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东风:在路上

采编: 都学宁

8月18日,翟东风刚刚从瑞士拍摄完《时尚旅游》的专题归来。9月5日,又要启程去挪威。每月都 出去,每年走七八个国家,游走并行摄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在 路上的不只是他和他的相机,也是一个心灵的旅程……

翟东风

  • 
1980年开始摄影
  • 1999年获第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 现为自由摄影师《时尚旅游》签约摄影师

摄影爱好者翟东风

所有的爱好者都是相似的。翟东风80年代初接触摄影,82年开始发表作品,直到87年,其间参加 广角影会,参与各类比赛,向杂志大量投稿。有作品发表——受到刺激——不断想得到更高奖,这样的经 历我们都很熟悉。“业余玩摄影的时候,纯粹是爱好,把摄影当成一件很大的事情,甚至比工作更重要,每 个月最期待的就是影会活动的那一天。当时参加比赛,想的是一定要拿奖,拿最高奖,要超过谁。”

到了现在,旁观的他心态平和,参赛和获奖不再是评判标准。片子好坏自己心里很清楚,拍到好照片 会非常高兴,情绪化,没达到预期标准就会很沮丧。当自己的作品出现在杂志上,几十个页码,也是很大 成就感,很大的鼓舞。从业余爱好者起步,一步步走下来,到1999年获第四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也算水 到渠成。

性格决定选择

95年辞职后,翟东风曾经想搞摄影工作室,但这对于性格内向的他并不适合。由于不善经营,慢慢 失掉了一些客户。之后他便以个人形式出现,拍自己认为有用的图片,渐渐有了图片市场的机会。96年 《中国旅游》组织了一个图片市场培训,从那时起翟东风成了签约摄影师,开始定期接一些拍摄计划。
“我不是纯技术型也不是纯艺术摄影师,介于二者之间。我属于内向型,面对风景会比较冷静,是否 拍到好片子很难从表情上判断。而拍摄人物需要情感的交流,完全不同于风光。人最需要的是沟通,尽管 语言是一个障碍,但多年来并未影响我工作,我找到一个便捷的方式:肢体语言——手势和表情对方都会 理解,剩下的就是把握问题。拍摄专题,面对的题材都是没接触过的,在现场要根据不同变化做随时调 整。时间允许会事前想,更多是即场发挥。我在拍摄
的时候从不考虑看照片的人,图片给谁看并不重要,完全按自己的感觉拍。当然拍的时候会考虑最终用 途,有‘编’的潜意识。”

“多年来我一直把摄影当作生活方式而非单纯的谋生手段。摄影和我所有事情相关。即使跟家人出去 旅游我也会带上相机。喜欢做,愿意做,就会比较用心去琢磨。我不会刻意要求结果如何,只是按自己的 努力把它做好。”

长城——永远的题材

单从风光角度论,翟东风偏爱气势大的宏观的题材,对名山大川,山岳湖河更感兴趣,排在第一位的 当然是长城。

翟东风从86年开始拍长城,之后一直断续地进行着。95-98年是他拍长城最多的时候。进入2000 年拍摄进度开始停滞,只是每年会有几次有计划地去拍。长城是一个漫长的线路,他自己清楚哪段有 的可拍,哪些还需补充。直到现在,每年闲暇时还会有目的去做,理智地去拍——缺憾可以用时间去 弥补,没必要短时间内突击。长城仍是翟东风最主攻的方向, 他不惜花时间、力气去做。当然,也不会立竿见影,短期见效。“我个人并没有设定什么宏 大目标,按目前节奏走,不停下来,不断去拍,顺其自然。技术上没问题,感觉在磨合,只剩下机遇, 把握住就能拍到好的作品。”

风光现在不是翟东风的主要拍摄题材,原因很简单: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就是勉为其难。当年拍长 城的那段时间相对松闲,可以在长城上住、等,把风霜雨雪等通常见不到的情景拍下来。现在经常是一路 狂奔。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只能依靠摄影师对瞬间的把握。翟东风坦言近来较少意义深刻有代表性的图 片,因为没时间静下心来认真拍一个题材。“这两年有荒的感觉,但我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年龄也过了较劲的阶段,只想踏踏实实做一件事情。随着时间推移,必然会有好的东西积累下来。”



长白山天池 2005年3月

长白山我去过几次,对这里印象最深刻——去年我的一台4×5相机在这里掉下去了。当时天气不好,没拍到好照片。上山后我找好点, 要拿当时想拿而没有拿到的片子。前一天大风,拍摄的时候风停了,非常静。镜头靠近前景的天狗石,突出其造型,背景天空有月亮,一 次拍成。

哈苏SWC,38mm镜头,f22,1秒,柯达E100VS反转片。

一个人行走

对于风光摄影,翟东风有自己的理解:能读懂风光照片的人,读到的是摄影师的心态。相同的景致, 在不同的摄影师镜头中的表现截然不同。有充分的时间,感悟了理解了,才能拍到好的东西。好的摄影师 都不是一次能拍好,需要在重复中摸索,来提高和完
善自己。不论做什么,要明确自己在做什么,不追求短时间的辉煌。按自己方针去作,随着时间推移终会 被认可。

对于未来的拍摄计划,翟东风表示暂时保密。“计划肯定有,我每年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为杂志拍 摄专题只是一部分。我不是财大气粗,有想法有目的才会去。时间上有时会有冲突,其他没矛盾。我的心 态就是把事情看开,不给自己压力。我喜欢摄影,一生都没离开过摄影。” 

金山岭长城 1995年

之前在金山岭的多次拍摄中看好这个点(此处现在是军事禁区),这里经常有雾,并呈带状穿越长城。 当时连续下了几天雨,前一晚住在金山岭,清晨很早便赶到拍摄点,去了就拍到了。

4×5相机(612后背),150mm镜头,f22,1/4秒,富士RVP反转片。 

蒙古额济纳旗 1999年10月

带团拍摄的时候走到这片树林,看到这几棵树的造型不错,我就想如果有一束光穿过会很好。当时太阳 已近地平线,此时等待与耐心非常重要。支好机器,构图,等光线到来。光束出现的瞬间非常短暂,用 哈苏只拍到2张。

哈苏503Cxi,50mm镜头,f16,1/30秒,柯达E100VS反转片。  

云南泸沽湖 2002年

没去之前看资料,知道这里以水著称。当午后云彩倒映在水中的时候,波光粼粼很漂亮。我们开车到很 高的一个点,用500mm镜头把构图锁定,这时需要的就是等待。恰好有船过来,到了画面合适的位置。 摄影师对环境必须非常了解,知道有这种现象,找到之后,就靠运气、等待和耐心。

哈苏503Cxi,500mm镜头,f8,1/250秒,柯达E100VS反转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