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出发!”,这是《变形金刚》里擎天柱的经典台词。机器被人格化,因为很多人热爱机器,将其视为朋友或战友,并且认为它们有着与人一样的生命力。Andrew Curtis就是这样一位摄影师,在他的摄影语言下,照片不再单纯是静物照或工业照,更成为人像照,展现出各种个性鲜明的机器金刚!




Andrew Curtis

1966年生于澳大利亚墨尔本,1986-1988年学习摄影,1990年成为艺术和商业摄影师

拍摄数据:

相机: 骑士4×5相机;镜头: 150mm、90mm。光源: 一盏聚光灯,以汽车电池作为电源。胶片: 柯达VPL钨丝灯负片。输出工艺: Type C colour prints工艺,1.2M×1M GALLERY




一段时间,我经常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老港口区拍摄,那里有工厂、车间,出售机器的店面等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一个叫做“ESP”的仓库,那里出售各式二手机器。那些几十年前制造业保留下来的老机器充满了美感,它们被修理妥当,通过ESP卖到世界各地。我向仓库老板提出拍摄这些机器的要求,他很欢迎,并将仓库的钥匙给了我。此后的一年里,我经常在晚上去ESP仓库为那些机器拍照。

21世纪,整个西方从工业化社会转为以服务、金融为主的社会。旧世界遗留下来的是一些幽灵般的痕迹:废弃的工厂像罗马遗迹、老机器覆盖了一层铜锈古色。在这些痕迹中,一种怀旧之情悄悄混入。工业时代的机器有着一种浪漫与神秘,我的作品传达出这种气氛。

对这个已成为空幻的世界,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电影《橡皮头》(Eraserhead)给出优秀的表达:倒塌了的工业梦幻,失去方向的幸存者。林奇是一位有自己风格的超现实导演,他后来的《象人》 (Elephant Man)和《Lost Highway》都激发我的灵感:黑暗、扭曲的幽默以及工业化的主题。

在ESP的系列作品中,机器们被清洗干净,被正式地拍摄,像人像一样。这些古怪的超自然物体,在白天完全是功能性的,在夜晚的照片里则被转化成了具有人格的人或神,一些机器像日本剑道中的武士,一些像抽象的现代派雕塑,或许像超现实装置艺术品。

我用“光绘法”进行拍摄。将相机支好,利用仓库里的照明进行构图。完成构图后,将灯关闭,在全黑的环境下开启快门。然后我像画画一样用一盏灯照亮我想表达的位置。曝光通常在15秒到几分钟之间,取决于光线的复杂程度。开始我会拍摄一两张宝丽来照片,从而调整光线位置和强弱,然后用胶片正式拍摄两张。

我总是对创造自己的世界感兴趣,让所有日常的东西都看起来不同,将想象和现实之间的界线模糊。在这些作品中,我将机器转变成有生命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