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世上别的事情一样,对于“婚礼”这件事情的认识,也是一个由浅及深的过程。女孩儿在小的时候,可能更多是对这样美好时刻的向往,觉得白纱遮面的一刻就是女孩子一生中最美的时候。所以,一件美好的事情,就成了让我难以割舍的理由。

薛斐

薛斐

关于摄影师

薛斐

北京姑娘85后

分裂双子座的完美诠释者

微博:@摄影师薛斐

希望不一样的我能够记录下同样不一样的你

2010年7月3日,我22岁又2个月。之所以会那么清楚地记得这寻常的一天,应该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拍摄了婚礼的缘故吧。当时更多觉得好玩儿,却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回想今天这样,越来越喜欢站在镜头后面,悄悄窥探这个美好的世界,并把那些幸福的人与幸福的事情,用定格的画面去记录下来。

就好像世上别的事情一样,对于“婚礼”这件事情的认识,也是一个由浅及深的过程。女孩儿在小的时候,可能更多是对这样美好时刻的向往,觉得白纱遮面的一刻就是女孩子一生中最美的时候。所以,一件美好的事情,就成了让我难以割舍的理由。

随着这两年多近三年来对婚礼摄影的深入,让我看到那么多感人的故事,原来婚礼本身并不是展示美丽的大秀场,它其实更像一场细腻文艺的小电影,浓缩了彼此深深的爱意。而作为美丽的记录者,我们应该尽可能的把这些美好真实的故事留住,希望影像长存。

这种想法越来越多的影响着我的拍摄,美是必须,但是真实却是核心。更多时候,我尝试减少给新娘拍摄“美丽特写”的时间,只身退到屋子的角落,把在这重要一天里出现的他们又难以看到的小细节默默“咔嚓”下来。而我坚信,当婚礼结束,当他们看到记录在照片里的那些意想不到的画面,她们会留下一份会心的微笑。

现在,我已经很难想象,如果不能更了解拍摄的对象,不能够熟悉他们身上的小特点与小味道,没有去倾听了解他们的故事。那么在婚礼当天,他们只会把我当作一个陌生的摄影师,而不是他们的好朋友——薛斐。而当人们面对一张陌生的面孔,没有彼此的信任带来的舒适与放松,我认为这很难拍出一张叫人难忘的好照片。

当然,也会偶尔遇到关注相机多过关于照片本身的朋友,当他们更多感慨我的器材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小小的事实。我4岁开始学画,老师曾说内心灵感和绘制的手法从来不要被手里的画具所限制。同样的道理,作为摄影师也绝不该因为器材的不优秀而错过拍摄让自己有所感悟的东西。好的器材能做到的是减小拍摄的局限性,把创造美好的可能性放大,并非炫耀的资本,以及抬高价钱的手段。器材仅仅是个工具,真正重要的是运用它们的主人。合理使用,在一场婚礼中发挥最大的作用是器材本身的使命,我是这么理解的。

一张好的照片能够让我记住那一刻,或感动,或真的美。我相信,10年后,曾经的新人不经意间再一次看你拍摄的照片时,会细细回味自己当时发生的一切,哪怕是桌角是哪种颜色的小花之类早已淡忘的小事。所以还原本真,也是到现在为止我一直坚持的事情。我希望人们在拿到照片以后,会发现看到的是美好的真实,而不是脱离了现实虚假的美丽。对我而言,所谓“纪实婚礼摄影”应该就是这样。

最后,感谢这一路上给过我鼓励、支持与安慰的人,尤其感谢带我走上婚礼摄影道路的导师。这份职业给了我太多收获,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直到再也拿不起相机的时候。

摄影师作品赏析

婚礼摄影之筹备

婚礼摄影之接亲

婚礼摄影之仪式

婚礼摄影之静物

婚礼摄影之人像

关于编辑

尹夏末 的头像

我是柒,也是小懒儿。摄影专业毕业的非专业摄影人,命中注定此生与摄影紧密相连。关于工作:写得出大稿,策得出专题,跑得起影展,HOLD得住专访。 关于生活:懒。希望有更多元化的影像文化类活动可以和你们一起进行。我在这里,等你来。

留下回复

你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新浪微博评论