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不朽之地纽约街头黑白狂想

纽约和我一样,有副永远喝高了的样子。它似乎总在傍晚醒来,于是街道高楼和地下铁都成了高感光度下的场景,彰显着粗糙的黑白颗粒。而纽约人,他们就像五线谱上的黑白音符一般,曲调之后,瞬间隐没于城市的某个角落。
tt

特其拉日出 蓝色龙舌兰草的汁液

龙舌兰成熟的过程出奇的漫长,至少需要8到12年的光阴根茎才能积蓄足够的糖分。所以,我们喝到的每一瓶龙舌兰酒,至少是酒农8年前植下的。人活百岁,也只能喝到同一片土地上12个年份的Tequila。这还不算,只有用特其拉小镇上生长的龙舌兰酿造的酒才可以被称作Tequila。
tt

南法追风之旅 麦田卷+薰衣草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关于普罗旺斯的记忆飞快闪回,定格在从圣保罗到尼斯的那段驾车旅程上。一路之上,标致车里那盘熟透了的甜瓜是我对普罗旺斯最初的印象之一。车窗完全开着,混杂着甜瓜香和薰衣草香的味道弥漫在车内,挑逗着我的鼻腔。
12

FARA 艺术复制联盟成立

2017 年 5 月 11 日,中国北京——今天宣布 FARA(Fine Art Repro Alliance)艺术复制 联盟正式成立。FARA 艺术复制联盟集合了全球顶尖和专业的图像采集、视觉显示、颜色校准、...
1

“偷师”玛格南大神的四个关键点

偷师是被武林中人最不齿的事情,而且,很容易只偷到形似。而我只是跟玛格南大神Matt Stuart前前后后聊了两个多小时,看 他拍照拍了10多分钟。贸贸然下笔,也自己贸贸然跟着拍,倘若有跟随者,走火入魔,误入歧途,后果自负。
Lauri Lohi

照片后期中的5大误区,你中枪没?

许多人在学过一段时间照片后期之后,不经意间会产生一些不好的习惯和观念。这里简单地罗列五个当前最常见的误区并进行分析,供大家在后期的时候参考。文章中引用了一些案例,仅供教学说明,均为百度图片随机挑选,只针对误区现象不针对个人。
t

我曾爱过约翰·列侬

我生于南非津巴布韦,1965年来到伦敦;大学后,我成为了一名专业摄影师,并开始拍摄我钟爱的披头士、齐柏林飞船、平克·佛洛伊德、性手枪、绿洲等乐队;今年,是约翰·列侬被枪杀的第32年,而我即将走进6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