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卑尔根,三文鱼的早晨

这里的人见面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卑尔根人!”然后轻描淡写地问:“为什么大家都只知道挪威三文鱼呢”?我们天天吃鱼,还需要鱼油吗”?在这个三文鱼最肥美的季节,我特意赶到了挪威卑尔根最大、最有年头且最有故事的海鲜集市,自从站在那里的一刻起,我的嘴和相机似乎就再也没有停过!
top

玛利亚·索的森林

这里原始、深邃,是一个属于精灵的世界,一个森林的王国。在大兴安岭深处,使鹿鄂温克人还固守着古老的放牧驯鹿的方式,饲养着中国惟一的驯鹿种群,他们在大山和新居之间穿梭,在原始生活和现代文明边际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