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强,人称“强哥”,一辆摩托车、一台老旧的尼康FM2,这就是他的典型跑街装备。叶健强说自己是一个生于广州,长于广州的广州仔;他跑街跑了二十多年,跑遍了广州的大街小巷、广场码头,拍下了这座城市的发展和变化,也记录下了普通人生活的变迁。在他的照片里,可以看到30年来广州人最真实的生活场景,有些已经时过境迁,但是强哥的相机却永远将他们锁定。本刊记者慕名探访到强哥,请他讲讲这二十余年的跑街经历。 

摄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如何成为专业摄影记者的?

叶:1971年,我高中毕业以后就在广州新闻图片社工作。先开始,我从最基础的放大、冲洗学起,后来跟着老师傅学摄影,刚开始也是拍风光。当初那段日子,对于我以后的摄影生涯非常重要,后来的基本功就是那阶段训练出来的。

1980年,我面临两种选择,一条路是做官,一条路是专业摄影,最终我选择了专业摄影;从那时起,我进入《羊城晚报》成为一名专业摄影记者。

摄友:是什么促使你拍这些市井照片呢?为什么能坚持拍摄20多年?

叶: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仔,随着城市的发展,广州的很多东西在改变,如今的人们和20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照片正是将这些逝去的场景留存起来,让我们寻求记忆与原来生活的
优秀载体。起初,我只是喜欢跑街,没有具体的目的。不过,越拍越觉得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越来越觉得有很多东西可以拍,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可以捕捉。

就这样,一晃竟然20多年了。我的很多照片都是节假日拍摄的,我为自己制定了“节日摄影旅游路线”。选取几个地点拍摄,追求广度和深度。

摄友:您平时最喜欢在什么地方跑街?

叶:广场、公园、市场、珠江边、西关的街道、广州火车站,凡是人多地地方,我都会去。在这种环境中,有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职业,他们表现出来的气质各不相同,我总能发现我的拍摄对象。人们在街头的表现往往是最真实的。

摄友:在拍摄的照片中哪些给您留下的印象最深?照片后面有什么故事呢?

叶:要说印象深刻,就算《长辫子》了。那天,我骑摩托车路过海珠桥,发现了一个长辫子的女人,可能是太长了,她竟然把辫子放在裤兜里,可是没有机会拍摄。于是我就跟在她后面,一下追了两公里,终于在她停下来等红绿灯时候,我拿出相机连拍了好几张。照片刊登出来后,读者打电话,说这张照片很搞笑。紧接着,我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那个长辫子的女人,我以为她要告我侵犯肖像权,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她说非常喜欢我的照片,希望我能送给她一张。我跑到她家,一聊才知道,她居然是我的一位校友,同时还知道了她身高1.68 米,辫子有1.8米多,在她家我还补拍到她洗头等细节。

还有一张照片是在广州火车站拍摄的,当时那里的厕所很少,全国各地到广州的人又特别多,所以广州火车站的厕所门口总是排满了人,这在当年也算是一大景观了。如今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再也看不到这种“胜景”了,尽管现在的人们,很难想象会有那么多人排队上厕所,但这确实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1评论

gkdx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