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为爹娘拍照,别等到明天

从1974年起焦波就开始用照相机为爹娘拍照片。1999年,又开始用摄像机为爹娘录像,整整30年,为爹娘拍摄照片12000余张,录像600多个小时,终于实现了“用镜头留住俺爹俺娘”的初衷。

 品摄“爹娘在的时候,我怕家里来电话,来电话大都是爹娘生病的消息,平时,爹娘是不让家里人给我打电话的,说怕吓我一跳;我怕接家里电话,但我又24 小时开着手机,怕万一家里有事找不到我;我想出差又不敢出远差,怕家里万一有事赶不回来。”
1
                                                            ▲ 著名摄影师、导演——焦波(中间)与他爹娘的合影从1974年起焦波就开始用照相机为爹娘拍照片。1999年,又开始用摄像机为爹娘录像,整整30年,为爹娘拍摄照片12000余张,录像600多个小时,终于实现了“用镜头留住俺爹俺娘”的初衷。 

 

5 1978年我给爹娘拍了第一张合影。这几乎是爹娘的金婚照了。那时的爹娘一脸严肃。                        ▲1978年我给爹娘拍了第一张合影。这几乎是爹娘的金婚照。那时的爹娘一脸严肃

 

我们在爹娘的庇护下,从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幼年时代,到懵懵懂懂的青葱少年。当有一天,年过半百的爹娘目送我们踏上离家的列车,他们的牵挂便一直追随着我们的足迹,一刻不曾停息。漂泊在外的我们,会为自己的远游愧疚,为他们的健康忧心,也为知道他们过着相偎相依的平静生活,而感到一丝丝温暖。

 

8每天窗纸一亮,爹娘就起来忙活, 太阳下山,是他们收工的钟点。▲ 每天窗纸一亮, 爹娘就起来忙活, 太阳下山,是他们收工的钟点。

 7爹娘虽说出生在一个村,一个村东,一个村西,结婚前却谁也不认识谁。在这条小路上,爹娘共同走了70多年。
   ▲ 土地是爹娘放不下的根,家里伙计忙完了,总要还要去照顾地里头的事。

 

俺爹俺娘

▲ 娘经常在地里一忙就是一整天,翻土、播种,除草,她样样都是好手。有时候,让人忘了她从小缠足这件事。

拉大锯▲爹是木匠,从11 岁开始拉大锯,一直拉了70 多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离家60 里的一所山区中学教学。为了给我多攒些钱,57岁的俺爹顶着满头白发,去了城郊的夏家庄煤矿木工组打工。当我听说爹去打工的消息,揪心似的难受。

 11爹干活手指上扎了刺,娘戴上老花镜给他挑。扎痛了,爹便嚷嚷:“你这哪里是在挑刺,简直是挖坑、刨树根!”娘还是细声慢语:“老了,眼花了,看不清了。”

▲ 爹干活手指上扎了刺,娘戴上老花镜给他挑,扎痛了。爹便嚷嚷:“你这哪里是在挑刺,简直是挖坑、刨树根!” 娘还是细声慢语:“老了,眼花了,看不清了。”

9对爹的“旨意”,娘言听计从,尽管有时不情愿。

▲爹说的“旨意”,娘多半言听计从,尽管有时不情愿。

13爹病时,娘用瓢盛上水果、糕点放在爹的床头,让爹想吃时随时就吃到。

▲爹病时,娘用瓢盛上水果、糕点放在爹的床头,让爹想吃时随时就吃到。

15娘生了爹的气,病倒了。在打吊瓶的那几日,爹又烧水,又做饭,格外勤快。 ▲娘生了爹的气,病倒了。在打吊瓶的那几日,爹又烧水,又做饭,格外勤快。

16在娘的病床前,爹俯下身说:“我试试你娘发不发烧。” ▲在娘的病床前,爹俯下身说:“我试试你娘发不发烧。”

清明

▲清明(4月5日)过后,春暖花开的时候,娘的病慢慢好转。五月初,竟神奇般地站了起来,出院回家了。

6“咋还这么‘聂影’呢?怪不好意思的。”娘说。看,爹娘笑得多可爱。▲“咋这么爱‘聂影’呢?怪不好意思的。”娘说。看,爹娘笑得多可爱。

3f34b50a2f1f1d6bfb0c3e8799960585

▲每到过年,娘总是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盼望儿回家。“出门饺子回家面”,这是家乡接人待客的习俗。

12每次娘送我,我都不让她往大门外走,她总说:“我不出去了。”但当走远了猛一回头,娘每次都跟在身后。

▲每次娘送我,我都不让她往大门外走,她总说:“我不出去了。”但当走远了猛一回头,娘每次就跟在身后。

 

1998年12月,焦波在中国美术馆为爹娘举办“俺爹俺娘”摄影展,他的爹娘亲自为影展剪彩,被媒体誉为“感动京城,轰动全国,是近年来唯一让人落泪的影展”,观众留言:“焦波,你做了一件万千儿女想做而没做的一件事,你拨动了人们心中那根最脆弱的弦”。其实,他只不过是做了一件最普通的事情,却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俺爹俺娘立体封

▲ 《俺爹俺娘》百年纪念珍藏版,全新内容,余秋雨、俞敏洪感动推荐作序。献给天下所有的父母,献给天下所有的游子,献给中国的乡村和过去的珍贵岁月,献给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除摄影外,焦波还写下了不少文字。这些文字也是感性的,保持住了生活和感情的原生状态,与摄影相得益彰。 30年的跨度,12000多张照片,600多个小时录像,汇聚成一本沉甸甸的精装书本——《俺爹俺娘》。该书图文并茂地编织出一个游子思念家乡、想念爹娘的影像故事,或多或少地疏解了我们无处找寻的乡愁。

 

01

 ▲ 2001年,爹娘结婚70周年这一天,到北京游览。爹深情地拉着娘的手,念了一句细词:“咱们手把手儿把话拉……”

 

朋友们,每个人手中都有手机,手机里或许有许多你的照片、你孩子的照片、你朋友的照片,但你手机里有多少张爹娘的照片呢?

焦波说:“我真羡慕别人还有爹娘。想为爹娘做事,不要等到明天。”

 

摄影师焦波在《我是演说家》的舞台上讲述他与他爹娘的故事:

http://v.qq.com/cover/i/i7sc2ih3x6qhzra.html?vid=u0160y04wq6

 

wechat

 

194张作品带你去看最美非洲

19日上午10点30分,“最美非洲摄影展”在北京798悦美术馆隆重开展。此次活动,受到众多摄影爱好者的关注,因为这是中国首次十三位摄影家联手走进非洲,并用他们的相机,记录下非洲的精彩,同时把这些精彩与社会分享。

604588007065373740

此次活动于3月19日至21日在798的悦.美术馆举办.本次活动由:西开普省文化部、约翰内斯堡市政府文化部、中非国际商务投资公司、南非、纳米比亚、肯尼亚旅游局主办。非洲世纪、北京尊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承办,中国数码摄影协会、LOHAS摄影联盟、山东新之航传媒公司,山东广告摄影协会联合协办。

 

中摄协主席 王瑶祝辞
到场参与并祝贺的嘉宾包括专程从南非飞来的南非国家文化部官员,约堡文化部官员,以及国内的文联国际部相关负责人,中摄协的主席,副主席,秘书长,以及北京,天津,石家庄,山东、江苏,辽宁,哈尔滨,陕西,宁夏,山西,内蒙古等地的省,市摄协主席与副主席。以及南非,纳米比亚,肯尼亚等非洲领使馆特使,大使等人。
 

365664747251419476
最美非洲摄影展,正式开展。现场观众在观看展览时,热情度很高。并分分在自己喜爱的作品前合影留念。非洲对很多人来说,是神秘的。通过这次摄影展,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非洲,并有机会认可并走进非洲。据不完全统计,19-21号摄影展开放日,观展人数约3000人。
 
展出的部分优秀作品欣赏:
解九江 猴年大吉

鞠航 五口之家

杨越峦 赶路

迟玉洁 沙漠与银河

侯贺良 纳米比亚红沙漠

阿拉坦巴根 劳动之美

吉龙生 开普敦城里的小女孩
 
本次活动由非洲世纪主办,其在非洲摄影旅游方面有着丰富的接待经验。
640.webp

就拿地铁来说吧 拍烂的题材就不能再拍吗?

对于这种常见拍摄题材你也许会诉苦没啥可拍,那摄影大腕们是怎么拍的呢?我们可以从诸多摄影前辈的尝试中找到平凡场景不平凡拍法的灵感。

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著名学者及评论家苏珊·桑塔格就已经指出,自1839年摄影术面世,“此后,几乎所有东西都被拍摄过,或看起来如此”。对于摄影师来说,这听上去既是个坏消息,也是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要凭借题材本身吸引眼球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好消息是:对于欠缺新意的题材,如果你可以拍得让人耳目一新,那正好可彰显你独具慧心的摄影师之眼。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笔者曾经有过一段在高校教摄影课的经历。在那个课程的后半段,会让学生选择一个题材进行专题拍摄,当时曾建议某学生以“地铁人像”为题材。对于这种常见拍摄题材你也许会诉苦没啥可拍,那摄影大腕们是怎么拍的呢?我们可以从诸多摄影前辈的尝试中找到平凡场景不平凡拍法的灵感。

 I
暗渡陈仓 

 

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当美国一代大师沃克·伊文斯萌生了拍摄地铁人像的念头时,他选择的拍摄手法是:偷拍。

 

“(人们)放下了防卫,摘掉了面具,甚于他们独自在卧室里(那里会有镜子)。地铁里人们的表情是赤裸的放松状态。” 

 

伊文斯希望在人们不知情的状态下拍摄,以捕捉他们自然放松的表情。

 

当然,偷拍也是有技巧的。

 

首先,要想到一个既把相机隐藏又能便于操作的好方法。伊文斯先细心地把他的康泰时相机有光泽的部位涂成黑色,挂脖子上并藏在大衣里,然后将镜头从两颗钮扣之间偷偷伸出来,通过穿过袖子的快门线来按快门。

 

其次,要找个同伴打掩护。伊文斯通常会拉上他的女性朋友 — 海伦.莱维特一起去。对于偷拍而言,男女搭伴的方式显然会比单人更让人放松警惕……

 

 

三年时间,伊文斯在纽约地铁里共拍摄了大约600张人像,大部分影像都被尘封到1966年才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并结集出版。为什么要在拍摄完成二三十年后才展示这些影像?伊文斯对此的说法是:

 

“这些肖像由一部隐藏的相机捕捉,来自一个悔罪的密探和歉疚的偷窥者的双手。但经过一段有计划的时光洗礼后,粗鲁无礼的侵犯会被细心地软化及部分缓和。”  

 

 

如果抛开伦理道德的层面,在数字科技如此突飞猛进的当代,“暗渡陈仓”的技术门槛比以前低太多了,比如使用手机或利用相机的反转屏,都能轻易地实现不为他人察觉的拍摄。

 

 

 

 II
守株待兔 

 

相对于伊文斯有“预谋”的拍摄,德裔摄影师麦克·沃尔夫拍摄地铁人像的契机则纯属因缘巧合。

 

1977年,沃尔夫因为工作的原因碰巧来到一个只有一条轨道的车站,当人们从列车一侧上车时,因为没有别的车轨与列车相隔离,沃尔夫可以方便地靠近列车另一侧的窗户。那次他拍了5张照片。

 

“当我回到香港看到冲洗出来的柯达克罗姆胶片时,发现人们望向窗外的样子非常震撼……在2008/2009年时我回到东京,在那里花了30天的时间。周一到周五从早上7:30到大约8:45的上班高峰期,每30秒一辆列车会进站,我会拍我的照片,然后在8:45返回酒店。”

 

这个系列被沃尔夫命名为《东京压缩》。系列里的下面这张还获得了2010年荷赛日常生活(Daily Life)单幅一等奖。

 III
人以群分 

 

从沃尔夫的地铁影像里,我们既可以看到都市地铁高强度拥挤仿如沙丁鱼罐头的一面,也看到了东京地铁里长途上班族打盹的习惯。而这个习惯,英国著名摄影师马丁·帕尔早在沃尔夫正式开拍这个系列的十年前就注意到了。

 

帕尔在影像表达上的离经叛道,由布列松馈赠的“火星人”称号可推想而知。对于地铁人像这么陈旧的题材,帕尔不负众望地想到了一种“火星体”的拍摄方式:保留自己一如既往地对闪光灯的偏爱,俯拍每一位打盹的人并让其头部统一居中占据画面。这种对拍摄对象如标本采样般的分类拍摄,也称为类型学的拍法,源头可追溯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德国。

 

 

 

 

IV一
另辟路径 

 

乘坐过香港地铁的人,大概都会记得每次列车进站时,广播里以三门语言(普通话、粤语和英语)娓娓念出的温柔提醒:”请留意月台与车厢之间的空隙(Please mind the gap)”。

 

新加坡一名马来西亚裔广告导演Weilun Chong正是受到这句话的启发,在香港和新加坡的地铁里,把镜头对准正在穿过这个空隙的人们,拍摄了一组名为《请小心空隙》(Please Mind The Gap)的照片。

 

 

我们坐了那么多的地铁,试问谁曾想到把镜头对准这个不起眼的空隙呢?

 

 

 

出其不意 

 

上面列举的四组影像,从大的框架来看,都属于“被动式拍摄”的传统纪实范畴。而泰国摄影师兼导演本兹·泰纳昌拍摄的地铁人像,与以往的传统纪实影像已有了很大的不同,可以说是“主动式拍摄”。

 

在纽约待了一年的泰纳昌,在2012年的夏天回到了家乡。他首先注意到的一个大变化是很多人都有了智能手机。搭乘地铁时,泰纳昌发现几乎人人都低头看手机,每个人都沉迷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与自己周遭的世界完全隔绝。

 

尽管身处家乡,泰纳昌却发现陌生感与日俱增。对此,泰纳昌觉得非常痛心。他决定要想一个办法唤醒地铁里沉迷于手机的同胞们。

 

怎样才能让手机党的视线离开如磁石般吸引的手机屏幕呢?泰纳昌想到了一个简单粗暴却行之有效的方法:在车厢里突然大声喊出一个与环境毫无关系的词,比如:

 

煎蛋!

 

西兰花!

 

卡夫卡!

 

蘑菇!

 

鳄鱼!

 

让泰纳昌感到欣慰的是:那一瞬间,每个人都从个人的小世界中走了出来,注意到了公共空间的存在。

 

 

如果你有耐心一直看到这里,笔者猜测你一定是个对影像有着强烈好奇心、对摄影有着深情热爱的人。这样的你,看到这么多国外同行对于旧题材不断推陈出新的生猛演绎,是不是已然热血沸腾磨拳霍霍?

 

确实,在我们身边的日常生活里,就有大量可被拍摄的题材,多从他人的拍摄中汲取营养,多看多拍多思考,然后你会猛然发现,拍大片不需要去远方,在平凡的日常里你都可以拍出一片新天地。

qrcode_for_wxid_0718237185721_430 qrcode_for_gh_c04cb2ab622e_430

他在30年前就学会用直升机航拍自己老婆的裸照了

这是新西兰摄影师John Crawford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拍的照片。高空俯瞰躶体女人,放现在都很前卫呢!

本文转载自开始吧

 

这是新西兰摄影师John Crawford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拍的照片。

高空俯瞰躶体女人,

放现在都很前卫,

有木有?

 

在直升机上构好图,

将模特垂直降落……

再在直升机上按下快门。

 

模特的胆子真是比豹子还大啊,

不但敢于从高空降落,

也完全不介意躺在

风吹草地见牛粪的土地上……

 

甚至敢光着身子,

躺在在各种危险地方。

例如飞机跑道,公路。

 

卧铁轨……

 

躶体自由出入各种场所,

当然需要事先与该地所有者协商。

然鹅,当听到一躶体女人“从天而降”,

地主马上答应让拖拉机开进去垦了。

 

这一招屡试不爽……

于是这个躶体女人出现在

别人家的阳台。

 

也有工地、废弃垃圾场。

 

最勾起人八卦心的是,

这模特竟然是John的前妻Carina……

 

分手之后还能做好朋友不说,

还“献身”支持John的摄影事业……

 

一个“大”写的流逼!

图片来自ignant

耗时8年造访欧洲26国,他把人们梦想中的边境线带了回来

根据1985年的申根协定,在欧洲各国之间行走移动的限制已经逐渐取消。因此,与世界其他许多地方的“戒备森严”的边境线有所不同,欧洲很多边境线都呈现出和平宁静的亲切感觉。

说起边境线,你脑补出来的画面是不是这样滴:荷枪实弹的士兵,冰冷的铁丝网,高耸的围墙……

 

韩国|朝鲜

图片:sinovision.net

 

泰国|柬埔寨

图片:finance.qq.com

 

印度|孟加拉

图片:finance.qq.com

 

所以,见到这样“随意”的是不是不太敢相信?

 

拉脱维亚|爱沙尼亚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波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根据1985年的申根协定,在欧洲各国之间行走移动的限制已经逐渐取消。因此,与世界其他许多地方的“戒备森严”的边境线有所不同,欧洲很多边境线都呈现出和平宁静的亲切感觉。

 

保加利亚|罗马尼亚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奥地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现居荷兰的意大利摄影师Valerio Vincenzo决定拍摄名为“边境线——和平前线”的系列照片来记录这些逐渐变化的边境线。然而这组照片如今看来却有些尴尬,因为当下欧盟正在移民危机中挣扎。

 

立陶宛|拉脱维亚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波兰|立陶宛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Vincenzo说:“在《申根协定》生效之前,我吃尽了穿越国境和申请居留证的苦,这段切身经历让我想要去拍国境线,结果一拍就是8年,踏遍了26个申根国家的16500公里的国境线。”

 

挪威|芬兰|瑞典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比利时|荷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在GPS和详细地图的帮助下,我已经沿着淡去的边界线进行了许多旅行,意图捕捉这些当下和平宁静路口的本质”,Vincenzo写到。

 

斯洛伐克|波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葡萄牙|西班牙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波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尽管有时这些图片是在相隔数千公里的地方拍摄的,但它们都是能帮我们打破一直以来把边界概念与刻板印象联系起来的倾向。”

 

“到底什么是边境线?”或许这组照片可以给你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荷兰|德国|比利时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2012年,欧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它在过去的六十年为欧洲和平与和解,民主和人权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法国|德国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瑞士|意大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斯蒂芬·茨威格是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他在《昨日的世界》里展现了1914年之前那个没有签证、护照、居留许可的,人们可以自由环游的世界。我拍这些国境线照片,是希望大家能够了解,‘昨日的世界’也可能成为‘未来的世界。”

 

法国|意大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罗马尼亚|保加利亚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没有国境线的世界并不是梦,只要这个世界愿意携手来实现它。

 

波兰|斯洛伐克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奥地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捷克|波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奥地利|瑞士|德国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奥地利|捷克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丹麦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意大利|奥地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瑞典|芬兰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瑞士|意大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德国|捷克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保加利亚|罗马尼亚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保加利亚|希腊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匈牙利|奥地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法国|比利时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斯洛文尼亚|意大利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法国|瑞士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卢森堡|比利时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西班牙|法国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波兰|捷克

图片:valeriovincenzo.com

成为罕见病人的女朋友已经33个月,她拍下这些照片

 

 

人们把患有卡尔曼综合征的人叫做老K,于是潘龙飞就叫自己老K龙飞。2012年他成立了老K之家,组织病友参加各种公益活动。islet是在2013年7月认识龙飞的,当时她参加了一个罕见病家庭的拍摄项目,抽签抽到了龙飞。第一次见到龙飞,她觉得他身上有一种不一样的气息。那次拍摄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islet成了龙飞的御用摄影师,她记录了他的点滴,也为原本灰色的八千分之一命中注定带去了色彩。 

 

 

龙飞的两个小表妹正在窗帘布后说着悄悄话,由于小的时候长得像女生,龙飞总是跟异性玩得比较好,在性格上也比较像女生,同时遭遇来自同性的欺负也不少。

 

 

第一次遇见,你像阳光一样明媚

 

 

第一天看见龙飞,感觉他是个很安静的人,除了偶尔会笑嘻嘻望着你说话,别的时间都是默默地干着自己的事情。他今年25,比我大两岁,但因为面容长得太年轻,言行间也不时透露稚气,于是即使在采访结束之后,我们决定在一起了,我依然有喊他一声弟弟的冲动。龙飞,我这么说你会不高兴吧?从刚跟他会面开始,我就在一旁偷偷地打量这个阳光的大男孩,他的样子很秀气,尤其眼睛特别好看,但看来看去,实在没有哪里像个病人的,更别说一个罕见病人了,于是我心里暗暗叫苦,要怎么拍?

 

 

其实之前也有心理准备,这个病不好拍,它不像别的罕见病有让人一目了然的病征。只要得到正确诊治,患者表面上和一般人几乎一样,如果排除其他并发症的因素,其实只要一直打针吃药就能维持正常状态,而且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要用的药也不算贵,因此大部分确诊的卡尔曼患者都得到了良好的治疗。但即使如此,这群卡尔曼综合征患者大都对自己的病讳莫如深,可能他们真正的伤痛,并不在身体上,而在心灵上。

 

 

初步认识这种疾病后,大概可以理解为何多数卡尔曼患者会选择隐瞒自己的病,特别在中国这种特别看重“传宗接代”的国度,卡尔曼患者不得不顶着巨大的社会和家庭压力去做治疗,并不惜加重用药,期盼得到生育能力。我暗暗猜测,“爱”与“性”这两个话题,是贯穿卡尔曼患者一生的禁忌核心,很难摊开来谈,却不能不谈。刚开始接触龙飞时,我小心翼翼地揣摩着他对自己的病的看法,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这么快触碰这个禁区,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在认识了不够大半天之后,我们就轻松自如地讨论起这个话题了。

 

九岁时心脏手术留下的疤。

 

 

 

我第一天来增城找他,他正在一个泳池边摆摊,为他所工作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做宣传,顺带普及罕见病知识。八月中旬又晒又热的一天,他身边围绕着一堆活蹦乱跳的小孩,他正为他们做气球玩偶。活动持续了一个上午,大家都大汗淋漓的,我问他累不累,他点点头,说卡尔曼患者体力都不是很好,很容易累。好不容易等活动结束了,在跟着他去超市买菜做午饭的途中,他站在一堆菜前,一边挑选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我,你对卡尔曼氏综合征的了解有多少呢?我望了望菜,又望了望他,有点措手不及。

 

认识第二个月,k送我的黄玫瑰。

 

吵架的早上,龙飞在哭。他问他的故事拍完之后我是不是就要走了。

 

K时时让我帮他打针,我不敢,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他每三天要扎自己一针绒促性素,左右屁股轮换着扎,左边打得好,右边一直打不好。卡尔曼氏综合征的药虽然便宜,产量却不稳定,2014年曾遇到过“药荒”。

 

 

 

其实作为一个身体健全,感冒都没得过多少次的人,我是不太懂得与病人沟通的,假如此刻我直接说出我所知道的一切,会不会伤了面前这个男孩的自尊?虽然我明白他应该早就接受自己的命运了,但话经别人的口说出来会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我该说出我所了解的吗,还是等他自己慢慢和盘托出?支吾了半天,我还是把我知道的东西一一说出来了。

 

嗅觉缺失,无法自己产生性激素,青春期停滞,生殖器官比一般人小(可以想象我越说越小声)……相信我,我一直是个对什么都不太顾忌的人,但那个时刻我还是紧紧盯着他的脸看,假如读出他有半点不悦或尴尬我便会立刻打住,但等我战战兢兢地把话说完,只见他平和地笑着点点头,表示我说的都对,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会采访到不一般的好故事,因为我遇上了一个内心强大的采访对象,在这张平静的脸上,我读到了一种对命运的超然态度。

 

 

 

你的八千分之一

 

 

两岁时,龙飞便离开父母由奶奶抚养到九岁,十六岁时又离开父母独自回到增城念书,虽然中间有七年与父母一起,但龙飞常常称自己是个留守儿童。一直被卡尔曼的并发症困扰着,龙飞多次走到鬼门关旁,却又被拉出来了,其中一种并发症是心脏病,九岁时做的手术,六个一同做手术的人中只有三个活下来了,他是其中之一,随后还一直被癫痫困扰,多次休学,到大一更辍学了,龙飞的专业是临床医学,本想当一名医生的他,最终还是被卡尔曼的并发症毁掉了梦想。不过相比起这些并发症,更让他难受的,是连自己到底患上了什么病都不知道。初中时,身边的同学都开始进入青春期了,而自己的身体依然毫无动静。他也不像别的男生一样开始对异性感兴趣,于是慢慢地,他和同学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甚至会有男生来欺负他。直到23岁确诊卡尔曼症前的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段黑暗岁月。

 

 

卡尔曼氏综合征很难被确诊,主要是因为此病真的很罕见,龙飞是卡尔曼氏互助联盟的创建人,经过两年的调查和统计以及患者前辈多年的累积,已在这个病友互助组织登记的卡尔曼患者只有260个人,其发病的几率男性是1/80000,女性则为男性的1/5。因此很多医生对这种病都不了解,其次它的病征也容易与生长发育迟缓混淆,于是医生只给卡尔曼患者开些保健类的药品,或者干脆被牵去男科做增大手术,严重延误了治疗时机。龙飞在求医期间,曾一度被误诊为生长发育迟缓、缺乏钙/锌引起的疾病、营养不良、厌食症、贫血性发育不良、甚至是白血病等等。

 

龙飞把药瓶储了起来。他每隔三天要注射一次绒促性素,这是最基础的治疗药物,使他保持良好的免疫力和足够的性激素。由于药价便宜,使用的人少,药厂一度停止生产该药。

 

 

保持健康的性生活,龙飞需要药物作为支撑,这既让他懂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又如同为他打开一道新世界的大门——事情并不一定非此即彼,在性方面,人是可以有多种可能性的。

 

如果去卡尔曼贴吧看一看,你会发现病友们基本上是二十几岁左右才开始去医院找自己的病因。在同龄孩子进入青春期的这几年,他们因羞于向父母启齿,于是独自困惑为何自己的性器官不像常人一样发育,为何自己没有第二性征;或是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卡尔曼群体大都生活在一种有口难言的痛苦中,并一点点地把自己的世界封闭起来——对家人,他们怯于说出自己身体的秘密,父母对自己早日结婚生子的盼望成为一种无形压力甚至造成负罪感;对于同龄人,他们面前有一堵无法逾越的墙,外表和心智的不成熟,让他们成为人群中的“异类”;对于爱人,他们更是顾虑重重,害怕多病的身体无法扛起一头家,害怕无法给予对方完满的性生活,更害怕无法生育后代会毁了另一半对未来的希望。

 

 

 

他在分手后的几天,他跟我说,“也许我真的太孤独了。”

 

 

 

你的孤独好像少了很多

 

 

孤独并不仅仅指缺少一个爱人的陪伴,龙飞在生活的各种方面都像个独行者。父母长期不在身边,他每天下班回家面对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少年时的自闭经历让他不太懂得与人交朋友,他一直在抱怨自己朋友太少了,而最巨大的孤独,或许是他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一个跟自己一样的卡尔曼病人。

 

 

在卡尔曼群体中,他是少有的一个能主动走出来公开自己身份的人,他跟家人朋友说,跟公司同事说,跟恋人说,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详细地向大家介绍自己的病,在两三个病友的帮助下,组织了卡尔曼协会,向更多人推广这种罕见病的知识。很多人不理解他的做法,包括他父母。有一次他一个很要好的病友从广西来增城看他,见面吃饭时就劝他还是过点正常人的生活吧。

 

龙飞胡子很少,但他还是会定时剃胡子,他的皮肤跟小孩一样好,再过几年,我们看起来的差异就会越来越大,他保持着青春的样貌,而我则不断衰老。

 

 

对龙飞来说,正常的生活不代表就是好的生活,在人群中隐藏自己的缺陷真的会活得更舒服一点吗?确实,卡尔曼不说的话,他们总能把自己隐藏好,但龙飞却有不得不说的缘故。他还记得两年前自己终于确诊此病时的兴奋,这次确诊,解除了他长时间对于隐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疾病的恐惧(他甚至一度被误诊为白血病),于是他希望找到更多未能确诊的患者去解开他们的疑惑,帮助他们接受正确治疗。他在网上卖力宣传积极正面的治疗信息,每次到医院看病都要到男科转一转,向医生派发罕见病资料,打听有没有类似病症的病人,是否能劝劝他们改看内分泌科?他一直独自执行这些任务,看似是些无私的付出,其实也算一种自我救赎吧。

 

 

龙飞到北京为罕见病日拍摄公益广告,他是为数不多愿意站出来承认自己患病的人。他觉得罕见病人隐藏起来对自己的生活固然更有利,但这样就会导致社会对罕见病认识不足,会让部分患者的权利丧失保障,或是得不到正确治疗。

 

2015年,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卡尔曼综合征,关注老K药物停产的问题,我们还有更多的病友一起,从内蒙古乌兰察布徒步到北京,希望能用行动为罕见病友们带来一些关注。

 

最后一天,我是单独和龙飞两个人走的。这一路上他得过一次肠胃炎,发过几次小脾气,但大部分时间他都负重得比我多,走得比我快,却仍愿意陪我慢慢落在队尾。他在团队中会变得更加活跃,甘愿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逗比来调节气氛,但又能把大家团结起来前进。他会成为一个更有领导能力的带头人吗?我竟有一点妒忌,因为这是我无法拥有的能力。以前老觉得他是个不太懂人情世故的小男孩,这次徒步又刷新了我对他的了解。

 

 

 

龙飞真是个很勇敢的人,他永远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而在正常人的幸福面前退却,他会承担那些他该承担的责任,也会争取那些他爱的人,其实这种英勇,可能连一个普通人都未必能做到。我们虽然本能地抗拒疾病和死亡,可该发生的事情又如何抗拒?但比起无法被社会接受,无法被自己接受才是痛苦的根源,坦然面对不完美的自身,打碎自己筑起的保护墙,才能迎接更宽阔的世界。

 

 

 

嘿,原来我们是命中注定

 

 

在这个雨水延绵的广州初春,我们不断从硬盘、手机的各个角落扒出旧照片,于是关于这两年半相处的记忆片段也之浮现眼前。生活并没有给我们太多波折,平淡而安好,龙飞的身体在这段时间里变强壮了,健康了,居然还悄悄长高;而我则终于找到一份记者的工作,越来越多地往外跑,不能像以前那样每天记录他和自己的生活。回想我们刚开始的忐忑、兴奋,如同言情剧主角般下定漠视俗世眼光的决心,真要面红耳赤起来了。时光磨平这个故事的棱角,缺陷其实只是身体的一部分,罕见也只是概率问题,没什么可大呼小叫的。

 

公益难做,K越来越想离开这个圈子,然后开一间蛋糕店。

 

 

龙飞和我去色达,他非常兴奋地拉着高反严重的我上山看日落。

 

龙飞写过一首关于我的诗,读完之后我翻了个白眼,但是我知道我分明是笑着的。

 

没有陌生

哪有遥远

并不那么的真实

肉体被镜头写入照片

带着清晰的光影

带着逼真的细节

 

 

快门描绘过裸露的背影

复制着我放肆想象眼睛

你是能沾染那印在黑白相纸上的尤物

 

 

窃窃私语

晃晃构图

不是挑选在某个艺术的底片

更不是停留漫长的曝光星辉

只是渴望活在乌托邦的国界

 

 

在最欢快的彩色跑道上定格过

与床单成为舞者

住在城市某一角落

自闭宅家的无名女孩

观众不会发现自己变成了偷窥者

快门的快感化作了喷在照片的上大头贴

 

 

我们并不需要艺术的领域

也无法领会绘画的印象

让白色的妆容如魔法般定焦

弯曲的身体被按成美模姿态

为等待曝光而忍受黑暗的打量

 

 

 

这几年,我将视线转向其他卡尔曼氏综合征,或是更大范围的其他罕见病人,缺陷依旧在不断折损他们的肉体、心灵,让他们对生活失去期望。有个病友私信问龙飞,得了这个病,我可以结婚吗?我并不清楚他所说的“结婚”具体是指恋爱?还是?但我最后归结为,他想问的是自己还配得到爱和幸福的人生吗?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吗?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
我希望这些平常的照片能给他们一点信心,一种对生活的新选择,一个肯定答案。
 

是的,你可以拥有幸福!

 

 

 

卡尔曼氏综合征(Kallmann Syndrome,KS),是伴有嗅觉减退或缺失的低促性腺激素型性腺功能减退症。发病率约为1/8000。患者青春期无第二性征发育,呈上身短、下身长的“模特”体形。男性患者外生殖器为幼稚状态,无胡须、腋毛、阴毛,无变声;女患者青春期乳房不发育,无月经初潮。部分患者合并唇裂、腭裂、隐睾、耳聋、色盲,B-超检查现实肾脏形态异常或独肾,嗅神经核磁显像表现为嗅球发育差或缺失。极少数患者伴有银屑病、癫痫或智力不全。目前该疾病只有通过长期用药替代治疗,以维持第二性征与身体内激素稳态,提高生活质量。

 

 

第一次这么清晰看生孩子

女性与男性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生孩子。给大家介绍一个摄影比赛:2016 Birth Photography Competition 。参赛作品要求全部在记录人类生育宝宝的过程。我们来欣赏下获奖作品。

女性与男性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生孩子。

 

荷兰男子汤姆-米特彻勒森(Tom Mitchelson)为了呼吁男性尊重女性,所以自愿感同身受女性分娩过程的痛苦。

 

准备之前还算是比较轻松的

 

 

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信心满满!

 

 

感觉是哪里不对劲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疼。

 

 

受不了了

 

 

“面目狰狞”

 

 

终于停止了,只是坚持了两个小时,距离要把小孩生下来,其实还远着呢!

 

 

好好疼爱自己的老婆,为了生下小孩不容易。

 

如果这还不够让你体会生孩子的疼痛的话,之友君给大家介绍一个摄影比赛:2016 Birth Photography Competition 。

 

参赛作品要求全部在记录人类生育宝宝的过程。我们直接来欣赏下获奖作品:

 

金奖

摄影:Marijke Theon

 

分娩摄影最佳

 

接生摄影最佳
产后摄影最佳

 

荣誉奖

荣誉奖

 

荣誉奖

荣誉奖

荣誉奖

荣誉奖

 

荣誉奖

 

本文作者:马阿姨 丨 编辑:@意大利风情狗

我爱你 就像60年前一样

Lauren Fleishman发现了几封他去世的祖父生前写给祖母的信件,感动之余,之后的三年,他用镜头记录了一些金婚老夫妇温馨动人的画面,听他们讲述对爱的故事和永不消逝的爱的秘密。

最浪漫的事

Lauren Fleishman发现了几封他去世的祖父生前写给祖母的信件,感动之余,之后的三年,他用镜头记录了一些金婚老夫妇温馨动人的画面,听他们讲述对爱的故事和永不消逝的爱的秘密。

祖父离世后,摄影师Lauren Fleishman在他的床边,发现了几封写于二战期间,祖父写给祖母的信件。

祖父和祖母的婚姻长达59年,历经岁月的洗礼,字里行间的情感令人动容。

01

感动之余,这些信件也令Lauren Fleishman获得了创作灵感,她决定去拍摄跟祖父母一样,生活了一辈子感情依然如初的老夫妻。相机定格了许多他们生活的瞬间,其中流动的是时间无法退却的爱情。

之后的三年中,她敲开了许多金婚夫妻的家门,听他们讲述对爱的故事和永不消逝的爱的秘密。

那天他们相遇,相知,最后决定在一起。从青丝到白发,他们相望的眼神依旧如初见时温煦,又多了岁月积淀的淳厚。

LFleishman10

关于相爱的秘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但是他们都很尊重彼此,他们允许甚至是非常支持对方去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1-5

“我们在战前就已相识但是从未表白过,他当时和别的姑娘在一起,因为他的年龄比我大很多。你知道他那么英俊!他是一个裁缝,有一家专为男士订制西装的店。在战争之后,他去了我姐姐家,我则和我姐姐在一起。在今年八月,我们已经结婚63年了,我会说爱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不是一见钟情的。我们那时都很年轻,虽然他的年龄大,但是我喜欢他,他会用一种非常美妙的方式与我交谈。”
——Golda Pollac & Mill Basin,纽约布鲁克林

▲Fred and Fran Futterman  大喜日子:1945年1月7日
▲Fred and Fran Futterman 大喜日子:1945年1月7日

“你需要记得的是,时代不同了。我们在1939年相遇,但是那时候我们没有钱。所以,我们一帮朋友老是在我朋友Betty的地下室里聚会。不过那时候我们没有约会或者出去吃晚餐之类的,我们不知道这些东西因为我们没钱。所以,取而代之的,我们很享受陪伴在彼此身边的时光。”
——Fran Futterman,纽约布鲁克林

▲Yevgeniy and Lyubov Kissin  大喜日子:1941年6月29日
▲Yevgeniy and Lyubov Kissin 大喜日子:1941年6月29日

“我们在一个舞会中相识,那是在1938年的1月。我朋友邀请我去参加那个派对,他说那边有很多漂亮姑娘。有一个穿着高筒靴的学员走近他,但是她并不喜欢高筒靴所以拒绝了他,我是第二个上前邀请她共舞的,当时我穿着一套与众不同的制服。不过,我现在仍然不确定究竟是我的制服还是我的容貌吸引了她。”
——Yevgeniy Kissin,纽约布鲁克林

▲David and Sheila Newman  大喜日子:1957年4月12日
▲David and Sheila Newman 大喜日子:1957年4月12日

“我在学校的时候遇到过一个麻烦——我要写一篇音乐论文,但是我从来没有写过任何关于音乐的文章。我的母亲建议我去找David,因为他知道对音乐特别了解。所以,我去找他了,我想也许他会愿意帮我。但他说,不,我会帮你,但你必须自己来写。他对凡事总有非常高的要求。我们一起写完这篇论文后,他邀请我参加他军队里朋友的聚会。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浪漫,他就像一名刚退伍的军人盯着性感的女人那样看着我。”
——Sheila Newman,纽约布鲁克林

▲Gino and Angie Terranova  大喜日子:1947年9月27日
▲Gino and Angie Terranova 大喜日子:1947年9月27日

“你不会注意到自己变老这件事情。因为首先,你们两人一起慢慢变老,如果你每天都见到这个人,你不会察觉到有何改变。就像你不会发现,今天脸上的皱纹比昨天更深了。但是我们确实是在一天天的衰老,只是没有去注意它而已。真的,我不会每天去想:啊,我的丈夫已经83岁了,很快就要84岁了。天哪,我竟然嫁给了那么老的老头子,同样的,我希望他也这么想。”
——Angie Terranova,纽约斯塔顿岛

Sol and Gloria Holtzman

“我属于那种容易一见钟情的女孩,因此,第二天我就告诉朋友,太好了,我已经恋爱了!但是,在和Sol的第一次约会后,我并没有恋爱的感觉。我明白了不能在那一天就下定论,也许一见钟情不管用,但随着你对一个人了解的加深,爱就会降临。”
——Gloria Holtzman,纽约布鲁克林

▲Moses and Tessie Rubenstein  大喜日子:1942年6月21日
▲Moses and Tessie Rubenstein 大喜日子:1942年6月21日

“每天我的太太都会跟我说她爱我,她会说,我有告诉过你今天我有多爱你吗?每天的每天她都这么跟我说。”
——Moe Rubenstein,纽约布鲁克林

Jake and Mary Jacobs

“Jack问我,我有机会娶你么?我说,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几率不高。事情就是这样的,他清楚我嫁给他的机率不高。所以当他回到家乡时,我父母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总是在信里写,我总有一天会回来。”
——Mary Jacobs,英国索利赫尔

▲Joseph and Dorothy Bolotin 大喜日子:1938年6月16日
▲Joseph and Dorothy Bolotin 大喜日子:1938年6月16日

“到了6月,我们结婚74年了。我没有想过这份爱的期限会是哪一年,我想大概会是很美好的那一年。在爱情中,炽烈的浪漫不会长久,我觉得,爱是会变化的。爱是一个过程,对彼此的爱也会越来越深。”
——Dorothy Bolotin,宾夕法尼亚州

▲Aldo de’Spagnolis & Maria Filiozzi  大喜日子:1949年10月23日
▲Aldo de’Spagnolis & Maria Filiozzi 大喜日子:1949年10月23日

“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年她只有14岁,我22岁。我会担心对我而言,她是不是太年轻了。不!即便是现在,我看起来还像个年轻人。没错,现在我仍然很年轻。”
——Aldo de’Spagnolis,意大利

▲Ykov and Mariya Shapirshteyn 大喜日子:1949年7月6日
▲Ykov and Mariya Shapirshteyn 大喜日子:1949年7月6日

“相爱的秘密是什么? 秘密就是秘密,我才不会告诉你。”
——Ykov Shapirshteyn,纽约布鲁克林

本文作者:Cen 编辑:@意大利风情狗

荷赛中的人祸与天灾

2016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即荷赛)评审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有很多优秀作品总逃不脱题材的束缚,灾难、战争这些最为敏感的题材总是被人一提再提。荷赛作为新闻摄影大赛让我们看到更真实的世界,下面收集了一些镜头下的“天灾”“人祸”。

2016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即荷赛)评审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有很多优秀作品总逃不脱题材的束缚,灾难、战争这些最为敏感的题材总是被人一提再提。荷赛作为新闻摄影大赛让我们看到更真实的世界,下面收集了一些镜头下的“天灾”“人祸”。

59届荷赛评选结果2月18日刚刚公布,看了这么多天的荷赛我们早已对今年中国摄影师的两张获奖作品烂熟于心:

▲张磊的作品《雾霾中国》获得当代热点类单幅一等奖
▲张磊的作品《雾霾中国》获得当代热点类单幅一等奖
▲陈杰的作品《天津大爆炸》获得一般新闻类单幅三等奖
▲陈杰的作品《天津大爆炸》获得一般新闻类单幅三等奖

“荷赛”作为最知名的新闻摄影世界级奖项,总逃不脱题材的束缚。灾难、战争这些最为敏感的题材总是被人一提再提。今天之友君就带大家简要的谈一谈,“荷赛”里这些最为人们熟知的话题。

天灾

是不是大自然欺负人

总结完这个专题之友君才发现,原来天灾每年都会有。

前几天读到过一个反进化论的理论,说人类是这个地球的病毒。所有的生物都不会主动有毁坏地球的行为,除了人类。而灾难则是消灭病毒的良药,终其人类所有的智慧也无法避免在一场自然灾难面前的渺小。

非常耸人听闻,这当然不科学。

然而在“荷赛”的舞台上,灾难的身影极为常见。

▲陈庆港,《走出北川》。获得52届荷赛突发新闻单幅一等奖
▲陈庆港,《走出北川》。获得52届荷赛突发新闻单幅一等奖

摄影师陈庆港用这样一张平静的照片,替中国摘得了“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这块摄影界“男子百米金牌”。

他在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甚至都没来得及看取景器。

然而同样是地震,海地籍摄影师Daniel Morel的这组照片就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640-3
640-4

▲Daniel Morel,组照《海地地震》。获得53届荷赛突发新闻组照一等奖
▲Daniel Morel,组照《海地地震》。获得53届荷赛突发新闻组照一等奖

与陈庆港在地震数日后才辗转赶到现场不同,Daniel Morel的地理优势使他在地震刚发生几分钟后便摄取到这些影像。

▲Yasuyoshi Chiba,《日本地震》 54届荷赛新闻人物类组照一等奖
▲Yasuyoshi Chiba,《日本地震》 54届荷赛新闻人物类组照一等奖

2011年4月16日,日本岩手县大槌町镇,一名女子在废墟中找到一张毕业证书。

不得不说这是之友君看过这么多地震后最受感动的一张照片。广阔的废墟、一张毕业证书、一个带着惊喜的脸庞,绝望与希望间最巧妙的关联。我们从这张照片中看到人们对于灾难从遭遇,到接受,再到思考的完整过程。

暴力

人类文明的自我审判

 

如果说天灾是大自然带给我们的不可避免的伤害,那么暴力便是人类文明对于人类自己的审判。

 

“荷赛”每年许多的获奖作品中都充斥着暴力美学,大到国家打国家,小到老公打老婆。

▲Paul Hansen,《加沙葬礼》 56届荷赛突发新闻类一等奖
▲Paul Hansen,《加沙葬礼》 56届荷赛突发新闻类一等奖

2岁的Suhaib Hijazi和他的哥哥Muhammad在他们的房子被以色列火箭弹袭击时遇害。家人抱着他们的尸体走上街头,在他们身后,有望不尽的人群与之一同悲伤、一同呐喊。

▲Warren Richardson,《渴望新生》 59届荷赛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
▲Warren Richardson,《渴望新生》 59届荷赛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

难民同样是暴力的产物。

叙利亚持续的内战让这位父亲将他的孩子递过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境的铁丝网,澳大利亚摄影师Warren Richardson捕捉到了这个瞬间。

新华社新媒体发展部主任黄文说,“这是张令人难忘的图像。你见到的焦虑和紧张与许多出现在你眼前的图像截然不同。它很微妙,表达了一位父亲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将婴儿交给了一个他渴望去到的世界。”

相较于国家政治引发的硝烟暴力,屋檐下的家庭暴力却难以启齿,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种疼痛才是最切肤的。

摄影师Sara Naomi Lewkowicz 用一组《家庭暴力》,获得了第57届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
640-9Maggie是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与孩子父亲分手后与Shane展开了恋情。Shane开始很照顾他们母子,但随后因为经济和感情危机Shane开始进行家暴。
640-10

640-11

640-12

640-13

640-14

640-15
640-16

640-17

640-18

640-19

640-20这组照片向我们完整的叙述了事情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人类情感在经济危机的催化下逐步瓦解,当烦恼与怨恨变成了拳头,留下的将是阳光也无法扫去的阴霾。

被荷赛“偷”走的中国

最后是一个之友君不太愿意开启的话题。关于荷赛与中国

▲《山西煤炭重镇》 Kevin Fraye(加拿大)2016年日常生活类单幅 一等奖
▲《山西煤炭重镇》 Kevin Fraye(加拿大)2016年日常生活类单幅 一等奖
▲Mel Finkelstein,《15 November 1971》 1972年新闻类 单幅 一等奖
▲Mel Finkelstein,《15 November 1971》 1972年新闻类 单幅 一等奖

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第26届联大上,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终于被承认了。

乔振华老先生的这个开怀大笑曾被印在我们的中学课本上。

阿龙·瑞宁格,《中国传统医术》 1989年科技类组照三等奖:
西方世界八九十年代闻所未闻的中国传统医术吸引了摄影师们的注意,这种“稀奇古怪”的治疗方式足矣获得一张荷赛奖状了。
1
640-24

640-25

640-26

640-27
Dominik Obertreis,《体校》 获得1993体育类, 组图一等奖:

640-28
迈克尔·伍尔夫,《中国:世界工厂》 2005年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

640-29

世界工厂中,因工作而致残的工人不在少数。

640-30 002564a60ce41266da9121 640-32 280921toys15

来自国外的摄影师,开始关注这个大国如何融入世界的进程。种种迹象表明,荷赛评委们关注中国的目光,正在转向更有现实意义的社会生活。

 

比如说下面这组拍摄横店影视城的照片:

▲Giulio Di Sturco,《中国横店》2015年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二等奖
▲Giulio Di Sturco,《中国横店》2015年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二等奖

中国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壮大的同时,文化产业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于是便有了横店这样一个地方,它被人们称作“中国好莱坞”。在这样一个偶像林立、繁华丛生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找到一个能够支撑住我们浮躁的载体。
640-35

43011_549034_718900

47b2631772d052d

20150213043007289

c06c45d97e0673c

151151no5wketdahkwkzh9世界对于中国的关注是令人欣慰的。许多人认为国外摄影师拍摄中国的作品里带有一些负面情绪,但之友君并不认同这种看法。摄影带我们见人之所未见,在荷赛的这些获奖作品中,我们找到了被忽略的自己。

永远对那些正在发生的现实问题保持直接、逼近、尖锐的反映和揭示;永远对那些备受煎熬的命运保持真实的痛感——新闻摄影,永远要对人类自身的困境发出声音。这就是荷赛作为一项国际性新闻摄影比赛的核心价值。

Krampus:惩罚孩子的圣诞老人

每年12月5日夜晚圣诞老人的好基友Krampus(克兰帕斯)都会在人间现身,这天因此被称为Krampus’ Day。传说这一天Krampus会惩罚甚至带走所有的坏孩子。这里收集了数张今年国外庆祝Krampus’ Day的照片,图片可能会令你感到不安,请酌情观看。

每年12月5日夜晚圣诞老人的好基友Krampus(克兰帕斯)都会在人间现身,这天因此被称为Krampus’ Day。传说这一天Krampus会惩罚甚至带走所有的坏孩子。这里收集了数张今年国外庆祝Krampus’ Day的照片,图片可能会令你感到不安,请酌情观看。

Krampus(克兰帕斯)是圣诞老人的好基友,半人半魔,每年12月5日夜晚在人间现身,这一天因此被称为Krampus’ Day. 然而,和圣诞老人不同,Krampus不会给孩子送去礼物,他会惩罚甚至带走所有的坏小孩。按照传统,如果小孩在12月5日收到黑煤球作为礼物,这意味着自己被认为是个坏孩子。

A man dressed as a devil performs during a Krampus show in the southern Bohemian town of Kaplice

2

3

Woodcarver Specializes In Krampus Masks

A man dressed in traditional Perchten costume and mask performs during a Perchten festival in the western Austrian village of Huben

Salzburg Holds Nighttime Krampus Parade

A man dressed in a traditional Perchten costume and mask performs during a Perchten festival in the western Austrian village of Kappl

A man dressed as 'Krampus' creature takes part in a parade at Munich's Christmas market

Austria Tradition

11

Salzburg Holds Nighttime Krampus Parade

Salzburg Holds Nighttime Krampus Parade

14

Salzburg Holds Nighttime Krampus Parade

Woodcarver Specializes In Krampus Masks

点击阅读原文

via Fotomen

Thomas P. Peschak:与鲨共舞

Thomas P. Peschak是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拯救海洋基金会(SOSP)的董事长,原本作为海洋生物学家的他发现影像比数据更能影响大众,自2004年退出科学研究后就一直在进行拍摄活动。他对鲨鱼的了解甚至比你对家中宠物狗的了解还要深,一下就是他的作品。

Thomas P. Peschak是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拯救海洋基金会(SOSP)的董事长,原本作为海洋生物学家的他发现影像比数据更能影响大众,自2004年退出科学研究后就一直在进行拍摄活动。他对鲨鱼的了解甚至比你对家中宠物狗的了解还要深,一下就是他的作品。

“我不想创作具有争议的照片,我只想揭示真相——鲨鱼的两面性。”

Peschark 了解海洋,他了解鲨鱼。他可以轻松分辨鲨鱼的行为背后的含义,就像人们了解宠物狗摇尾巴的含义一样简单。“它们不是危险的动物,但它们很强大,你必须心怀敬意并且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这需要你潜入水中,接触鲨鱼了解它们。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

5

13

4

2

tese

在拍摄照片的过程,他们在南非的KwaZulu海岸测试了一种反鲨鱼冲浪板,它可以发出一种电磁场来烦扰鲨鱼,让它们远离冲浪者。虽然这种冲浪板尚未大量生产,但是Peschark认为这种冲浪板代表着一种全新的观念:人们已经开始寻找一种与鲨鱼共存的方法而非杀死鲨鱼。

10

9

8

7

6

也许Peschark 最让人惊讶的地方在于他的工作方式。他不使用潜水装备,他采用自由潜水的方式:仅仅携带面罩、换气管、脚蹼以及加重带,一次憋气几分钟。他说这能让他在水中拥有最佳的活动能力,并且长时间工作。这种方法还让他在野生动物眼中更不具备威胁性。Peschak还在潜水前预先设计好照片内容,有时甚至画出草稿,这样他就能在下水之后专注于要拍摄的内容。

ThomasPPeschak1

Sharkgaping

Peschak

Peschak3

Peschak2

Credit: Thomas P. Peschak/www.thomaspeschak.com

1

“人们经常忘记拍摄照片所需要的时间和准备,”Peschak说,“但在你下水之后只能等待拍摄内容,你必须做足准备,所以你知道拍摄对象会自己送上门来。其中的秘诀就是好奇心——与人交谈,为拍摄内容以及拍摄地点做出正确决定。

Thomas P. Peschak的书《鲨与人》已经出版,你还可以在他的个人网站上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via photomen

老照片:毛主席纪念堂是怎样建成的

39年前,毛主席纪念堂正式奠基。毛主席纪念堂不仅汇聚了全国顶尖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心血,几乎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在施工过程中参加劳动。这些被历史尘封的照片将告诉我们,毛主席纪念堂是怎样建成的。

39年前,毛主席纪念堂正式奠基。毛主席纪念堂不仅汇聚了全国顶尖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心血,几乎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在施工过程中参加劳动。这些被历史尘封的照片将告诉我们,毛主席纪念堂是怎样建成的。

B967Q3AC54GI0096

1976年11月24日,首都工人、农民、人民解放军指导员贺其他各界代表、以及参加设计、施工的工人、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解放军指导员共八千人参加了毛主席纪念堂奠基仪式。华国锋参加了奠基仪式,发表了重要讲话,并亲自为纪念堂基石培土。

B967Q3P954GI0096

B967Q4G754GI0096

1976年11月24日,华国锋主席在毛泽东纪念堂花岗岩基石边,亲手执锹培土。

B967Q4R754GI0096

1976年11月24日,首都工农兵和其他各界代表为毛泽东纪念堂基石培土。

B967Q5HB54GI0096

1976年11月24日,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先念、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吴德、陈永贵、吴桂贤为毛主席纪念堂基石培土。

B967Q61V54GI0096

1976年11月,毛主席纪念堂破土开工建设。主体建筑北门前有东、西两组泥塑,以中国革命史诗为内容。主体建筑南门是以继承毛主席遗志、各族人民显示出无比信心为内容的两组泥塑。四组泥塑共有62个人物(高35米),由来自全国18个省市100多名雕塑家完成。

B967Q6AM54GI0096

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广东、陕西、辽宁、黑龙江等省、市的设计人员和有关单位的领导干部齐聚一堂,在认真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设计方案。

B967Q74E54GI0096

毛主席纪念堂建设工地上,建筑工人与工程设计组互相研讨。

B967Q7BJ54GI0096

毛主席纪念堂建设工地,组织学习最新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B967Q7RA54GI0096

建筑工人拿到《毛泽东选集》第五卷认真学习。

B967Q8HM54GI0096

在建筑工地上,工人正在讲学习感想。

B967Q8RN54GI0096

毛主席就纪念堂建筑工程于1977年3月20日提前完成。纪念堂是主体建筑,由三部分组成。 台基:高4米,边长105.5米。台基上有大方柱44根,断面1.5米,高17.5米。台基四周是用来自大渡河畔的枣红色花岗石彻起。上面汉白玉栏板上,雕刻着象征江山永存的万年青。

B967Q9JF54GI0096

装修工人精心装修华国锋主席亲笔书写的毛主席纪念堂匾额。

B967Q9R054GI0096

雕塑家细心塑制毛主席坐像,为雕刻毛主席汉白玉坐像做准备。

B967QAID54GI0096

玻璃工业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干部精心为毛主席遗体敬制水晶棺。水晶棺距地面80公分,围以万紫千红的山花,簇拥着由黑色花岗石砌成的梯型棺座,四周嵌着党徽、国徽和军徽。 瞻仰厅之南为南大厅,墙上镌有毛主席的《满江红》词。 三个大厅的东西两侧是休息厅和老革命家纪念室。

B967QASS54GI0096

广东省石湾镇的陶瓷工人为毛主席纪念堂设计、制作大型陶瓷浮雕花板。

B967QB5K54GI0096

灯具厂工人为毛主席纪念堂工程精制灯具

B967QBK854GI0096

彩画工人描绘顶棚彩画。

B967QBKE54GI0096

纪念堂建设者在镶嵌花岗岩基座。

B967QC4T54GI0096

建筑工人在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安装灯具。

B967QC5O54GI0096

广大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参加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建设。

B967QCLE54GI0096

出席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代表到毛主席纪念堂工地参加义务劳动。

B967QCM154GI0096

少先队员到毛主席纪念堂工地参加义务劳动。

B967QCSE54GI0096

B967QD9I54GI0096

华国锋主席和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副主席以及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步入纪念堂北大厅,向毛主席的汉白玉塑像鞠躬致敬。

B967QDA954GI0096

1977年9月9日,华国锋主席和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副主席以及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同首都一万群众出席毛主席逝世一周年及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典礼大会。

B967QDMM54GI0096

华国锋主席和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副主席以及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步入瞻仰大厅,瞻仰了毛主席的遗容,向毛主席的遗体鞠躬致敬。

B967QDNA54GI0096

巍峨的毛主席纪念堂矗立在天安门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