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长城

拍长城发烧的人太多,或呼朋唤友,或独往独来,成年累月,拉着长城不撒手,箭扣、金山岭、慕田峪还有许许多 多叫不出名字的关隘垛口,他们却比自家门口还门儿清,长城的阴晴雨雪怎么也逃不过他们的法眼,大有“片不惊人死 不休”的气概,以至于长城的作品见了又见,常见常新,谁叫长城是我们的脸蛋儿呢,这就是“又见长城”的来历。

 

 

刘双发作品

 

 

朱秀英作品

 

 

白宇作品

常臻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