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的取舍——李元谈摄影之三

——摄影者眼里的风光之三

对于每一个摄影爱好者来说,最令人沮丧的可能就是发现自己拍得的照片和 当时现场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在风光摄影里,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往往出自两 方面。一方面,我们在现场的感觉是根据我们视野所及的全面。而照片所显示的 却只是画框里的一部分。要用局部来达成整体所能带来的效果是很不实际的。从 一个角度来看,这正是风光和纪实摄影之间的差距。在纪实摄影里的记录下来“故 事”一般都是现场的一个局部。但是在风光摄影里,景物对我们带来的冲动往往 是现场的全部。在下一篇,我会谈到画框在一张照片里所能发挥的功能和它的局 限。在这里,我先讨论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肉眼观察和相机镜头之间的差距。

“时间”的运用带来了这张和实际景物相去很远的照片。在这里,光线勾出了有意义的“细节”,淡化了在画面里的其他景物。

佳能 EOS 20D 相机,EF28-135mm f/3.5-5.6 IS镜头。

尽管说肉眼看出去是一片开阔的视野,我们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一景一物 上。这种选择性的观察能力却不是照相机所具有的。摄影镜头和感光材料的精 进使得我们对于照片里面的一草一木都能一一识别。这种缺乏提纲挈领的能力 可能是肉眼观察和摄影纪录之间最大的区分。在一张照片里,所有的细节都一视 同仁地在画面上显现出来。如果摄影者在拍摄前忽视了对于细节的取舍,所产 生的往往就是一个零乱的画面。更进一步来说,如果说摄影者在景物中看到一 些关系和连接,除非他能去芜存菁地突出在一张照片里,观众是很难得到相同 的联想。像李白 “独坐敬亭山” 里的描绘,“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在众鸟的群体和带有失落感的孤云之间的对比下,作者和敬亭山的连接可以让所有 的读者忘却这样一个场面里其他的细节。

突出局部,强调有寓意的细节,可以使得不同的局部之间有相得益彰的效果,也能 “以小见大”地表现出景物所能带来的寓意,给一些司空见惯的景物带来新的认 识,令人有“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的体会。

而在另一方面来说,任何一张照片,不论拍得怎么全面,绝无法代表事物的 整体。这就是为什么萨考斯基说;“一旦离开了摄影室,一个摄影者只能记录他 眼前实在的事物。他只有凭着他的直觉去找寻一些有意义的细节。在他的作品 里,他无法叙述整体,只能从他的取舍把作品变成有概括性的象征“。这也就是 说,一张照片所表达的只是一个侧面。在画面上,我们必须对拍摄的素材作选择 性的取舍,从而简单化(但也突出)它的含义。有些摄影者喜欢把这样的处理解释 为“做减法”。尽量地避免不必要而说不定会引起节外生枝解释的素材。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老师的看法是,
“当你在按下快门以前,先问一下眼前的景色是什么吸引了你拍摄的动机?然后把这 部分强调在画面上”。但是这是说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有相当难度的。首先,当我们被 眼前的景色所吸引时,带来的是一种感觉,而是很难说出一个具体来的。在这方面,我 们就必须回到前面所谈的“看戏和看角”这个区别上。它需要时间,也需要经历。只 有我们在现场逐磨、考虑、通过取景器里的观察,甚至拍摄几张以后,也许才能把 那种感觉变成了画面里具体的取舍。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打一枪换一个阵地” 的拍摄,是很难有理想的效果的。

一旦我们能够回答“眼前的景色是什么吸引了你拍摄的动机?”这个问题 以后,如何突出局部有时候就需要看光线和构图的运用了。光线是“时间”这个 因素的运用,而构图却有赖于下面我们所要谈到的两部分了。

虽然说在一般摄影者的观念里,广角镜头在画面里收罗了更多的景物。在这里,只有前景的花丛和远处的雪山形成了一个对比。突出了景色里这两部分的“细节”。

广角镜头突出了前景的老树,而比较低的拍摄角使得画面里着剩下了远处的山壁与小树来和老树杆形成一个对比,显示出幽谷里的生命。

佳能 EOS 1相机,EF20-35mm f/2.8L镜头。

在美国火山口国家公园里,塌陷下沉的火山口成为一个碧蓝的湖泊。在它的四周有许多错枝盘结的枯树, 似乎说出了生命的挣扎。这是我在这张照片里想表达的。除了它和湖泊的环境以外,其他“细节”都从这 个画面里去除了。

佳能 EOS 1V相机,EF20-35mm f/2.8L镜头。

夕阳下的湖畔,色彩动人。但是在整体上却没有一个抢眼的主题。利用广角镜头,老树根和平静的远景建立起一个强烈的对比。淡化了画面里其他的“细节”。

佳能 EOS 1相机,EF20-35mm f/2.8L镜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