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摄影师Erez Marom每年如候鸟一般到冰岛进行拍摄,因无法放弃对于自然的热爱,身为大学讲师的他,放弃稳定的工作,选择追随自然的脚步。他深深痴迷于大自然对这片土地的鬼斧神工,让我们一起跟随Erez,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别样冰岛。

告别安稳去闯荡

就在今年11月份刚刚满35岁的Erez Marom,是一位来自于以色列的专业自然摄影师。Erez一直着迷于自然世界的复杂与美丽,想要寻找一种方法记录下这些美妙的东西,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他意识到数码摄影的便捷性正是自己想要的,他说:“数码摄影的普及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可以自由地拍摄与记录。”心动不如行动!于是从2008年开始,他毅然辞去了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音乐讲师的职务,开始了自己的摄影之旅。Erez每年像候鸟一样,背上摄影器材 ,到冰岛、挪威和巴塔哥尼亚进行拍摄。

像背包客们一样,出发前Erez要做许多功课,但与背包客们不一样的是,因为多次往返,Erez在当地结识了本土的“向导”,再次见面时,他们会像久别的老友一样,喝上一杯。闲聊之中,Erez得知了许多游客都不知道的风景胜地,于是凭借自己多次往返所积攒下来的经验,Erez组织了一个自己的摄影讲授团队,每年都带着队员们到冰岛进行实地摄影知识讲授。

Midday at the Raven

坏天气反倒是好机会

2011年12月,Erez和队员们第一次踏上冰岛这片童话之地。零下16℃的冰岛,没有改装吉普车简直寸步难行,低温让相机电池耗电飞快,Erez只好像保护女友一样把相机裹进大衣里保暖。而如今,Erez对冰岛已经了如指掌,他多次带着自己的摄影培训团队进出。然而并不是每次出行都能一帆风顺。

Erez记得在2013年带队到朋友介绍的一处名为“Breiðamerkursandur” 的海滩拍摄时,遭遇了天气突变。在冰岛这样寒冷之境,遭遇恶劣天气就意味着危险呈几何级攀升。Erez拧紧了眉头,远远观察着天边变幻的乌云像千军万马般滚滚而来,但光线在极端天气下移动跳跃,像给冰川表面打了一束束舞台追光灯。

Erez敏锐地察觉到坏天气也可以拍出不一样的好照片!狂风裹挟着冰雪打在Erez脸上,他从摄影包里拿出了自己拍摄风光片的超广角佳能16-35mm镜头,固定好脚架,把它降到最低,用极低的视角记录下大自然这一刻的波谲云诡。令Erez最兴奋的,是冰岛的冰川、冰穴,它们是流动的风景,对待Erez更像恋爱中的女人,眉头紧锁之后又展露笑颜。

每年夏天冰雪消融,冰穴的形状大小就会发生改变,来年Erez重返冰岛时,“旧情人”全部换新颜。去年的一个小窟窿,今年却长成螺旋一样别有洞天的完美冰穴。他几乎被迷住了,并飞快摁下快门:“我每年都很期待看到新的冰穴,自然之于我,总是充满惊喜!”

Nautilus

Erez Marom

埃雷兹·马姆
Erez Marom

生于1980年,以色列专业自然摄影师,

常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合作。

除了拍摄,他还常在杂志与网络上发表专业

文章帮助摄影爱好者。

via fotomen

关于编辑

wangshuang 的头像

留下回复

你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新浪微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