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写: 林素华

他一直透过镜头深情注视这片土地,然后,用最纯粹的感觉作笔,大写壮阔山河,大写壮丽人生。

王建军

1954年生于山东, 1970年参军, 1995年转业。 多年来, 专心致力于中国西部风光、 人文地理以及历史题材的拍摄和探索, 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而鲜明的摄影风格, 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国内外颇具影响。

对名利,我是作为竞争意识来对待的。

  • 记:当初您怀着对事业和对西部大地的热爱,放弃了优越的条件从部队转业,走上了职业摄影 的道路,您是如何适应角色的转变,如何对待名与利的?追求的人生价值是什么?
  • 王:多年来我做过很多不同性质的工作,转换过很多角色,面对转变带来的一些落差,我经常用 “得失”和“舍得”来看待自己,想要得就必有所失,要舍才能有得。人能否适应环境的转变是一种 工作能力的表现,是一种生活的态度。面对不同角色的转换,必须有心理上的适应能力。摄影是一门 艺术,要达到完美的艺术境界,需要独立的思考和鲜明的个性,也必须尽量避免功利心。

在市场经济和多元化的社会,名与利可以带来效益,这是市场价值问题,如果你不被行业认 可,社会也不会认可你。把有功利心、“追名逐利”看作是一种市场需要,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没有 名就没有利,关键是如何把握好,要弄清楚名和利不是一个目的。对名利,我是作为竞争意识来看待 的。在行当里头我必须走在前列,但在拍片子的那一瞬间我绝对没想到片子会赢得满堂喝彩。保持 一颗平常心,才能正确对待名利,正确利用名利带来的机遇。

人生最大的价值、最大的乐趣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无论用什么方式,结果是穷还是富,过 得是闲或是累,是有名还是无名。一个人要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是很难的,但既然选择了,就应该穷尽 所有的精力。我这一辈子就算活到80岁,也只剩一万多天的时间,实际上工作的时间只有三千多 天。这么一想,就感到时间不够用,恨不得把自己掰开两半。说我现在透支也好,玩命也好,当前最 重要的就是干好每天的每件事情。

博采众家之长,走出自己的路来

  • 记:风光摄影作品容易雷同,您是如何不断开拓创新的?
  • 王:一个摄影师的生命力在于创新,不断去探求、思考和实践。如何创新,一是要跳出摄影本身, 不要只证明自己会照相,也不要局限于片子能否获奖,能否得到大众的共鸣和赞誉。实际上,一个 职业摄影师真正要考虑的是民众的心理需求和社会公益。二是随时给自己提出新的拍摄题材,新的 拍摄点,及时对摄影理念进行转换,这也是考验你是否会思考。我已经从当初的纯粹拍摄作品走向 自由创作,这是一个从自由走向必然,又从必然走向自由的创作路程,把精力投入到被摄对象的感 受中,去理解、记录和热爱他们。三是在有了摄影思想后,就会注意到别人忽略的一些事物。我从单 幅作品创作走入专题拍摄,从单纯的拍摄自然风光走向关注“人与自然、人与环境”的关系,这是 一种延续。量的积累带来质的飞跃,会给人一种全新的感受和强烈的震撼。
  • 记:您从事摄影创作将近20年了,期间对您影响最大,留给您印象最深的人和事是什么?
  • 王:一是毛泽东诗词。它的恢宏气魄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江山如此多娇”,如果能够把它拍出 来,绝对是件非常伟大的事。二是音乐对我的影响。音乐的无形想象给摄影提供了契机,对作品的 烘托也非常重要。三是国内外摄影前辈、名家的构图和精确的用光,使我获益非浅。四是中国西部的 文化历史,是我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我觉得对我影响最大的东西其实不是特定的,它是综合的。 “三人行必有我师”,我虽然没有崇拜过什么人,但无论是最伟大的摄影家还是业余的摄影爱好者,
都能从他们身上学会自己所不能感受到、自己没有的东西。

“吴哥的微笑”

任何艺术行当的竞争,实际上是一种人格的竞争,摄影也是如此。

  • 记:您认为摄影的本质是什么?一幅成功的作品应该具备什么要素,如何能拍好?
  • 王:摄影是一种艺术实践,它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展示,它是人的整体文化修养,生活阅历,社 会经验以及个性的综合性反映。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摄影语言。我认为,任何艺术行当的竞争,就是 一种人格的竞争,摄影也是如此,拍来拍去,最后拍的是自己。

一幅好的摄影作品,能带给读者震撼力和感染力。这就要求摄影者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挖掘出被摄对象内在 的东西,通过照片的形式展现出来。摄影上真正难的不是技术,而是多元化积累。现在有很多摄影爱好者,到了一 定的时候,水平总停滞不前,主要是他老在技术上钻研使劲,没有把自己生活的阅历,文化的沉淀用于摄影上。我 们说“广博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没有一定的积累,你对事物的理解就只能停留在表面上。所以说,“功夫在画 外”。

对于摄影来说,“爱才能出作品”。你必须对自己的祖 国、对劳动人民赋予无限的爱,才能拍出好作品,否则就会产生心理距离,老觉得是个局外人。如果你没有融入到 他们中间去,拍出来的片子会很苍白,只是一幅旅游记录照。你对她热爱了以后,你了解这座山了,热爱这泉水了, 就会拍出与众不同的作品。我在拍珠峰的时候感觉到山的伟岸和雄浑,拍元阳梯田的时候深深感受到人的伟大和人 民的创造力。当我把镜头对准柬埔寨普通老人、小孩的时候,在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们吴哥式的微笑,这实 际上就是精神的写照。

巴戎寺四面佛塔

宝剑寺内的修炼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