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阿兹猫 文/阿兹猫 常鸣

这里的人见面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卑尔根人!”然后轻描淡写地问:“为什么大家都只知道挪威三文鱼呢”?我们天天吃鱼,还需要鱼油吗”?在这个三文鱼最肥美的季节,我特意赶到了挪威卑尔根最大、最有年头且最有故事的海鲜集市,自从站在那里的一刻起,我的嘴和相机似乎就再也没有停过!

每条鱼都艳丽耀眼,还泛着银光

来到卑尔根的第一个清晨,我就拎着相机迫不及待地跑到海边,打算逛逛闻名遐迩的鱼市场。早上五点多,天色已经开始明朗起来,远处浅粉色的霞光从海天连接的那道线向面前铺展开来,带着腥气的海风微凉,头发被风吹起打在沾着湿气的脸上,有点微疼⋯⋯望着峡湾中的海,不知是天映蓝了海,还是海染蓝了天,而此时,码头上却已然是一派繁忙景象,一艘艘满载而归的渔船骄傲地鸣着高低不同的汽笛,像胜利的猎人般哼着歌凯旋,船尾拖着长长的白色浪花,像活泼的小尾巴,在海面上划出漂亮的弧线。此时,工人和鱼贩也开始忙碌起来,眼看着一箱箱刚打捞上来的海鲜,有的被装上汽车运走,有的被小推车直接运送到鱼市场的摊头,哗啦啦倒出来的碎冰上活蹦乱跳的鱼,都闪着耀眼的银光,其中还夹杂着红色的虾和螃蟹。鱼贩们有的兀自忙碌地布置摊位,有的则高声说笑交谈,比起刚才海上的静谧景象,整个集市随着光线的变换仿佛被激活的游戏场景⋯⋯而我的镜头,也从蔚蓝的海面,艳丽的霞光转向活色生香的鱼市场。

穿行在市场中间,我惊讶地听到不同语种的招呼,聪明的挪威商人为了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顾客,甚至雇佣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雇员,我刚在一个摊头站定,老板就“忽”地举起一条硕大的鱼秀给我看。我吓得一声惊叫,而他笑得更加开心,那开心中还夹杂着一种骄傲和得逞的快感;回过神来,我也豪不认输地举起相机,咔嚓来了一张。还有更好的拍摄对象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摊位上委屈得被捆住钳子的虾蟹,瞪着圆圆眼睛身上带着奇怪花纹,长着獠牙的大鱼,还有被整齐分割的粉色鱼肉,被肢解的青色红色的蟹钳,熏制成咖啡色的鲑鱼,甚至晶莹可爱的圆滚滚的鱼子酱,抑或配着黄白相间鸡蛋片有着蟹肉虾肉鱼肉的海鲜沙拉,都让我不由得从心里发出类似“不入园中,怎知春色如许”的感叹,这华丽丽的视觉的冲击力!近点!再近一点!镜头步步逼近,构图、色彩⋯⋯如果我的镜头可以流口水,这会儿一定像只被馋坏了的猫,不愿意离开这些艳丽得耀眼,还泛着银光的家伙们!

围着橘红色防水围裙,红脸金发的小伙子,嗖地用小刀切下一片三文鱼肉递到我面前,馋虫终于战胜了镜头,鱼肉入嘴,弹弹滑滑绵绵的,嫩得有点舍不得用牙齿对待⋯⋯

这里最受欢迎的海鲜色拉,当然还有三文鱼和霸王蟹

这里最受欢迎的海鲜色拉,当然还有三文鱼和霸王蟹

鱼市上许多摊位都可以代客加工

鱼市上许多摊位都可以代客加工

偶尔路过一家渔具店,标牌上的那个洋洋得意的水手像,这正是卑尔根人的写照

偶尔路过一家渔具店,标牌上的那个洋洋得意的水手像,这正是卑尔根人的写照

大半个欧洲都来这里赶集

除了像我这样的游客,海鲜集市里还有从欧洲邻国,坐着火车来赶集的人,这里的海鲜不但新鲜,即使算上往返的火车票,价格还是很划算。还有些欧洲人来到卑尔根过周末,还要自备钓鱼装备,搭个帐篷,直接在海边开钓,再把战利品统统打包回家,这种简直可以称之为“霸道”的不消费行为让卑尔根人既愤怒又无奈,可谁让“鱼塘子”太大,看不过来呢!

卑尔根本地的市民,把这个亲切的鱼市场俨然当成一个重要的社交场所,不少卑尔根人宁可放弃超市里更便宜的海鲜,而来这里携亲唤友的一边买鱼一边拉家常,母女、姐妹、情侣、夫妻们有的在摊位间缓步浏览,有的在一起挑选海鲜,还有的在和摊主讨价还价。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为了安慰那兴奋地目不暇接的眼睛和饥肠辘辘的肚子,我找了个半开放式的小排档坐下。要知道,卑尔根的鱼市不但售卖新鲜海鲜,还代客加工,我要了一份盐煮海虾和熏鲑鱼三明治,还有一份冰啤酒。一边看着络腮胡子的胖老板熟练的加工美味,一边感受咸咸的海风。不远处,一个男人拿着餐盒,边往自己嘴巴里塞着什么,边喂身边飞翔的海鸟,而我的头顶上盘旋着几只“啊啊啊”乱叫的海鸥,也期待着能得到一些额外的赏赐。岸边古老渔船的桅杆上,绳子和帆迎风轻舞,同时,舌尖微甜的新鲜海味亦超越了单纯的味觉,而手边的相机,则是此刻最好的旅伴。

欧洲邻国的居民也会到这里来赶集,算上往返的火车票,价钱也很划算

欧洲邻国的居民也会到这里来赶集,算上往返的火车票,价钱也很划算

傍晚在船坞上也可以享受到美味海鲜

傍晚在船坞上也可以享受到美味海鲜

古老的木屋里交织着鳕鱼的腥味和二战的火药味

第二天一大早,卑尔根的资深导游Jim准时来到酒店,这位风趣和善的老先生同时还是一位医生,遇到这样一个可亲的向导真是我的运气。我住的酒店距离港口北侧的木屋群只有两分钟的路,我和Jim只需要步行就能到达,到了木屋群,他指着我胸前的相机和我说:“趁天气好赶紧拍两张。”我正诧异间,他告诉我,卑尔根曾被人称做“雨都”。因为这里的天气阴晴不定,年降水量甚至达到2000毫米,是你们中国上海的两倍!果然如Jim所言,天空没一会儿竟然乌云密布,只过了一个小时就下起了雨,在卑尔根做天气预报员肯定是个苦差事!跑到街边咖啡馆躲雨,Jim告诉我,因为卑尔根城被七座山峰环绕,所以又被称为“七山之都”。700年前,这里曾被称作“德国码头”,那是因为当时汉萨同盟中的德国商人来到此地经营干鳕鱼的交易,而他们就住在今天的世界文化遗产——木屋群里。700年后,屡经大火摧毁重建的木屋竟又成为了挪威地下抵抗组织的联络处,而对象正是德国的纳粹。可以说,这些木屋见证了挪威与德国的那一段恩怨情仇。听着Jim的介绍,看着身边这些红黄白相间的人字形屋顶的木屋,我的鼻腔竟然神奇的同时感受到干鳕鱼的腥味和淡淡的火药味道,而,这两种味道,竟然间隔700年!

在卑尔根的木屋里,13世纪挪威人用鱼干、黄油、毛皮等产品与英国、德国交易谷类、红酒和蜂蜜等货物,木屋群的一层作为货仓,而二楼是住所,并且住的全部是男人,最繁华的时候居然有上千人之多,这可真是一个巨大的男生宿舍!现在,这些木屋的内部改成了传统工艺品店、咖啡馆、海产店、面包店等店铺。我们现在坐着的咖啡店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木屋在1702年曾经毁于一旦,而之后重建的所有房子都还保持着中世纪的风格,Jim指着日历和我说:“快多拍点照片吧,离下一次的大火不远了。”哈哈,我不得不佩服这欧洲汉子的幽默和豁达,而此刻,抚摸着那些带着不太清晰纹路的古老木门,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挪威森林”吧!

记得2010年世博会,我曾在夜晚参观了挪威馆,在溽热的上海,挪威馆仿佛一块透明的冰块,除了门口瀑布似的冷气帘,整个馆里都是木头搭建的奇异展台,大厅里回荡着高雅的室内乐。坐在了挪威的海边的古老木屋里,我更深刻的理解了那种沉稳的大气和与世无争的泰然。“嗨!”Jim用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把我从无尽的回忆和遐想间拉回现实,他笑笑指指窗外,我才发现,天已经晴朗了起来,“走吧,上山看看。”他对我说:“弗罗依恩山可是鸟瞰卑尔根最好的地方了”。

当然,观光缆车是我们的首选,我俩坐在两旁是透明玻璃的小电车里,登上海拔320米的山顶,Jim告诉我,这段缆车全程830米,途中最大的坡度有26度,短短八分钟,我们就登上顶峰。站在这里,不但能饱览卑尔根的全景,还能把壮丽的峡湾景色尽收眼底。

夜幕悄悄降临,我们坐在山顶餐厅的平台上,山脚下的卑尔根城陆续亮起了灯火,渔船上也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我开始给Jim讲“江枫渔火对愁眠”的凄凉,他指着山下的“闪闪星光”问我:“和你讲的古诗一样吗?”我摇摇头,告诉他,同为渔火,这里却有一种小城市带来的别样温暖。

入夜的海湾从浅蓝渐渐变成深蓝,而橘红色的灯光把原本冷色调的画面打破,曾无数次看到别人照片里的卑尔根小城全景照,我还是不能免俗地把此情此景记录,Jim在旁边静静地喝酒,并不打扰我,他说,“因为,这个夜晚,属于我,无论是眼里,还是心里。”相信,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和文中一开始提到的人一样,指着这些照片,不是说:“我去过挪威”,而是骄傲的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卑尔根!”

木屋每隔个几百年便会着一次大火,最严重的是1702年,之后重建的木屋和火灾前的中世纪风格基本一致。

木屋每隔个几百年便会着一次大火,最严重的是1702年,之后重建的木屋和火灾前的中世纪风格基本一致。

木屋内部已经改成了传统工艺品店、咖啡馆、面包店等店铺,当地人总来这里喝咖啡

木屋内部已经改成了传统工艺品店、咖啡馆、面包店等店铺,当地人总来这里喝咖啡

海鲜大集里的超级海鲜

卑尔根鱼市场是挪威最具历史和特色的海鲜市场,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拥有21000公里海岸线,水深处可达1300多米的挪威,简直就是个天然的大鱼库,在这里你不但能寻到大西洋鲑鱼、蓝鳍鱼、大比目鱼、鲟鱼、鳕鱼、鲑鱼、鲱鱼、鲭鱼的踪影,更有很多你叫都叫不上名字的海鲜。对于一个只能在北京的大超市里“瞻仰”挪威三文鱼的我来说,除了吞咽口水外就剩下目瞪口呆了。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在国内大名鼎鼎的挪威三文鱼在这里却是最常见的食品,甚至没人会给你特别的推荐。

2 (8)

你还可以到这里玩儿

费洛姆铁路

被称为世界铁路的最高杰作,虽然只有20公里的长度,却因为左右两旁都是令人惊叹的美景而闻名于世。在50分钟的车程中,你可以遍览挪威最具魅力的自然风光。途中还有著名的女妖瀑布,运气好的话,你还能看到女妖出现。

2 (9)

“美景”餐厅

位于卑尔根弗罗依恩山上,建于1925年,曾是当地一个富商的宅邸,从餐厅的平台上你就可以饱览整个卑尔根城的风景,餐厅大堂中古老的壁炉和精美的壁画无不透露着它的古老和大气,若是旅游旺季,窗边的观景座位会被游客早早订光!想想看,一边品尝着最新鲜的海味一边看着美丽的城市景色,相信每个人都会流连忘返,不忍离去。这里需要提醒得是,挪威的消费非常高,一餐饭一个人的费用平均在400到500元人民币,所以到挪威来,荷包一定要装满。

2 (11)

松恩峡湾

世界上最长最深最窄的峡湾,全长200多公里,平均水深超过200米,最深处可达1300多米。

2 (13)

via Fotomen

留下回复

你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新浪微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