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戴清(daiqing@syzychina.com)



米科诺斯岛 Mikonos

位于爱琴海基克拉泽斯(Cyclades)群岛东部小岛,属希腊,距离雅典约150公里。这 是一个昂贵而颓废的小岛,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成为爱琴海的同性恋中心,也因 此而闻名。蜂拥来到米科诺斯岛的游客,往往是为了享受岛上各种聚会和夜生活的。米科 诺斯镇是基克拉迪建筑风格的代表,在两侧亮白色建筑中的狭窄街道,似乎没有尽头。可 能会带你来到一个安静的教堂,也可能会让你发现几个有着意外惊喜的别致小店。这种宛 如迷宫般的道路结构是米科诺斯岛的最大特征。

桑托林岛 Santorini

是基克拉泽斯群岛最南端的一个火山岛。历史上,这里曾多次爆发火山,其中最剧烈 的一次爆发是在公元前1500年,造成岛屿中心大面积塌陷,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月牙 状。1956年,火山又一次喷发,岛上的城镇再度崩溃。桑托林火山下的世界成了历史之 谜,不少人认为这里就是希腊神话中“大西洋中的极乐世界”的所在。希腊地震学家卡拉 普诺斯提大胆提出假设,认为公元前1500年的桑托林火山喷发引起了地震与海啸,从而 毁灭了这座城市。但从桑托林岛上的阿克罗蒂斯遗址的发掘物来看,过去这里确实是座繁 华都市。

颜色,本来理应属于视觉领域,不过,在以前,对 于我来说更多的属于想象的领域。柠檬黄,春日红,菖莆,钴青,孔雀蓝,翠绿……似乎所有娇嫩的色彩都 是现实中不可能看见的。洗炼的长空,透明的雨,雪白的云……也都是一个曾经生活在号称雾都的城市的 人需要凭借想象力的。

很可笑对不对,一个没有见过纯净色彩的人怎么可能完全理解纯净色彩呢?

所有的误解和疑惑在一个地中海的六月终止,在FLY CAT的甲板上面远远看见茶褐色悬崖顶上的那一条白色,从费拉到伊阿,映着宝石般的蓝天,那一刻 我一口气几乎上不来了。不像地中海大众的培基悠色海滩,这在海啸和火山的水火洗炼中诞生的高高悬崖, 拥有一种极其稳重在海面上又极其骄傲的茶褐色:稍加黄色则为咖啡色,稍加红色则为巧克力色。不像白 色那么容易隔绝,也不像黑色那么的占有,它是一支有着很强的配色能 力、适度柔软感的背景色彩。是乎只能说是宙斯神在涂抹爱琴海海域时遗 留下了的腰形调色盘子,这里,是神最大程度挥洒色彩的精彩。

 


在大多数城市或者乡村最最常见的大众颜色,又被戏称为苦恼色的灰 色在桑托林岛这里反而绝迹江湖。是不是可以理解桑托林就是一个没有苦 恼的白色天堂?这里的白色不像天堂那么的遥不可及,也不像医院那么的 冷冰冰。一支完全融入到了生活中的白色,和谐统一。同样不像大城市的地方是没有纷呈凌乱,看不见明晃晃的 玻璃幕墙;只有最最简单的白色,涂抹在石头上,完完全全反射光线的颜色, 正如爱琴海最纯朴的人心?不沾染一丝的混浊,固执的、千百年的白色坚 持,是一次次的火山海啸洗礼后,一次次重建起来的桑托林优秀的骄傲。在 海天之间自信的站立,在悬崖之巅凭海临风。




有些动物是色盲,有些人也是色盲,但更遗憾的是,很多人因为长期的色彩污染,对颜色失去了敏感。不过在桑托林,我相信,那一尘不染的白色是治疗的优秀药方。眼睛亮丽起来之 后就渐渐的喜欢起单纯的色彩。甚至于女孩子都更加放肆的选 择一角鲜艳的颜色纱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