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奇特的自然现象,我常常是冒出“鬼斧神工”这种如蜡一般极没味道的感慨。但是见到这组雅丹地貌的照片,却也想不出什么更贴切的词。 


李学亮
李学亮

1955年生,现任新疆摄影家协会主席。多年来,李学亮自驾车 走遍天山南北,行程六十余万公里,拍摄作品五万余张。2004年荣获中国摄影最高奖“中国摄影金像奖创作奖”,四次获得中国摄影专业反转片十杰称号,两次获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 “天山文艺奖”(作品奖及荣誉奖)。

出版个人摄影作品集有《天山南北》、《西风摄魂》、《穿越新疆》、《新丝绸之路》(日本出版)、《航拍新疆》等。在北京、上海、深圳、台湾等地多次举办个人影展,并于2005年在日本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巡回展。

五彩城 玛米亚7相机(6×7厘米),1/30秒,f16,PL镜。
五彩城 玛米亚7相机(6×7厘米),1/30秒,f16,PL镜。


“雅丹”这个好听的名字,是维吾尔语“有峭壁的山”。是在水和风还有时间的作用下,形成的奇特地理现象。在西部特别是新疆,经常可见规模不小的这类地貌。这组照片就是拍自新疆的魔鬼城,很难想象,在亿年前的白垩纪,这里还是个淡水湖,没准里面还活跃着恐龙,缓慢的地壳运动和无尽的风雨居然把一泓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不论是为了拍照还是纯粹的观光,来到这里,我们都会惊叹于手足无措之中,眼睛和相机镜头都慌张地失去理智,左看右拍恨不能找辆大车把它们装回家。

站在纸上的“雅丹”让更多没去的人开了眼、长了知识,还在艺术的描摹中享受了一番。
看这样的照片没有太多的杂念,可以忽略有关摄影的专业审视,画面里罕见的景象已经足够,就像吃一道好菜时,我们并不太在意装菜的容器。

克孜尔魔鬼城 玛米亚7相机(6×7厘米),1/30秒,f22,PL镜。
克孜尔魔鬼城 玛米亚7相机(6×7厘米),1/30秒,f22,PL镜。

我们喜欢矫情于光影、构图、颜色、内涵之类,其实一定要看是怎样一种状况,有时十分必要,有时却完全可以不以为然,因为照片提供的目的大有差异。判断照片的优劣是判断者个人好恶的先入为主,也许判断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喜欢就捧读,生厌就弃之。

“雅丹”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启示,要想得到某种“至美”需要许多条件,其中有一个基础的条件就是时间,“雅丹”用了寂寞的一亿年,我们呢?


罗布泊龙城 林好夫4×5英寸相机,1/15秒,f16,PL镜。





乌尔禾魔鬼城 林好夫4×5英寸相机,1/15秒,f22,PL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