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
拍摄时间约为19世纪90年代,图为正在朝天门码头等坐客轮的乘客

“永远朝天门”在重庆美术馆开幕

1997年的3月14日,全国人大通过重庆直辖。2017年3月14日,《永远朝天门》影像文献展将在重庆美术馆开展,这是继《再见十八梯》、《你好化龙桥》之后,渝中区“城市发展三部曲”的最终篇,也预示重庆母城过去一轮的向新和向上正翻开新的篇章。
你好,化龙桥Hello,Hualongqiao8

“渝中城市发展三部曲”从十八梯到朝天门 拾掇重庆的来去之路

渝中区人民政府自2015年起,举办了“渝中城市发展三部曲”影像文献展。包括2015年的《再见·十八梯》影像展和2016年的《你好·化龙桥》影像展,以及2017年3月14日即将举办“渝中城市发展三部曲”之《永远的朝天门》影像展。在彰显了渝中历史文化的同时,还充分展示了渝中区城市发展向新、城市发展向上的景象。
shagnc25

伤城

摄影引领我进入重庆这座城市神秘而又伤感的场域,他们就在那里,我按下快门试图来呈现这座充满喜感与荒诞色彩的城市背后那特别忧伤的一面。同时,这样的拍摄也是对自我经验与记忆的确认与回顾。
Brilliant Resort Chongqing

悬壁上的瑜伽

当我们坐上酒店备好的电瓶车,穿过香火萦绕的寺庙、幽深的乳花洞、曲折的林间小溪⋯⋯就在江边的森林之中,柏联精品酒店遗世独立,清新宁静,和我想象中一样,这是片缓解压力的世外桃源。
《生活》杂志摄影师镜头下的重庆(一)

《生活》杂志摄影师镜头下的重庆(一)

1940年夏天,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CarlMydans(卡尔·迈当斯)及妻子,与其他美国记者一起踏上亚洲之行,第一站,便是重庆。卡尔·迈当斯在日记中记录下了第一天到重庆的所见所闻所感。重庆是这样一座城市:大雾笼罩着黑色的砂岩土地,长江和嘉陵江交汇处耸立着不同形状的小山。城市充满了遭受日机不间断轰炸的避难者,许多人只能在山里中心挖些大大小小的地道,人们在山里蜂窝状的地道进进出出。
chongqing03

Ferit Kuyas 重庆——雄心之城

Ferit Kuyas,1955年出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学时期学的是建筑与法律,他的摄影生涯开始于1986年,这组作品《雄心之城》(City of Ambition)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我对于重庆这座城市的“面容”特别感兴趣,在这里,你能感受到城市的气息,却不能看到传统意义上城市的景象。”摄影师Ferit Kuyas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尽管它在1997年才成为中国的直辖市,然而我发现这个城市的人们,非常渴望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示他们的繁荣。”
F11,1/80秒,ISO100,-0.3EV

重庆CHONGQING 在迷雾中行船的渝中区

不知从何时起,朝天门码头变成了泰坦尼克号船头般的形状,整个渝中区就成了一艘无比庞大的船;沿着“船”,我们将感受到这个潮湿、迷蒙、躁动、火辣城市的一切风味儿。从清晨的码头出发,重庆土著罗晓韵将为你展开这个麻辣城市的一角——渝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