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成为一种声音

纪实摄影家玛丽·艾伦·马克
Documentary Photographer Mary Ellen Mark

玛丽·艾伦·马克(MARY ELLEN MARK)被称为纪实摄影家、社会纪实摄影家、人像纪实摄影家,甚至心理纪实摄影家。她在印度拍摄过妓 女和马戏团,在俄州拍摄过精神病患者,在西雅图拍摄过离家出走的青少 年,在加州的北好莱坞拍摄过住在汽车里的流离失所的人们。 “我愿意成为一种声音,对于那些失去声音的人,”她说,“那些人没有好的生活环境。”

很多纪实摄影师在拍摄之前会试图了解所要拍摄的主体。马克不是这 样,“我会马上就开始拍摄,我总是这样,”她说,“否则,你会在主体的关 系中歪曲自己的角色,你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拍照。”实际上,马克镜头中的 被摄主体看起来是那么镇静。“我通常不喜欢人们对这相机微笑。的确,有 时候他们笑起来很美。但笑容经常是一种防御,他们并不舒服。如果有人 装出来的笑容,我会告诉他们不要笑。”

马克经常使用广角镜头接近拍摄对象。他们知道她是在那里拍照。她也喜欢28mm镜头所提供的拍摄场景。她每天都坚持拍照,经常会持续几 个月,最终使拍摄主体在镜头前已经没有任何犹豫了。

在印度拍摄的妓女主题,显示出了马克的韧性。孟买的福兰克以妓院 而臭名远扬。马克在她的书中这样描述这条街道:“我每天都要为自己打 气,想象自己几乎跳到冰水里。但当我一到那里,走在街上,我就完全被 征服了。我好像是具有了橄榄球四分位球员的高度能量和情绪。随着时间 的推移,那里的人们看到了我的韧劲,他们开始好奇起来。有些妓女认为 我疯了,但有些却对我的兴趣以及我能够接受她们表示惊讶。慢慢地,非 常慢地,我开始交了一些朋友。”

尽管这个拍摄方案是彩色的,但马克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黑白照片。“用彩色照片来展示时间背后的真实是困难的。”她认为,“需要的不是色彩绚 丽的画面,而是某个事情的真实写照。”

马克为她的题材着迷,而不是她的器材,不过她还是要依靠各种设备 来拍摄。在拍摄印度的马戏团时,她带了很多设备:4台尼康相机机身和7 个镜头,4个徕卡相机和5个徕卡镜头,4个哈苏相机和6个镜头,一个一次成像的宝丽莱相机,几套闪光灯以及6个配套的侧光表。

她喜欢大画幅相机的细节,但更钟情于轻便相机的流畅与自然。“我想 要拍摄技术性很强的纪实照片,它们拥有优秀的拍摄技术,以及非凡的创 造力。我会拍摄我认为人们希望看到的照片,而不是要放在盒子里或藏起 来的照片,我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能够看到它们。”

印度马戏团1990 玛丽·艾伦·马克

工作中的玛丽·艾伦·马克  南希·斯特劳科夫(NANCY STROGOFF)

两个女人,印度孟买,1978 玛丽·艾伦·马克

玛丽·艾伦·马克探索着,力图去表现那些“融入他们的环境中”的人。这幅敏感的人 像照片中是孟买福克兰路妓院,女人用头上的木箱子装着每天赚来的钱。她说,“我想找到那 种能够同时表现出幽默与哀伤的场景。”这两种感觉的组合在对页的照片里也有表现。

图片及文字出自/摘自《美国摄影教程》吉林摄影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