西决定,充满孤独和抽离感”。说到个人摄影展《寂静·幻象》,叶锦添这样总结。而在如此形而上的谈话里,叶锦添的眼中不时闪动着狡黠的光,特别当他不无自豪地说起最近的构想,他会昂起头,像个孩子那样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奇思妙想,不仅存在于服装设计、摄影和美术指导中,还有雕塑和家具设计──也许这些都只是他的一个面。

叶锦添又说,他会在影片现场对摄影师指手画脚之余,拿着相机,点根烟,狗仔队一般走来走去,抓拍明星们“可爱的瞬间”。“摆拍不好玩”,他说,“不给他们准备的机会。我喜欢有能量的心情和对象”。也许某天他会出一本这样的摄影集,“里面有无数你们想看的明星哦。”叶锦添笑眯眯地说。

走入冥想 定格一个时代

叶锦添说自己最近才刚刚习惯了电脑。在他看来,为影展挑选作品几乎是个再创作的过程。《寂静·幻想》的作品便是先由别人挑选,然后自选,然后循环,如是三回。在挑选的过程中,作品自己具有的律动会慢慢浮现出来。 叶锦添说他“胶片出产量奇大”,通常由助手整理,然后自己再“寂寞地将之搞乱”。

“寂寞地将之搞乱”这个句子具备叶锦添特有的画面感,让人眼前马上出现一副他坐在胶片中,默默压低棒球帽,莫衷一是又心怀鬼胎的模样。

叶锦添最新的理念是:“让摄影长多一条臂膀,获得更多的可能性”。他的最新构想是制造一个“傀儡人”,由它实现人类种种,再现人的生活记忆,照相机的任务则是捕捉其间“许多似是而非的画面”。这构想听上去繁复无比,仔细想来,却非常叶锦添。不用说也知道,他将聚合种种艺术手段于其间:摄影、装置、雕塑、服装设计以及我们还想不到的其他。说起这个,叶锦添脸上的表情好像正在谈论自己新发明的游戏,调皮又跃跃欲试,言辞确是凝重的:“疯狂不仅存在于所有艺术形式,而且最终必然进入无法表达,只能走入冥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